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超级恶霸 > 第212章 内乱初定
    云州回归大宋,这个重磅炸弹在兴庆府炸开了过,被软禁的西夏皇帝李乾顺彻底死心了,他知道一切都已经远去,再也不可能回来了,最终选择接受皇后耶律南仙开出的屈辱条件来换去自己一世平安。

    皇后耶律南仙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距离临盆的时间越来越近,她不敢迟疑,必须提前把一切都终结了,否则一旦自己生产,那么整个局势都会扭转过来。

    燕顺在接到了飞鸽传书之后,就第一时间进宫了,他知道兴庆府的事情是到了终结的时候,这要是自己唯一洗刷耻辱的时候,这一步一定不能出半点差错。

    皇后耶律南仙见燕顺来了,也不打算兜圈子,她开门见山地说道:“相比你已经收到指令了吧?”

    “听从皇后娘娘调遣。”燕顺跪在地上,这一次才算是真正的把眼前这个女人当成主母,他十分恭敬地说道:“随时准备行动,就等主母下令了。”

    “很好,你派人和益王李仁铠接触的怎么样了?”

    “之前是我们主动接触益王李仁铠,可是现在益王李仁铠主动的多了,只不过。”燕顺说到这里有点迟疑,他不知道下面的话说还是不说。

    “只不过什么呀!”耶律南仙听出来燕顺有顾虑,她笑着说道:“我就是你的主母,没有什么顾虑的,你要知道西夏最终还是你家小主子执掌朝纲。”

    “益王李仁铠似乎并不人命,尽管失去了金国的支持,但是还有拓跋部的支持,还有皇属军。现在他有可能让皇属军支持拓跋部,去攻打米利部。一旦拿下了米利部之后,那么李仁铠依旧可以掌控西夏,毕竟西边的西辽来了使者,好像是密谋什么。”

    燕顺也只是推测,毕竟很多事情他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西辽派使者来却是真真切切的,只不过使者进入了益王府,外界打探不到消息。

    耶律南仙是契丹人,当然了解西辽派使者来做什么,如果平时的话,她或许也愿意和西辽合作,可是自己的儿子李仁爱死了,而且太医说了现在肚子里面的孩子是男孩,也就是未来的西夏皇帝。在这个时候,这个冰雪聪明,野心勃勃的大美女没有了昔日的雄心壮志,心中早就归属那个人了,这点是谁都磨灭不了的。

    想了许久之后,耶律南仙说道:“你们家主公知道么,他是怎么说安排的。”

    “折家军进驻米利部落,另外云州的骑兵随时准备从后方夹击皇属军,只要是拓跋部敢进军米利部,就将其歼灭。皇属军或许欺负米利部还行,可是面对云州的大军,那也只有被灭的份。”

    燕顺不管军事上的事情,不过他相信既然主公部署了,那压根就不会有什么什么问题。

    耶律南仙摇摇头,她说道:“既然西辽使者来了,那么拓跋部一旦攻击米利部,皇属军肯定参战,西辽应该会给云州施压,避免云州大军干预西夏内战。你要知道,没有西辽支持的话,益王李仁铠是不会冒险的。”

    “那,那如何是好?”

    “没事的,翻不了天,西辽距离兴庆府有万里之遥,一来一去就是三四个月,军队开拔速度更慢。只要是西辽使者离开兴庆府,你只需要将其扣押下送到云州就可以了。西辽不干预的话,就算是益王李仁铠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翻不了天。”

    耶律南仙太了解耶律大石了,这个家伙有谋略,有心计,有本领,唯独不好的就是做事谨慎有余,冒险不足,在没有见到使者的情况下,他绝对不会贸然出兵的,这点是绝对错不了的。

    燕顺顿时就有主心骨了,他说道:“只要是这点没有问题,那么就请主母下命令吧。”

    “第一步,刺杀信王李仁韵。”

    “刺杀李仁韵,主母,这个信王不是您的亲信么?”

    “刺杀李仁韵是做给外界看的,只有信王被刺杀,益王才会无所忌惮地夺权,拓跋部和米利部的战争,才能够顺利打响。所以信王一定要死。”

    耶律南仙面无表情,她冷冷地说道:“放心吧,濮王李仁忠已经来京城的路上,李仁铠翻不了天的。记住,这段时间,无论益王怎么蹦跶,只要是不逼宫,你就不要理会,当然了只要是逼宫,他进了皇宫,你就杀掉他,这点能办到么?”

    “能办到。”

    “很好,哀家快临盆了,无力执掌朝政,再加上李仁韵被刺杀,李仁铠一定会选择哀家临盆期逼宫的,这段时间。你主要是做两件事情,第一件一定要严密封锁濮王李仁忠进京的消息,任何人都不得透露,包括他的家人。第二件就是无限放大信王被刺杀的消息,让整个兴庆府的人都知道是益王李仁铠刺杀了信王,与此同时,还要干一件事情,那就是断绝和李仁铠对话的渠道,让外界知道,折家军已经进驻米利部,而且云州十几万大军随时都可能攻击皇属军,当然了这个消息要做到老百姓认为是真的,上层人士却认为是假的,这点有难度,你要下点功夫。”

    有难度,这的确有难度,不过,无力再大的难度,燕顺都会执行。

    耶律南仙接着说道:“哀家已经拿到了授权,那是岳飞的大军已经出发了,云州大军是假,岳飞的龙威军是真,主要是监视皇属军。好了,你准备去吧,哀家的性命都交到你手上了。”

    等燕顺走之后,耶律南仙长出一口冷气,她自言自语地说道:“看来,哀家的娘家人也该动一动了,看李仁铠如何避开燕顺的手下后,能不能避开哀家的娘家人。”

    刺杀,简单,可是要闹得满城风雨,刺杀的屎盆子扣到益王李仁铠的头上的确有难度,不过,这件事情难不倒燕顺。

    燕顺把影三找来后,他直接说道:“现在有件事情要你们影子去办,那就是去刺杀信王李仁韵,不要干脆利落,要拖沓一点,弄得满城风雨,让整个兴庆府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是益王李仁铠所为,你能办到么?”

    “没问题,你只要说行动多长时间才让信王死,我就在那个点上处死信王。”

    燕顺说道:“六月初六,信王过寿,午时众人喝酒正酣的时候动手,蹩脚的手法刺杀,要把信王从信王府逼到中心大街的前门楼,那个时候就是信王的死期。”

    “知道了。”

    影三只知道执行,不会询问其他的问题。

    信王才二十五,过什么寿呀,可是皇后耶律南仙的赏赐,才搞得兴师动众,几乎兴庆府内所有高官权贵,皇亲贵族都出席了,当然了益王是不会出席的。

    益王李仁铠这段时间神经蹦的特别紧,本来期望在金军的支持下拿下朝局,可是云州被宋军夺走,这就让这个野心家幻想泡沫破碎。

    仅仅依靠皇属军,拓跋部,这是绝对斗不过皇后耶律南仙的,毕竟有宋军支持。这点益王李仁铠是十分清楚的,他就决定妥协。可是风云突变,刘正龙被调走,新来的西北监军李邦彦贪财好色,对西夏的政策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就让李仁铠看到了机会。

    就在这个时候,西辽的使者来了,这就让李仁铠下定了决心。

    有了西辽的支持,李仁铠坚信可以翻天,毕竟皇后耶律南仙要临盆,那就注定了皇权会出现很长时间的真空,也只有在这个真空时间段里,足以完成逼宫。

    益王李仁铠是一个杀伐果断之人,这个家伙一方面派人用重金行贿李邦彦,确保宋军不会出兵干预西夏内务。在李仁铠看来,宋国始终是以文统武,李邦彦既然是奉旨监军,那就注定了西北军门都会听这个家伙的。只要是宋军不干预,那么拓跋部可以在皇属军支持下轻而易举地灭掉米利部,那么下一步灭掉信王李仁韵之后,逼宫自然水到渠成。

    有西辽的支持下,即便是宋军偏向米利部,也无所畏惧。这就是李仁铠的信心,他开始秘密调动皇属军进入兴庆府,随时准备逼宫,具体时间定在了皇后耶律南仙临盆的时候,也就是六月下旬。

    益王李仁铠在秘密部署的同时,一场大规模的战役在酝酿之中,那就是三万折家军进驻米利部。

    前段时间,拓跋部不断地挑衅,小规模冲突不断,而实力不济的米利部只能选择忍耐,不过这个极度隐忍的米利群峰在暗暗发誓要血洗拓跋部。

    就在米利群峰忍无可忍的时候,折家军秘密开拔进入米利部落。

    折彦虎,折彦龙两兄弟拜见米利群峰。

    折彦虎对米利群峰说道:“我们家刘大人已经下令,三万折家军整装待发,听从米利头领调遣,至于是重击拓跋部,还是灭掉拓跋部,就看您的意思了。”

    米利群峰咬牙切齿地说道:“灭掉拓跋部,可是,皇属军还是很强大的,我们两家联手也最多是打平手,甚至还有点不如。”

    “放心吧,皇属军的难题比拓跋部大的多。只要是皇属军有异动,那就会被灭掉,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折彦龙说道:“米利头领,您只需要关心有没有信心灭掉拓跋部就可以了,至于皇属军或许您看来很强大,可是对于我们来说,早就被控制之中了,这压根就不是什么事情。”

    没有了皇属军,米利群峰顿时就胆子大了起来,他说道:“六月初六大军出击拓跋部,男的杀光,女人留在我们部落,金银财宝,牛羊马匹,都归折家军。”

    “不用了,我们家大人有令,只要马匹,其余全都是你们的。”折彦虎压根就瞧不上那些财富,他在乎的只有战马。

    “既然这样,那就女人一家一半。”米利群峰极度贪财,现在人家不要金银财宝,他也不能不大方。

    “米利头领,地理你比较熟悉,这一战怎么打,你部署吧。”

    米利群峰让儿子米利战江拿出来地图,他指着地图说道:“拓跋部的地势平缓,有四个出口,我两个儿子,还有你们二位,各帅一支人马,六月初六天黑之后杀进去。”

    最后,米利群峰说道:“之所以选择在六月初六晚上,主要是为了封锁消息,不能让益王李仁铠得到任何消息,只有这样,兴庆府那边的行动才能够顺利推进。”

    六月初六,这一天姗姗来迟。

    由于云州回归大宋,益王李仁铠低调了很多,相反,信王李仁韵的威望高到了极点,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信王是皇后娘娘的代言人,铁定要出任摄政王的,毕竟皇后娘娘已经到了临盆的时间,无力执掌朝政。

    李仁韵的威望越来越高,这个家伙显得有点得意忘形。二十五岁生日,怎么能过寿呢?尽管是皇后娘娘的恩典,他也应该谢绝,可是寿诞如期进行。

    看样子,等皇后娘娘诞下皇子之后,李仁韵就会出任摄政王,毕竟皇后娘娘一介女流,很多事情不方便,皇子才出生,距离长大成人还有十几年,这期间岂能出现权力真空,因此信王出任摄政王的呼声越来越高,尤其在这一次的寿宴上达到了顶峰。

    信王出任摄政王的呼声为什么这么高,那还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最关键是信王深得皇后娘娘的青睐,现在已经是大权在握,声望早就压盖住了益王。

    在李乾顺遇刺之后,益王就选择了避让,而信王却咄咄逼人,这就给人们一个错觉,这西夏的政权都在信王的掌控之中,投奔者犹如过江之鲫。

    行刺,在六月初四晚上,信王李仁韵就接到了密报,说是益王重金聘请杀手将会在宴会上行刺。以往以信王的性格肯定会取消宴会的,可是这次他压根就不把益王放在眼里,只是提前加强了戒备。

    无耻,信王李仁韵的谋士范起出了一个很无耻的主意,那就是提前告诉西夏的王公大臣,皇族权贵,让这些人知道益王派人行刺,是多么低劣的事情。一时间群情鼎沸,只不过由于寿诞将至没有发作而已。

    小伎俩,益王李仁铠听到这个无耻的消息之后,不承认,也不否认,在他看来,信王只是贼喊捉贼,只是为了下一步清除自己做好舆论宣传。现在大家已经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了,本来就没有什么情谊可讲,鹿死谁手就看谁的手段更高了。

    一边是煽风点火,一边是默不作声,这就注定了益王李仁铠雇佣杀手刺杀信王成了路人皆知的事情,这就让皇后耶律南仙很欣慰,她现在终于放心下来了,对于自己来说,就安心等待孩子降生好了,至于外面怎么闹都无伤大雅。

    信王府内增加了一千侍卫,尽管很多穿上了便衣,但是戒备森严已经到了极限,最起码信王李仁韵坚信万无一失,因为他之前还在请示皇后耶律南仙后,借用了隐藏多年的契丹勇士暗中保护。

    六月初六这天,炎热的要命,天才亮,就开始热浪扑脸,可不管如何,众人送礼的热情高涨,权贵们出席并不是很早,第一批送礼的都是一些小官员,随着时间的推移,朝臣才陆陆续续出席。

    如果说美中不足,那就是皇后娘娘并没有出席,这点众人也能理解,毕竟到了临盆期,能出席才见鬼了。

    其实,耶律南仙的预产期是六月初十,只是未来掩人耳目,才说六月下旬。她现在就是在耗时间,就等着捷报传来。六月初六这一天注定要发生两件大事,第一件是中午发生信王李仁韵被刺杀,第二件就是晚上米利部大军血洗拓跋部。

    刺杀,第一批刺杀在午时展开,一个端着鱼盘的下人上演了图穷匕见,只不过这个家伙运气不好,刺杀的时候速度稍微慢了一点,就被一个侍卫斩断了胳膊,鱼盘翻落到地上,匕首也掉到了地上。

    “来人哪,有刺客。”信王李仁韵本来就胆小,这个家伙一看有刺客顿时就慌神了,他一边喊,一边往后跑,好像跑到后院才安全。

    安全,后院才不安全,无数的刺客从后院涌了出来,一个个手持兵器刺杀过来,很快就和侍卫战到一起。

    杀戮开始之后,信王府乱成一团,哭喊声震天,那些溜须拍马的家伙纷纷朝外跑,这个乱让人一时间摸不清头脑。

    侍卫们也是乱作一团,到处都是刺客,好像刺客无处不在似的。

    杀,杀,杀,到处都是杀戮,到处都是刺客,可究竟多少刺客却没有人知道,这些人只顾着抓刺客,一时间竟然忽略了去保护信王,当然了这些人是看到信王的亲信侍卫保护信王,所以也就没有人刻意去理会。

    信王去哪里了,这个家伙竟然被亲兵侍卫保护着出了信王府,一路上朝中心大街的前门楼跑去。

    影三在前门楼等候多时了,他早就雇佣了几十人隐藏在前门楼,就等着信王过来了。所谓的亲兵侍卫早就被收买了,这群家伙只是知道把信王护送到前门楼,每个人就能领到五百两白银。

    等到信王李仁韵到了前门楼之后,那些亲兵侍卫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无数的人涌了过来,这群人一路上高喊:“杀了这个家伙,益王赏银一千两。”

    益王赏银一千两这话是影三编出来的,这个家伙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李仁韵这个位高权重的信王就这样被这群老百姓你一拳,我一脚的打死了,一直到天黑才死掉。这群人一边打,还一边喊道:“割下信王的脑袋,到益王府领奖去。”

    一路上这些人拿着李仁韵的脑袋去益王府,最终领头的几个家伙带着那颗血淋淋的脑袋进入了益王府,当然了影三打开了益王府的大门,要不然这群家伙压根进不去。

    只不过,进去的人,和出来的不是一批人,这群人拿着白花花的银子一路上高呼益王万岁。

    益王府的侍卫哪里斗得过影子,所以这一幕压根阻止不了。

    天黑了,信王李仁韵被杀的信息传到了皇宫,皇后耶律南仙终于安稳了,她知道等益王李仁铠知道拓跋部被灭之后,一定会狗急跳墙逼宫的。不过这些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自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等着信息传来了。

    米利部的勇士被拓跋部压制太久了,这一次一个个摩拳擦掌就等着最后总攻时刻到来,这一次杀戮,换来的不仅仅是米利部的长治久安,更多的是财富,是女人。

    夜幕降临,拓跋部的男男女女逐渐沉睡过去。这些人做梦都没有想到噩梦来袭。

    四路大军缓缓地挺进拓跋部落,解决掉岗哨之后,大军就冲杀了紧去。没有什么遮掩,没有什么顾虑,只有仇恨的杀戮。

    一夜之间,偌大的拓跋部被连根拔起,男人都被杀死,超过车轮高的男丁也被杀死,剩下的只有小孩,女人。

    折家军带走了八万匹战马,数千女人浩浩荡荡的回去了,只不过这一次并没有撤回到大宋境内,依旧停留在米利部落。

    折可求亲自来见米利群峰,毕竟自己的大军驻扎在人家的地盘上,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是说不过去的。

    折可求很无奈地说道:“大宋向来都是以文统武,我是刘大人的老丈人,在刘大人调任之后,注定了被李邦彦打压,可是不管怎么样我的大军都不能被那个混球给拆散了,因此只能暂时借您的地盘一用。另外,为了表示感谢,我愿意出一百万的物资在您这里驻扎一年。”

    “那一年之后呢?”

    “一年之后,我们就走,如果不走,给您三百万多驻扎一年,但绝对不会再长时间了。”折可求知道米利群峰贪财,所以才开出这样的条件,只有这样才能够留下来。

    米利群峰其实并没有赶走对方的意思,毕竟皇属军还在,说不定会为拓跋部复仇,有折家军在还安全点。本来准备提出来的,没有想到折可求先说出来了,他高兴的不得了。有了这一百万,那么折家军待在这里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折可求第一时间飞鸽传书给刘正龙,同时请示要不要灭掉李邦彦。这个李邦彦这真的是贪得无厌,恨不得掘地三尺来挖掘财富。要知道西北贫瘠,这些将门只有依靠军功,冒领军饷才能够弄点钱,可是即便如此,还要面临李邦彦的敲诈。

    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经不是刘正龙能控制的了,不管怎么说在西北是李邦彦说了算,而且这个家伙还不能死,要不然的话,朝廷一定会追究的。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即便是屠戮了整个拓跋部,消息在十几天后还是传到了益王李仁铠耳朵里,这种情况下,留给这个野心家的机会可就不多了。

    拓跋部被连根拔起,信王李仁韵也死了,现在益王李仁铠知道,下一步就是到自己了,现在可以说要么鱼死要么网破。现在只能逼宫了,只有逼迫了皇后耶律南仙加封自己为摄政王,才能够安全太平,否则只能死路一条。

    只剩下一条路可走了,可是逼宫一旦失败,那绝对是被连根拔起,可这个时候益王李仁铠已经没有退路了,他还是决定赌一把。只要是有西辽支持,即便是没有金国,宋军也不敢贸然闯入西夏,毕竟贪财的李邦彦只是一个懦弱分文官,绝对没有勇气挑起战争。

    既然决定逼宫了,益王李仁铠就秘密调三千皇属军进城控制兴庆府的防卫,同时包围宫城。逼宫在兴庆府是很难成功的,如果短时间不能逼迫皇后耶律南仙屈服的话,一旦勤王令下达了,城中的百姓会奋力反击的,这就是西夏最大的特点,藏兵于民。无论男女,只要是当权者一声令下,都会拿起武器,走上街头勤王。

    长久以来,一直都是皇后耶律南仙强势,而皇帝李乾顺弱势,久而久之,城中的百姓已经接受了皇后掌权的现实,况且最近皇帝李乾顺已经宣布由于伤势难以痊愈,皇权交到了皇后手中。

    如果益王李仁铠不能够成为皇后耶律南仙授权的摄政王,那么仅凭三千皇属军是很难掌控兴庆府局面的。况且皇属军是忠于皇帝的,在皇帝授权给皇后之后,能够让益王调动的皇属军已经很少,能够绝对听从的也只有这三千人。

    掌控了宫城的防卫之后,益王李仁铠在几十个侍卫的簇拥之下就强行进入了皇宫。可是这个家伙进入宫门没多久,宫门就紧紧地关闭了。

    宫门关闭之后,消失许久的濮王李仁忠终于露面了,他是带着数千精兵进城的,而且是拿着皇后耶律南仙的懿旨,以及皇帝李乾顺的圣旨,这个家伙成了摄政王。

    皇属军自成立以来就有规定不能违背圣旨,只要圣旨一下就必须服从,三千皇属军很快就臣服于濮王李仁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