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澳门赌博最新网站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第五百四十二章 车厢内的一老一少
    极北雪原的风雪,比之大夏国土任何一处地方都要来的猛烈,一旦的真正的暴风雪形成肆虐之下,任何的生灵都必须要避其锋芒,其威力甚至就连神京城再往北的冻土荒原的风暴都不及此处的十分之一。

    在漫长的进化之下,雪民长出了厚厚的体毛以及皮下脂肪来对抗寒冷的侵袭,而自大夏北上走商的人族,自然是没有这天生的优势,因此只能用一层又一层的衣服来进行保暖。

    “好在这雪兽的皮毛,保暖效果没得说!”

    自南客商会队伍中部车厢内跳出的年轻姑娘,先是对一旁负责防卫警戒的护卫们打了一声招呼,随后抓紧了紧背上装着干粮的布囊,自言自语一声之后,用全身上下只露在外部的大眼睛,看向车队的后方。

    寒风呼啸,头顶的极光散发着五颜六色的绚烂光芒,每个第一次来到极北雪原的大夏子民,都会被这大自然所形成的焰火所深深折服,然而一旦继续向前进发,剩下的也就只有的寒冷,麻木以及疲惫。

    因为雪驼拉着的车厢路过而扬起的雪雾,使得整个后方都处于一片白蒙蒙之中,名为珍珠的姑娘就站在原地等待,因为整个队伍一直在向前移动,所以她不需要耗费气力走向后方,只需要在原地等待即可。

    在极北雪原,更少的走动,便意味着可以存活更久。

    南客商队之中的所有人,只要一走出车厢,踏入雪面,都必须全服武装,甚至连脸都要整个罩住,只露出视物的双眼,因此只能靠衣服胸前所绣的名字来辨别身份,而正在等待姑娘的胸前,就有两个显眼的大字,珍珠。

    雪驼前进的速度并不快,因此一段时间之后,姑娘还在原地,但是她也很有耐心,不骄不躁,好似伫立于雪中的一座雕塑,终于,车尾的最后一截车厢缓缓出现在面前。

    珍珠一伸手,抓住车厢外的把柄,整个人稳稳站于车辕之上,随后轻轻向着车厢门敲了三下,开口道:

    “玉老爷子,老规矩,我进来了。”

    语毕之后,姑娘也未等里面的人传来回应,直接一推门,然后像是一只矫健的猿猴一般,钻入车厢之中,并且随手将门关上,将风雪遮挡在这扇木门之外。

    这位于队伍最后方的车厢并不大,毕竟商会是以贸易为最优先,运送最多的自然是用来贩卖的货物,如粮食,粗盐,香料等一些必需品,因此给人居住的地方自然是极少,而且极北雪原并不流通大夏的常规货币,因此贸易往来之下,都采用以物易物的方式。

    如此一来,常常会出现一些情况,那就是归来时候雪驼所拉的货物,会比来时的要多得多,因此开辟了一条独立的贸易路线,经验丰富的南客商会,会在出发时拉上很多截空车厢用来备用。

    这家商会的当家极其具备商业头脑,为了将这些闲置的车厢利用起来,还顺带做了一门护送人的生意,而这最后一辆车厢的玉老爷子,就是这一趟唯一一位被护送的旅客。

    珍珠姑娘迈入车厢内之后,拍了拍身上所堆积的雪渣子,随后将脸上保暖的布罩子取下,露出一头精炼的短发,以及英气的脸庞,特别是高高的鼻梁,就好似横拦在大夏北方的虎卧山脉。

    姑娘的年岁不大,极为白皙的脸庞之上还有一些雀斑,更添几分青春与活力,她一进入这车厢之内,便感觉到一股炽热的温暖笼罩全身而来,珍珠瞥了一眼车厢中间那一截正在燃烧的银色木炭,瞳孔微微一缩。

    这一根一手长的木炭,她不认得,但是她那商会的当家的父亲却将其当做了珍宝,而玉老爷此次护送至琉璃城的路费,就是两根面前这样子的银色木炭。

    短暂的停顿之后,珍珠姑娘取下背上的布囊,向前递出,轻轻开口道:

    “每次来老爷子你这里都舍不得走,着实是太暖和了,给,这是今日的粮食,两人份的,而且我还融化了一些雪水,可以便于给昨天救的那个年轻人喂食。”

    英气少女的身前,盘坐着一位黑衫老者,并未蓄发,而是将花白的头发整个披下,其面容儒雅,依稀可见年轻时候是何等的风度翩翩,尤其是那一双眼眸,如果长时间注视,则会发现其内拥有着一片血色雷霆之海。

    黑衫老者看着面前面色愈来愈红润的少女,微微一笑,随后开口回应道:

    “你说的那个小家伙命很硬,刚刚醒了。”

    此言一出,少女一惊,连忙转头,只见车厢的角落里直愣愣的坐着一位少年,浑身上下,包括整个脸都是被冻伤之后的青紫色,而且紧紧闭着双眼,不愿意睁开。

    少女可是知道的昨日在雪地上发现这位少年时,他的伤势有多重,几乎全身上下的身体机能都被冻结,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却想不到只过了如此短的时间,就已经恢复醒来,如此强悍的体魄,珍珠之前闻所未闻。

    一位孤身前往琉璃城,却又身份显赫的老者,而另一位则是突然出现在雪原,被救起的人族少年,无论其中的哪一个,其背后都充满了秘密,而对于珍珠这些走南闯北的商人而言,下意识地便会远离这类神秘,因为太过危险。

    因此珍珠并没有久呆,闲聊了几句之后,并直接出了车厢的门

    随后整个车厢再次安静下来,一老一少都没有再说话,忽然,老者开口,打破了平静。

    “你在用一股玄奥的手段,来探知我,很隐蔽,直指本源。”

    “刚刚那位的进来的姑娘,内心对我们很恐惧,不愿意和你我扯上关系。”

    车厢角落里的少年没有回答老者的提问,而是突兀地开口,说出另一个话题,随后老者也不在意,继续开口回应:

    “他们这些行商的商人,最懂得审时度势,趋吉避凶,你和我都很诡异,因此有此举动并不奇怪。”

    老者话音落下,其旁边的少年猛地睁开眼眸,只见原本拥有金色纹路瞳孔,此时已经暗淡无光,空空洞洞。

    “眼睛冻瞎了?你叫什么名字?”

    “李定山。”

    “好名字,我叫江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