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澳门赌博最新网站 > 八荒剑尊 > 第三卷 青鸟记事 第十二章 南诏之国
    是日。

    百国联盟的最南端是一望无际的南海,而在的南海旁边,有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国,此国名为“南诏”。

    南诏国人丁稀少,国土的面积甚至不如汉国一个稍大的县。

    清晨,南诏国南端的沿海线上,奔流不息的浪涛,将一位白衣男子拍打上岸。白衣男子躺在沙滩上一动不动,不省人事;男子的一袭白衣沾满了沙土海草,显得很是狼狈不堪。

    时逢夏日酷暑,缓缓东升的朝阳,射下了万缕耀眼的光芒,阳光照在白衣男子的脸上。

    约莫中午时,毒辣的阳光反复炙烤着昏迷不醒的白衣男子,白衣男子右手食指倏地动了动,似乎恢复了知觉,白衣男子模糊不清的神智,开始逐渐清醒,他双手撑地,上半身缓缓竖起;坐在沙滩的白衣男子,望着一望无际的南海上滚滚的浪涛,愣愣发神。

    白衣男子正是李长安,那日被青鸟扇出的狂风裹挟,在旋转不息的狂风中,李长安很快便昏迷了,昏迷后也不知被狂风席卷了多少里路途;待狂风消散,李长安便掉落在了风熄处的南海上,然后,又不知被南海浪涛拍打漂浮,随波逐流了多日。

    李长安四肢无力,身躯虚弱无比,他的五脏六腑也被青鸟扇出的狂风震伤,还未恢复伤势;李长安抬起被海水泡的发胀的双手,撑住膝盖,艰难的站起身。

    架不住烈日暴晒的李长安,朝着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走去;途中他拿出随身携带的飞符,想给李渔等人报平安,拿出飞符,在上面写下内容后,才注意到主飞符已然损坏。

    主飞符的主要作用,是用以定位和发送飞符,若是主飞符损坏,那便无法给别人发送飞符,主飞符损坏后,因为无法定位,所以也无法接受到别人的飞符。

    李长安叹了口气,将写好的飞符,收入储物玉佩;主飞符这种法宝很是常见,只要是修士存在的地方,那便会有,李长安也不着急,等找到有修士的地方,再购买一个便可以了,也不急于一时。

    走到大树下后,李长安盘坐了下来,他的对面海浪涛涛,滚滚不息,听着汹涌的波涛海浪声,李长安开始调息灵力,随便查看五脏六腑的内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约莫第二天日出的时候,调息许久的李长安睁开双眼,此地灵力淡薄,他吸收了半天,也就恢复了半成不到的灵力,但勉强也足以压制体内的内伤,支撑走动。

    李长安清楚,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宜服用丹药,来恢复灵力;若是服用丹药,就好比,给一个弱不禁风的病人,服以灵芝人参等大补之药,这种大补的药,效果适得其反,不但无法将病人的身体恢复,还会将病人本就不堪一击的身体,给补的七窍流血而死。病人因为身虚体弱,所以只能用慢性草药缓缓滋养,待身体恢复些许后,再服以更加具有药力的草药。

    李长安现在亦是如此,他的五脏六腑到处都是内伤,若是直接服用丹药,恐怕会爆体而亡,就算侥幸存活,也会给身体留下无法恢复的暗疾;所以,李长安只能靠吸收灵力,来缓缓滋养内伤,待内伤好转一些后,再服用回灵丹药和治疗内伤的丹药。

    吸收了大半天,才恢复那么一点灵力,若是按这个进度,没有个把月的时间,恐怕不能彻底恢复体内灵力。

    李渔会不会应该危险啊?

    浑身难受的李长安,隐隐感到担忧,那日陈超虽被青鸟所杀,但风雷寨的余孽若是追杀李渔,该怎么办啊?!

    但转念一想,还好自己留了一个私心,让李渔往东北方向逃跑,相信李阙歌几人解决了青鸟城的匪人后,应该也在赶来风雷寨的路上,就算李渔遇到危险,应该也不会有事的,李长安暗自安慰自己。

    李长安起身,往北方走去。

    差不多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李长安找到了一处小城,这是一座无名之城,他原以为城里面,或许会有修士,那样便可以从其他修士处,购得主飞符;可是进城后,大失所望,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城镇,城中根本没有修士的痕迹。

    因为走了一夜,李长安体内本就稀薄的灵力,因为要维持辟谷,所以已经悉数耗尽。

    这座无名之城虽然不大,但是也有客栈的存在,李长安在城中找到一处客栈,然后走入客栈大堂。

    客栈老板看着衣衫褴褛的李长安,以为他是要饭的乞丐,远远的抛了一个馒头过去,然后对李长安挥了挥手,似乎是在赶人。

    李长安接过老板扔来的馒头,表情愣了愣,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他走过去,对客栈老板说道:“店家,我是来住店的,可不是乞丐。”

    “你不是乞丐?”客栈老板闻言,又上下打量了一眼李长安,“我们这里的上等厢房,可得一两银子一晚!”

    李长安点了点头,从储物玉佩中不留痕迹的拿出一枚金子,将金子放在柜台上,李长安说道:“我应该会在你们店,住上一些时日,就叨唠店家了。”

    客栈老板看见金子,神情立马殷勤起来,李长安也没在意这些市井凡人的狗眼看人低,跟随着客栈老板来到厢房。

    老板将李长安领进房间后,李长安问道:“店家,这里是何地啊?”

    客栈老板回答道:“我们这里名叫‘巢昌’位于南诏的西南。”

    南诏!?

    那青鸟到底将自己吹了多少路啊?!南诏和青鸟林可是隔了十万八千里啊!

    “那现在是什么日子?”

    “现在快立秋了。”

    李长安记得,之前几人到青鸟城的时候,正值小暑节气,如今都快立秋了,也就是说,他昏迷了快一个月……

    李长安收回思绪的同时,还在感叹大难不死。

    “麻烦店家了,我需要休息几日,这几天就不要打扰我。”

    客栈老板点了点头,退出厢房,走后还不忘把房门带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