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都市言情 >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 第878章 借醉
    而年纪最大的陶老头,想的则是另一回事。

    按照他的分析,孔廉现在肯定在找那西门鸿一行人,洛逸那小子也去了。

    不管这俩人谁先找到的人,自己都有可能没机会亲手给孙女报仇呢。

    “对了父亲,母亲这会应该还没用晚饭吧?”辉哥想起来。

    薛文宇点点头,他也自责,自己怎么忘记这茬了,爷俩赶紧的叫人去喊御厨来。

    其实呢,爷俩都想亲自下厨,给她做晚饭。

    但是爷俩想了想自己的那根本就拿不出手的厨艺,觉得还是算了吧。

    她这次吃了苦,回来就该吃顿好的,像样的。

    辉哥去厨房指挥御厨做什么菜,薛文宇回西暖阁喊媳妇吃晚饭。

    “是想饿死你们夫人么?”一进里屋,就见几个丫头围在媳妇身边,叽叽喳喳的问这问那。

    “啊?对哦,夫人还没用晚饭?”丫蛋这才回过神来。

    其他几个丫头也同样的面面相觑,内疚又自责的看向牧莹宝。

    “你们也都饿了吧,不如一起来吃。”牧莹宝招呼着。

    中午吃的野味,都是肉类抗饿,现在的她还真不是很饿呢。

    “夫人去用晚饭,我们去大厨房那边。”东珠看着主子的脸色,聪明的说到,西珠她们连连点头附和。

    牧莹宝笑着点点头,起身跟着薛文宇往外走;“你也真是的,干嘛这么凶,吓她们做什么啊。”

    “你就惯着她们吧,看看她们现在都成什么样了,一点规矩都没有了。”薛文宇根本就没有真的生气。

    刚刚,只是心疼媳妇了而已。

    “没有感情,光有规矩有什么用。”牧莹宝边说,边伸手挽了他的胳膊。

    她这样说,不是指责他,批评他。

    因为,她当然知道,他也就是随口这么说说,并不是真的怪她们没规矩。

    厨房内,御厨原本想留下,听听厨神夫人对自己手艺的点评呢,可是却被陶老头挥挥手赶走了。

    牧莹宝二人进了厨房,陶老头正忙着舀酒呢;“丫头,今晚多喝几杯,压压惊?”

    “好啊,听祖父的。”牧莹宝没有拒绝,爽快的应了下来。

    一家三口坐下,同时端起酒杯。

    “来来来,祝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升官发大财。”一家人再次团聚,牧莹宝也是激动的,为了不影响大家的心情,张嘴就开始胡说。

    “母亲,你想当个什么官?跟儿子说,这事儿子能办到哦。”辉哥眼睛亮亮的问。

    他当然知道母亲是在开玩笑,但是他可没开玩笑。

    母亲说过,男女平等,现在没有女子为官的,也不代表以后都没有。

    那么,不如自己开个先例吧。

    反正,母亲是有那个能力的。

    论才学,她可不比那些朝中大臣们差。

    相反的,若是真让母亲参加科举,辉哥觉得母亲说不定能当个头名状元。

    “儿子,我也就这么一说,我才不会傻傻的去当什么官呢,累啊!哪有现在这般清闲自由。”牧莹宝笑着拒绝了孩子的好意。

    她的确希望辉哥做个与众不同的皇帝,但是,那也不代表让这孩子,可以无所顾忌的什么开先例。

    有些事,时机并不成熟。

    至少,也得等辉哥真的把延国打理得真正安稳了。

    还要等辉哥真正成长,强大,有足够的自信和能力,去面对。

    这顿饭,那爷叁没有挑剔,和抱怨哪道菜的缺点。

    四个人,频频举杯。

    一顿饭,竟然吃了整整半个时辰。

    不是心疼牧莹宝,他们几个还想多坐会儿。

    “祖父,儿子,晚安明天见哦。”因为开心多喝了几杯的牧莹宝,有些醉了,走路都不稳了,薛文宇干脆把人横抱起。

    她在薛文宇的怀中,跟那一老一少的挥手。

    “母亲晚安好梦,明早见。”辉哥认真的回应。

    丫蛋赶紧帮着打开门,几个丫头们都识趣的没有跟着进屋,见俩主子回屋休息了,也都赶紧的回自己屋去了。

    打从牧莹宝失踪,大家吃也没吃不下,睡也睡不着,现在好了,放心了。

    薛文宇把人轻轻往床上放,刚想替她脱掉脚上的鞋子,却见她动作比自己快,很是娴熟的用脚自己蹬掉了鞋子。

    “哎呀,终于回家了,真好。”蹬掉鞋子的牧莹宝,感慨着往床里滚过去,脸朝下趴在了床上,两只手摸着身下的被子。

    到底是自家的床啊,什么都好!

    薛文宇无语的笑了笑,迅速的脱掉自己的衣袍,上了床伸手帮她解衣带。

    他都想得很好,尽管内心非常的想疯狂的,好好的要她。

    但是,她才经历了惊险的事,还是让她好好的睡一觉吧!

    然而,他的好意,她却根本就不领情。

    感觉到有人解自己的腰带,她立马又翻了身,侧躺了,一手撑着头,一手搁在自己大腿上。

    脸上笑眯眯的,手指在自己的大腿上按琴键的动作;“宇哥啊,你刚刚想干嘛啊?”

    薛文宇一怔;“当然是想帮你脱衣,让你早点休息了,怎么,有什么不妥么?”

    牧莹宝对着他挑挑眉,放着电;“长夜漫漫,早点休息?都说小别胜新婚呢,宇哥你居然说早点休息?嗯?”

    原本看到她这姿势,身上某处就被点了小火苗的薛文宇,听着她这刺果果的挑dou的话,再也顾不上别的了;“这可是你自找的,等下莫要求饶。”

    说罢,手就伸了过去。

    都说熟能生巧,薛文宇现在扒她衣裙的技巧那也是炉火纯青了,刷刷刷三下五除二的,人就被剥得干干净净寸缕不着了。

    被欺身压下的人,并没有后悔自己自己找麻烦。

    酒她的确是喝多了点,但是,内心清楚的很。

    这次虽然算是有惊无险,可是,这样的短暂离别,让她更加的清楚,眼前这个男人对于自己来说,有多重要。

    也更加知道,自己对他的爱,有多深,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一时间,一个因为失而复得疯狂的索取掠夺,另一个呢,疯狂的火热回应。

    一次的销魂刚结束,又意犹未尽的再来了一次。

    西门鸿生平第一次如此狼狈,连夜往西越的方向逃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