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武侠小说 > 一剑倾国 > 88、陆百川的故事
    以天上人间的遗址为正中心,方圆千丈的住宅,直接被夷为平地。

    二人趴了许久才坐起来,夜小浪摩挲着下巴,远远望着桥头的方向:“唔,陆哥,这是你家龙首的杰作吧,我那个燕师弟啊,真不是个简单人物,还好当初没有跟他作对,要不然在剑庭的日子,那可就不好过囖。”

    “龙首自来是不同寻常的。”陆百川笑着说。

    “我剑庭入门四境,千百年来,能闯过去的屈指可数,确很不寻常。”夜小浪感叹了一句,跟着又严肃起来道,“不过啊,我年纪虽不大,但到底早了十年入门,这剑庭的水深得很,陆哥回头劝劝你家龙首,凡事别那么抢出风头,看不惯他的大有人在,何况又得罪了天剑峰那个老不死的,到现在没有发作,指不定憋着什么坏招呢。”

    “夜少侠这是抬举我了。”陆百川苦笑道,“龙首的事,我们这些做手下的,哪有资格插嘴,一向也只有三位统领,才能对龙首的决策造成影响。早先还有三统领会说,到了他仙逝后,余下的二位,对龙首宠得紧,从我加入到如今,无论大小事,一任他做主了。况且,龙首也从不喜欢啰嗦质疑,只怕……”

    “陆哥这可是为他好,也不行?你家龙首竟是这么样霸道么?”夜小浪听得目瞪口呆。

    “那倒也不是,只不过他的决策甚少出错,我们是听习惯了的。”陆百川道。

    夜小浪道:“甚少出错,那总还是有出错的时候,出错了怎么办呢?”

    “谁也不敢说自己不会犯错,龙首当然也会。”陆百川道,“不过,但凡定了决策,龙首比我们任何一个都拼命,往往付出的代价也更大,吃的苦也是我们的好几倍,还有什么可怨言的呢?再说了,龙首那样一个人,便是忍着不去出头,也总有麻烦找上门来,想避也避不开的。”

    “话虽如此……”夜小浪怔了怔,终于还是没有说下去,只耸了耸肩,“也罢,我自个都料理不清,闯祸不断,老被师傅怨我不给他清闲,还管到燕师弟头上,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陆百川连忙道:“哪里,龙首能有少侠这么样关心他的师兄,可是一大幸事。”随后叹了口气,“我自跟了龙首以来,就不曾见他有过同龄人的朋友。我虽浅薄,但也知道,龙首是担心跟他结交的人受到牵累,才不愿打开心扉。”

    “牵累?”夜小浪讶异道,“燕师弟如今好歹也算是我剑庭的弟子,我那小剑师叔对他可是宝贝得很,阎浮世界虽不小,也没有多少可忌惮的了吧?”

    “这……”陆百川迟疑道,“此事关于龙首身世,我不好乱嚼舌根,少侠若真想知道,还是亲自去问龙首为好。”

    “唉,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劝,你家龙首真个难伺候的。”夜小浪摊了摊手,做出无奈状。

    陆百川苦笑道:“我有今日,全拜龙首所赐,料来是我口拙嘴笨,说不好话,才让夜少侠有此误会。其实龙首待人是极好的。”

    夜小浪道:“那三个统领,其中一个是燕十一吧,看来是要有这么样的关系,才能统驭那样的男人啊。我在仙界都时常听到这个人的传闻,真不知他要是拜入九大,荡魔大会,谁与争锋?”

    陆百川道:“大先生一贯无有顾忌,比龙首有过之而无不及,去了仙界,怕是要闹腾出更大动静来。”

    “那燕十一为何不来?”夜小浪道。

    陆百川道:“大先生正是自知如此,为了不给已有很多麻烦缠身的龙首增添更多,才放弃了去寻找更强高手决斗的意愿,甘心留在人界,替龙首守着燕山盗的基业。”

    “这么样说来,燕师弟有这么理解支持他的两个哥哥,来路无论怎么样坎坷,都总还是有所慰藉的。”夜小浪的笑容有些黯然,“哪像我,无父无母,从出生来就是乞丐,十岁之前,乞讨欺诈偷盗,不知做过多少苟且,即便如此,尚且吃不到一顿的饱饭。”

    “夜少侠,已过去的往事,何必再介怀下去。龙首几个,当年创立燕山盗,虽然有着彼此的相互扶持和依靠,但过程中的心酸苦楚,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陆百川素来寡语,思来想去却也只挤出了这么样一番话。

    “见笑了陆哥。”夜小浪迅速收拾情绪,笑嘻嘻道,“哎呀,你看我平日里都没个正形,倒是跟陆哥一见如故,不自觉就说了那么多。对了陆哥,你是怎么加入燕山盗的?”

    陆百川道:“我的经历乏善可陈,实在没什么好讲的。”

    夜小浪道:“陆哥你就给我讲讲吧,我实在好奇,燕师弟到底是怎么收伏你的。”

    陆百川无奈,只得道:“当年我是青州府的团练教头,说来惭愧,因年纪轻轻射术不俗,被提拔上教头,就自命不凡眼高于顶,到了该成家的年纪,还始终看不上一个,就一直耽搁着。我母亲到处托人说媒,嘴皮子都磨破了,却全被我否掉,辜负了她老人家的一番苦心。后来……”

    他的眉宇间浮上了淡淡的阴郁。“团里有人看不惯我,设了局,找了个姑娘来哄骗我母亲,以为对象是个知书达理的好人家,我看了那姑娘,心里确实满意,待到洞了房,她才告诉我,她是强盗的女儿,因她父亲想要金盆洗手,就希望从我这里,求得官府的招安状。可怜我母亲,当夜就被活活气死,团里借题发挥,跟官府串通,抄了我的家,又将我判了流刑。”

    “这帮人真是可笑,定是嫉妒陆哥你升迁太快。”夜小浪不屑地说道。

    陆百川点头道:“是,这世道总是如此,小人实在难以防范,我家世本来清白,因为娶了强盗女儿,玷污了列祖列宗,在宗族里全抬不起头,母亲那样善良的人,竟被活生生给气死。到了发配路上,他们还不放我,要下毒暗害我,生怕我日后回去找他们算账。”

    “陆哥是什么地方的人,怎么听着也不像是人界。”夜小浪有些疑惑道,“如今的世道,恕小弟直言,在修行大潮下,尊卑的界定,是以修为的强弱而定的,伯母实在犯不上为这一点小事而动了心火。”

    陆百川先是有些不高兴,忽然想到对方根本不知道神州,便只得苦笑不语。

    “啊,怪我怪我,”夜小浪一拍脑袋,“明明是我要陆哥说故事,还胡乱编排伯母的不是,这无父无母的孤儿,就是没规矩惯了,陆哥千万不要见怪才是。”

    “无妨的。”陆百川道。

    “陆哥快继续说呀,后来怎么样了?”夜小浪道。

    陆百川道:“后来那骗婚的女人的老子来了,非逼我回去给他讨要招安状。”

    “定是被过河拆桥了吧!”夜小浪冷笑道,“一个强盗还费这钻营的心思,真是给这行当千千万万个努力敬业的匪徒丢脸,倒不如从始而终的好,难怪如此愚蠢。若是陆哥还有办法讨到招安状,用得着被发配么?”

    “是这样,”陆百川点头,“我气不过他们下毒,就押了贼寇回去找他们算账,那女人……”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饶是已过去那么多年,杀机还是一如既往的凛冽,“她为了活命,在那里讨好我的敌对,还陪了床,正是那时听到真相,我就将他们父女,连同敌对的都杀了个干净……”

    “痛快!”夜小浪抚掌笑了,又大骂,“真个可耻的下贱胚子,这种女人活在世上,真不知道还有多少男人要被她迫害。后来呢?”

    “跟着被官府缉捕,在一次必死的绝境里,被龙首所救,他知道了我的事,就问我干不干强盗。”陆百川淡淡地道,“我那时已无去处,母亲又已亡故,便也发了狠心,跟了龙首干起了剪径的行当。”

    “原来竟是这样!”夜小浪惊叹道,“这么样可不算乏善可陈,略加修辞,都足够写成话本。陆哥可不晓得,我听说这天上京达官显贵的女眷啊,最是喜欢这一类刺激又新鲜的话本,尤其是那位名花榜上有名的端阳公主,据说她就是爱话本如痴啊,若是被她听到陆哥你的故事,说不定从此就爱上你了呢,那样权利财富可就都有了。”

    “我自己是什么身份,清楚得很,攀龙附凤是没有好下场的!”陆百川不禁哭笑不得,“好了夜少侠,我们在这里闲扯,龙首他们还在拼命呢,快些去帮手吧!”

    “啊!”夜小浪拍了拍脑袋,“看我这脑子,光顾着跟陆哥说话,把这茬给忘了。我们赶快的过去吧!”

    他们自赶过去不题。

    桥头是已平静下来了,只剩了薛狂的尸体,静静地躺在那里。

    燕离归剑入鞘,前去扶起了燕朝阳。

    燕朝阳强撑着意识,道:“阿离……答应我……别让她看到……我那样……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