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诚见风灵回答得那么直白,觉得她很可爱,笑起来问道:“你胆子小吗?”

    “非常小,诚惶诚恐,战战兢兢。对不起,我没时间跟一个无关的人说话,张阿姨,送客。”风灵没心思跟一个陌生人闲聊,转身进了屋。

    “喂,我话没说完。”甄诚还没聊够,大声喊。都怪自己习惯了国外那种直来直去的说话方式,所以她生气了?

    接下来无论他怎么解释,风灵就是不再出来见他。

    张阿姨威胁他,如果他还不走,就叫安保了,他只好离去。

    他回到家,其父问他见到了交易女王没有。他说见到了。其父问她可不可用。他回答,应该不会给你赔大。

    “你还是不信任她吗?你仍旧认为她不能给我赚钱?”其父不懂“不赔大”是啥意思。

    “不,她很实诚,不会骗人,说不定真能给你赚。”

    “你认可她了?”

    “我认可有什么用?她那样的性格你可能会受不了。她也不是一个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

    “是吗?”其父笑笑,自己想做的事情,想用的人,还从来没有做不成用不起过。

    ----------------

    秋天到来,满院子桂花开了,屋内弥漫着浓浓的香味。

    上午9点,风灵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盯着电脑屏幕上跳动不停的数据。

    “叮铃铃,叮铃铃......”她的手机忽然响了,是积分的来电。

    这种开盘的关键时刻来什么电话?风灵拿起手机。

    “风灵,出事了,交易室被警察查封了,不准我们再做。”积分的声音很惊慌。

    “为什么?”风灵惊讶地问。

    “他们说我们没有代理资质,被人检举告发,如果再做,就要被禁入行业。”积分解释。

    “我们都有从业资质证,客户的资金都是在他们自己的账上,我们从未接触客户第三方银行的现金,只是代为操作其期货账户而已,属于个人自愿行为,并没有违法。”风灵做基金经理的时候,就学过各种金融法规,自认为没有违反,最多是打了擦边球。

    “反正就是不行,他们说证监局现在查得严,只要有人举报,就必须先查封,再调查。”

    “那好吧,所有客户的代理交易委托全部终止。你们正好休息一段时间。”风灵平静地说道。

    “我很不甘心,我仔细分析了整个过程,怀疑这事跟晓雀介绍的那个投资人有关。”

    “为什么这么说?”

    “那人一直想投资,你一直不肯再接资金。晓雀为这事跑过很多趟,找我帮忙,还想见你,都被我挡回去了。前几天,晓雀陪那人亲自来过一趟交易室,你要求对方提供资金来源证明再见面谈。那人说资金太大,如果每一笔都去开来源证明,会耽误很长时间,不如你先做起来再说,他再慢慢补证明。你当即说不行。那人有些生气,走之前放了一句话,说如果不接我的资金,你们别想做下去。我以为他说的是气话,现在看来就是他搞的鬼。”

    “不管是什么原因,既然有人不想我们这么做,就别做了。你和彭浩已经攒了一些本金,自己做就是,钱少就少赚点,最重要是安稳。”风灵对于此事并不想去争。

    她无所谓开不开五人行交易室。当初开只是为了给落入困境的积分和彭浩一个安身赚钱之处,既然他们已经赚到钱摆脱了困境,结束就结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