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澳门赌博最新网站 > 眸倾天下:嫡女为后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楚御成了绝命阁阁主
    安冉和上官靖进去内室后,便坐下闲聊了起来。

    “鼎鼎大名的医圣韩天,竟是如此朴素,我还真是没想到。”上官靖不禁叹道。

    “那兄长原来对医圣的想象是如何的?”

    “反正至少不是现在这样。”上官靖笑笑。

    安冉轻笑,把玩着手中的折扇,勾起菱唇,“他的性情恐怕会更让兄长感到吃惊。”

    “阿冉说的是,他从不医治权贵之人,只为百姓看病这件事吧?”这一点上官靖也略有耳闻,虽说这点有些偏激,但是也可以看出这韩天是个心善之人。

    安冉点点头,“许多人因为此事抨击他,只是韩大夫却一点也不在乎,依旧我行我素的。”

    “其实我也有所耳闻,他性情确实很奇怪,说他不医治权贵之人,不与之相交,可他却和阿冉如此要好,着实有些奇怪。”

    安冉微微垂下眸子,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兄长有些不知,当初阿冉还差点被韩大夫用扫帚赶走呢。”

    想到当时的情景,安冉现在自己都觉得好笑。

    “不会吧?”上官靖张大了嘴巴,一脸诧异的样子。

    “阿冉可又是在说我坏话了?”韩天浑厚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人已经来到了内室里边。

    “不敢不敢,只是和兄长说说当日你我初次见面时的情景罢了。”

    韩天哈哈一笑,“阿冉还记着呢。”

    “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忘记了。”安冉笑看着他。

    两人相视一笑,韩天看向上官靖,“阿冉,不给我介绍介绍吗?”

    “这位是我的义兄,上官靖。”

    上官靖站起来,向韩天作揖行了一个礼,“韩前辈,有礼了。”

    “坐吧坐吧,在我这儿,不需要这么客气的,既然是阿冉的义兄,那也就是我韩天的朋友了。”韩天向来不喜欢礼节拘束,活得潇洒自在。

    “韩大夫,近来可好?”安冉问道。

    韩天摆摆手,“我有什么好不好的,还是和往常的一样。倒是阿冉,倒是变化不小啊,看来去北楚的这一年时间里,收获很大啊。”

    安冉笑笑,手持折扇,细细把玩着,神色淡然,“韩大夫何不说阿冉成长了?”

    “的确如此,只是楚御可能就没有你幸运了,”说到这儿,韩天无奈地叹了口气。

    听到这儿,安冉的眉宇微蹙,难道楚御发生了什么事了?

    “楚御怎么了?”安冉皱眉问道。

    “你刚回来,可能还没见到澜之吧?”韩天突然说道。

    安冉微微摇头,“未曾,行程安排有些紧,我本来想派人送信到唐门的,还没时间去安排。”

    韩天微微颔首,“我也是从澜之的口中得知的,如今绝命阁的阁主,是楚御!”

    听到这个消息,安冉脸上充满了震惊,怎么会这样?楚御竟成了绝命阁的阁主,当初,他可是宁愿和楚婧反目,都要离开绝命阁的啊。

    不过也好,楚御成了绝命阁的阁主,起码杀戮会少,有楚御带领着绝命阁,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阿冉是不是想着,楚御统领绝命阁,也算是好事?你错了,如果我说,自从楚御成为绝命阁的阁主后,手段比楚婧更加狠辣,死在绝命阁的人,更甚从前。”

    安冉的眉头紧蹙,“怎么会这样?”

    她无法想象,那个温润如玉,与她合奏琴曲的男子,如今竟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一定不是真的。

    “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是太清楚,有机会,你见到澜之再问问吧。既然回来了,我想你也应该去见一下楚御,或许他会听你的。”韩天幽幽地说道。

    安冉点点头,“这几天忙完我就去。此次阿冉过来,是先更邀请你两日后来安府,参加阿冉的及羿礼。”

    韩天挑眉,“好啊,这个我是一定会去的。”

    “那到时候阿冉就在府中恭候您的大驾了。”

    安冉和上官靖离开医馆的时候,才日落时分,本来打算不回去吃晚膳的,既然没见到璟之他们,那么就先回府吧,明日再说了。

    两人并肩走着,凤林跟在后面,“阿冉,我现在倒觉得,你回来大盛,是危机四伏啊。”

    “兄长也太过夸张了些。”安冉轻笑。

    “一点也不会。刚刚你们说的那个绝命阁,到时候阿冉要是去,可不能单独一个人去啊。”他刚才听着就觉得不寻常,他很担心她的安危。

    知道上官靖是因为担心她,安冉微微点头,顺着他的意思。

    “那现在我们是先回府吗?”得到安冉的应诺,他的心才稍稍放下了些。

    “先回去吧,时候也不早了。”

    回到府中,用过晚膳后,安冉在栖凤楼的房间内,在写信给南凌烨。

    回来两天了,一直都在忙着,也没时间写上一封信给他,依他的性子,估计也着急了。

    安冉在写着信,嘴角始终挂着笑意,信中除了写了对他的思念外,还大概说了下大盛的情况。她知道,即使南凌烨不说,她也知道,他定是很担心她这边的情况,生怕她会有危险。

    写好信,安冉走到窗前,然后吹了下口哨,唤来那只南凌烨给她的白鸽,将信纸绑在它的脚上,然后放飞了它。

    站在窗前,看着那白鸽越飞越远,直到看不见,安冉才离开,然后回到软塌上坐下,不由自主地抚上戴着的那个七彩玉,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楚宫中,南凌烨处理好奏折,便回了朝华殿,刚坐下,便看到了窗前飞来一只白鸽,他起身大步走过去,然后取下它脚下的信纸打开。

    南凌烨的蓝眸紧盯着那信纸,看着上头那娟秀的字迹,一开始,他的俊脸上尽是笑容,可是越往后,那双如海般湛蓝的眸子微微敛了起来,半眯着的眸子透着一抹寒意。

    看完后,南凌烨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沉默一会儿后,立刻写了一封信,但不是给安冉的,而是让人送去南凌宇的宫中,并让人立刻准备快马。

    一切安排好后,南凌烨那邪魅的薄唇上露出一抹莫测的笑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