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网上合法赌博网站 > 混子的江湖 > 第二十五章 都挺生性
    大闯是真没想到,这个叫张浩的小子,会突然攥着根皮搋子以“伏击”的名义,趁着大闯挟持着红毛的机会过来“补刀”的!

    “这特么也算是个人才!”大闯不知道是赞许还是鄙夷的瞅着张浩那小子说了句。

    但就在这时,大门“碰”的一声被人使劲踹开,一股子凉风“嗖嗖”刮了进来,跟着冲进来三个手持镐把的十七八的小年轻,一个个耳朵冻的通红。

    可当他们三个看到大闯此时攥着红毛裤裆的“香艳”场景,顿时都傻了。

    与此同时,刚要朝红毛冲过去的张浩,在见到这几个小子后,就停住脚步,用皮搋子指着他们三个,看着一点没怵的说:“你仨是闻着味儿过来的吧,真特么及时啊!”

    “瞎子、大奎,干他!”红毛冲进来的仨小子喊道。

    那仨人跟着刚才被大闯踹的小子一起就要冲过去,但这时候,小飞抄起墙根立着的一把墩布,急赤白脸的冲这帮人喊道:“要打都JB出去打!拿我这当特么街头霸王背景了是吗!”

    但那几个小子根本没搭理小飞,一点要停下的意思都没有。

    “跟这几个崽子说,都老实的站那。”大闯的手上使了使劲说。

    “我艹……”红毛疼的皱着眉头,冲那几个小子喊道:“都JB站那!”

    这几个小子还真的听红毛的话,红毛喊完这一声,他们就全都站住了,齐齐朝红毛看了过去。

    “咋了,波?”他们当中,有个留着小分头的小子问道。

    “没咋,就是篮子快特么位移到肚脐上了。”红毛指着裤裆,痛苦的说道。

    分头一听,就举着镐把子指着大闯说:“你啥情况啊,放开他!”

    大闯冲他咧嘴一笑,说:“我跟这小哥们还有游戏没做了,你们可以继续哈。”说完,手又捏了两下。

    “我艹,咱有话好说行吗,闯哥?”红毛是真的挺不住了,脑瓜子汗突突的。

    “呵,知道我是闯哥啊,早干嘛去了?”大闯笑着问道。

    “闯哥,我就是跟你闹玩儿呢,真的哥,你放开我行不?”红毛挺没矜持的说。

    “不跟哥整下三路了啊?”大闯手没放下,接着问道。

    “下回整个铁裤衩,再跟你整……”

    “我艹!你看把你牛的,再重新说一遍,你要整啥玩应!”

    “啊!不整了,不整了!”红毛疼得嗷嗷直叫唤。

    他这一喊,把那四个小子看得也是跟着龇牙咧嘴。

    大闯也知道闹够了,就放开了手。

    在他放开手的那一刻,红毛捂着裤裆就蹲下了,看意思疼得够呛。

    “我艹,干他!”分头举着镐把,冲另外几个人喊着,就要朝大闯冲过去。

    “都JB消停的吧!”红毛蹲在那,冲那几个小子喊了声。

    分头一听就急了:“小波,你这啥脾气啊,不像你性格啊!”

    “我特么啥性格?这谁你知道吗?”红毛皱着眉头说道。

    “我艹,管他狗篮子谁呢,干趴下他,看他多个啥!”分头听不在乎的骂道。

    大闯就歪着脑袋,瞅着眼前这几个小子,觉得他们也挺几把逗的。

    “后街这片,你服谁啊?”红毛问分头说。

    分头挺不在乎的说:“后街这片,我还真没服过谁,都特么喝多了吐,挨打也疼的玩要!要说服,我就服老中街大闯他们那帮,够生性,几个人,就敢在皇朝门口扎躺下二十多个东郊混子!”

    听到这话,身为当事人的大闯都颇感惊讶,如果不是因为他当时就在场,这个分头说的话,他差点就信了。

    还特么几个人扎躺下二十多个,这得是啥身体素质啊!

    “艹,虎B,这就是大闯!”红毛捂着裤裆也站起来了。

    “啥玩应,掏你裤裆的是大闯?”分头顿时有点冒虚汗。

    这特么是传说中的那个战神吗?大闯就使这篮子招数……

    “我问你,他说的是真事吗?”马小慧凑到了大闯跟前问道。

    大闯头冲马小慧一歪,小声说:“你听他瞎掰的,你信吗,我黄飞鸿啊?”

    就在分头几个人,还在感叹现实和传闻的差距咋那么大时,却没注意,那个手握皮搋子的张浩,已经悄悄溜到了他们身后。

    红毛指着张浩就喊:“别跑!”

    他话喊完的同时,张浩迈开腿,撒丫子就往门口跑。

    分头他们几个赶紧回身,几个人迅速扑了过去,很快便按住了张浩。

    红毛这时候也不疼了,嘴里骂着:“你个完蛋玩意儿,你上哪跑啊,你不是跟我玩儿伏击吗,来个,你伏一个我看看!”说着话,提着臀就朝着张浩走过去。

    大闯冲红毛喊了声:“弟弟,差不多行了,你看他脸上,是让你们打的不?”

    红毛一转身,冲大闯说:“是啊,不过他没服,服了我就不打了!”

    分头照着张浩的头上使劲一拍,问:“艹你妹的,服了吗!”

    “服!我墙都不服,就服你们,成了不?”张浩挺没气节的说了句。

    他这话一说完,大闯身边的马小慧“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大闯也挺无奈的笑着说:“这什么玩应啊,呵呵。”

    现场的这一切状况,全都被那两个正在烫头的中年妇女目睹并“记录在案”了,没过两天,这几个生瓜蛋子的故事就穿遍了后街,而故事的主人公,不是红毛,也不是分头几个人,而是这个躲了厕所,打了伏击,最后还挺“生性”服了软的张浩,一时间也成为了后街这片儿茶余饭后的谈资,张浩也算是因为这事儿,出了回名。

    至此,后街的小混混又多了一句骂人的话:“你比张浩还牛逼啊?”“你挺张浩啊!”“我去厕所张浩一下”……

    张浩的名字,直接代替了“傻B”“篮子”等挺没品的脏话,在某种意义上提升了后街混混的整体骂人“素养”。损人程度,堪称当时后街一带的经典……

    其实,张浩这个人,能活到现在也挺不易的,“心里素质”,那不是一般的过硬了……

    张浩这个人,没什么胆,也谈不上什么义气,但他却在关键时刻救了我一次,我被大旗打的那天,就是他给我哥大闯报的信。他也是我班同学何勇的表哥,但何勇却挺不乐意提他的,因为他提起来都嫌丢人。

    不过,他的出现,却有两个“历史性”的意义,一个就是在我挨打时,给大闯报了信,另外一个,就是因为他让大闯提早认识了红毛——段小波。这个日后成为大闯团伙一员得力的干将。这个从小脑袋似乎被驴踢了一下下的杀马特青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