评书网 > 恐怖悬疑 > 夏步莱特 > 第九十九章 致命游戏的开始
    “你没事吧?”男孩过来看看她,黄依婷抹去嘴角的血迹,回头一看居然是陈羽杭

    黄依婷:“羽杭?你怎么在这儿啊?你不是应该在里面吗?”

    “我在医院?!”

    “对呀!你没发烧吧?怎么脑子还不清楚了?”

    “其实我只是个分身罢了。”

    “啊!?”他怎么会有分身?

    分身是来替夏志武跑腿的,送完了东西,他就带黄依婷去了海边,两人在岸边的石头上坐下望着大海,心里有太多的话想要说:“知道我还能分身,是不是害怕了?”

    黄依婷:“没有啊,我倒是觉得挺好玩的,对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分身挽起袖子:“就是这块表,是这块表让我有了超能力。”

    “原来是这样,那你这是走大运了!上课旷课两不误。”

    “好什么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去了。”

    “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总之我试了很多次都没有用。”

    陈羽杭因体力透支而住院,这让黄依婷也非常的担心,她眉头一皱嘀咕着:“遭了!以他普通人的身躯,分身无法回归本体会死的!”

    陈羽杭:“嘀咕什么呢?”

    一群海燕飞过,黄依婷岔开话题:“你快看!是海燕!”

    “它们好自由啊!想去哪就去哪,就不像我,还有这么多牵挂。”

    “你就知足吧,你能娶到羽婕这么好的女孩可是三世修来的福气呢!”

    “娶?!我怎么就娶了?”

    “不好意思口误了……不过你们现在的关系……那不就是这样吗……”

    “烦!就不能别老议论这个话题吗?大家又不是不知道。”

    “那……你想聊什么?”

    “现在只有我们俩,比如说说心里话吧!”

    “聊心事啊?”

    “对!生活就是烦烦烦!我有太多的苦想要倾诉,可是又不能让别人知道,哎……就只能憋在心里慢慢变成内伤了,今天刚好你在,咱俩家庭情况差不多,而且也算是生死之交了,所以今天我们把那些不开心的憋在心里很久的事都说出来,这样心情也好很多。”

    “生死之交?我们算吗?”

    “当然了!那天在姜国志的公司,你救过我,我也救过你,这还不算生死之交吗?”

    “倒也是!要不是你那一掌,我们可能都要葬送在那了,不过那天可真是摔死我了!”

    陈羽杭拍她的肩膀说:“以后有事就说,哥照着你!”

    “哎哟!你拍我伤口上了!”

    “对不起啊,这样,你先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等着!”

    陈羽杭这毛躁的样子着实是搞笑,可是黄依婷怎么也笑不起来,心里反复思考:“我该不该告诉他真相呢?”陈羽杭很快就回来了,拎了一箱啤酒:“你买这么多酒干什么?”

    “酒精可以镇痛,而且还特别适合现在的气氛。”

    “未成年人喝酒,你觉得好吗?”

    “这有什么啊,我先来!”他打开一瓶,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我都已经喝了,你还怕什么?”

    陈羽杭给她开了一瓶:“好凉啊!”

    “这啤酒要冰的才好喝,来干!”黄依婷跟他碰了瓶,也喝了一大口:“怎么样?爽不爽?”

    “不错!确实挺爽的。”

    “我的人生要是也能这么爽就好了。”

    “你有羽婕这么好的妹妹还不够吗?你也太贪了吧。”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指的是我的身份。”

    “你除了是陈羽杭还有别的身份吗?”

    “有啊!我还是陈羽婕的哥哥,那个孩子没有童年,那个孩子不是被父母宠上天,可是我的童年却是凌驾于她的快乐之上,只有她快乐了,我才能快乐,我会陪着她一起笑,她哭了,我会替她擦去眼泪安慰她,虽然受苦受累的那个人是我,但她已经是生命中的一部分,无论如何也割舍不掉。”说着,又喝了一大口。

    “怎么突然有提到这些啊?”

    “我就是有点害怕,害怕说不定那一天,我就……”

    “羽杭,其实……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但就怕你听了以后会挺不住,我现在实在是很纠结……”

    “我快死了!”

    黄依婷愣了,他居然都知道:“你……你都知道了?”

    陈羽杭点亮表盘:“这倒计时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况且我也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现在只不过是我在这里还有牵挂罢了。”他的话平平常常,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你是说那天在姜国志的公司?”

    “是啊!我突然发现,地狱里的那个女孩和你的声音真的好像,是你吗?”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如果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反正我从来都是混着过,无所谓!”

    黄依婷哭了,这是愧疚的泪水:“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对不起!”

    “你怎么哭了?我又没说要怪你,你肯定是有苦衷的,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吗。”

    “来,喝!”黄依婷一口气喝完了一瓶,喝的太快呛的直咳,脸都红了。

    “你看你,着什么急‘有没有人跟你抢。”黄依婷又开了一瓶,还想要一口气喝完,陈羽杭夺过了酒瓶:“哎哎哎!喝酒不能这么快的,对身体不好。”

    黄依婷看着这个‘无所不能’的男孩阳光般的笑容,心里更是愧疚了:“你真好,难怪羽婕会被你宠成公主。”

    “她也说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有我在身边就等于拥有了全世界。”陈羽杭大喝了一口:“不说我了,下面该说你了。”

    “我的过去都是悲惨的,有什么好说的呢。”

    “倒也是,你妹妹简直就不是人,幸亏大家都在,要是就你们两个单独在一起……我都不敢想了。”

    “她变成这样,还不都是因为我,是我害了她。”

    “你也别总是自责吗?毕竟好与坏都取决于自己,别人又代替不了你。”

    “你说的很对!那我就不想那些不开心的,我的初恋,你想听吗?”

    “哟?看来是老司机啊,快跟我说说!他怎么样?是不是比明磊帅啊?”

    黄依婷喝了一口:“其实,我曾经也有一个和你一样好的哥哥,他为人善良,相貌英俊,待我如亲妹妹一样。”

    “哦……原来是伪骨科啊。”

    “没错!我是爱上了他,可是原本我并不知道,我一直以为,他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照顾我,我也越来越离不开他,不许任何人在背后说他坏话,更不许别人伤害他一丝一毫,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就是爱情,不经意间就占据了你的心。”

    “那他人呢?他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还会这么孤孤单单来这里上学呢?”

    “他不见了……”

    “不见了?!是是失踪了吗?你没报警吗?”

    黄依婷摇摇头:“我知道,他是在故意躲着我,怪我不听话、淘气,总是让他担心,但是我也担心你啊。”黄依婷埋头痛哭:“我找了他很久很久,你到底在哪啊?不要在玩捉迷藏了好吗?”

    陈羽杭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就把她搂在了怀里:“既然你想他,那不如你就当我是他,靠一会儿,也许心里能好受一些。”

    哭过之后,黄依婷坐起来擦擦眼泪:“我心情好多了,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

    “客气什么?朋友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况且我们是生死之交,如果你真的要谢的话,那就等我走了以后替我好好照顾羽婕吧,不过你可以做好心理准备,她可是很难伺候的……”陈羽杭把所有羽婕喜欢的和不喜欢的都告诉她了。

    “羽杭,你敢不敢跟我玩个游戏?一个可以改变你的结局的游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