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唐王 > 第182章 马匪
    一个月时间下来,解决了两处盗匪,而且还是以两种完全相反的方式,这对于李信来说,乃是一个巨大的鼓舞。

    而此时,他也终于是腾出手来,开始对付剩下的两处盗匪了。

    灭蝗之事已经是进入了正轨,所以,李信也不用再天天跑到田地间去吹冷风了!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官署之内办公,隔几天再出去看一下。

    “将军,末将前来交令!”官署之内,彭林刚刚赶到。

    “嗯,坐吧!这一次,河东的事情,你办得很好!咱们能够如此平静迅速的接管河东盐池,你的三千骑兵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李信点了点头,赞赏道。

    “河东那些盐商,虽然势力都不小,但终究是顾忌重重。他们心中想法多,自然不敢与咱们真开战的,否则的话,一旦打起来,他们那万贯家财,只怕都会化为飞灰了!”彭林说道。

    他在河东一个多月时间,对于这一点也看得非常的明白。驻守在盐池边上之时,那些盐商们曾经去拜访宴请过他,显然是想要和他拉拢关系的。但最终,都被他给拒绝了。

    因为,他认识得非常清楚,这些盐商想要通过其他的手段来阻挡华山军收回盐池,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先不说这是李信决定好了的事情,基本上无人能够改变!就是收回盐池这件事情,乃是符合华山军的整体利益的,自己也不可能掺和到其中,反李信之意而行。

    他始终都明白,自己乃是华山军的一份子!是和整个华山军连在一起的。犹记得当初自己还是一个俘虏,如果不是李信和华山军给了自己机会的话,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自己呢。

    “是啊!他们拥有的东西太多,所以顾忌就多。人一旦是瞻前顾后的话,便什么事也做不成了,或者说,什么事情也不敢放开手脚去做!”对于彭林的说法,李信是十分的认同。

    “将军所言,乃是正理!”

    “你手下的骑兵,也算是休整了一段时间了,我准备派你们出去执行一个任务。算起来的话,这有可能是今年最后的一次行动了。”李信看了看他,而后说道。

    “请将军下令吧!”彭林站起来正色道。

    “夏阳那边有一股马匪,大概八百人左右!这帮家伙,过去之时曾经出入关中抢掠百姓。最近虽然是少了一些,但在夏阳西北,故上郡之地却是依然嚣张。入冬以来,他们为了存积过冬物资,多次出现在夏阳县地界外,似有试探之意。想来,一旦他们真到了危机之时,必然不会顾忌那么多,到时候就可能入关中劫掠百姓了。”

    “将军的意思,是让末将领兵前往清剿?”

    “不错,对方的情况我已经是查明了。这一股马匪比较特别,因为他们之中并没有那些老弱妇孺的存在,基本上都是青壮男子,其中更有不少是北地的胡人。这些人凶狠异常,战力不俗,更重要的是,他们手中有许多马匹,基本上做到了一人一马甚至双马。如此一来,他们行动之时是来去如风,等闲之人即便是发现了他们,也无法追赶得上!”李信颔首道。

    “上郡故县之地,位于梁山以西,子午岭以东。地势最低之处,乃是北洛水流经之地。除此之外,基本上都是山川横列。马匪在其中~出入,必然是熟悉地理,能够借助当地地势,及时隐藏于山间。想要彻底将其剿灭,怕是没那么容易啊!”彭林想了一下,说道。

    “是啊!所以我将这件事情一直都压着,直到你回来之后,这才准备动手。这一次,你带两千骑兵前往,同时,我会调集驻守在沮源关东面的那一千兵马,会同从新平郡调过去的一千兵马,合计两千步卒,与你一起行动。”

    “这帮马匪藏身于何处?”

    “故浅水县境内,北洛水东岸的山谷之间。这次的行动,由你来统一指挥。你先下去休息一下,顺便想想怎么行动,后天便先行赶往沮源关吧!”

    “是,末将这就回去想清楚灭敌之策!”行礼之后,彭林退了出去。

    上郡是东汉末年被废除掉的,由于朝廷无力,所以,后世延安周围的大~片地区,都被胡人给占据了。如今,华山军在子午岭上石门关沮源关一线驻有重兵,对面的梁山上却是没有兵马,只有山南的夏阳县城内有守军。

    除此之外,便是在沮源关的东面,原本上郡的襄洛县旧城所在之地,驻扎了用来防备北边胡人南下的一千兵马。这襄洛县位于后世的甘泉县以西处,正位于北面南下的要道之中。

    所以说,在这里摆一千兵马的话,基本上便将陕北延安等地南下关中的道路给堵上了。再加上西面的沮源关和九岘镇关等地支援侧面,将夏阳以北等地和北方黄土高原给隔离了开来。

    但现在在这个圈子之内,却是出现了一帮马匪,如果不能够将之消灭掉的话,那简直就是放进米缸里的耗子一样了。

    平时的时候,可能还看不太出来,但一旦有外敌入侵关中及河东各地,这帮马匪要是此时出来捣乱,所造成的破坏恐怕就是非同小可的。

    不过,同样是因为这个圈子的问题,这帮马匪基本上算是处于一种包围之中了。这一次再调集兵马过去,只要彭林运用得当的话,基本上来说就没有什么问题,应该可以将那帮马匪给彻底消灭掉。

    李信心中已经是有了计划,但他没有说出来,他也想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锻炼一下彭林。

    毕竟,他是自己手下统领骑兵的唯一大将,得尽快让他独当一面才行。否则的话,日后只能够跟在自己身后行~事,那是无法担当大任的。

    与此同时,胡天等人也终于率军返回了。本来他们回来得会更快一些,但由于李信想要借此宣传一下,所以,这一路上走得就慢了许多。

    一路走来,胡天他们将声势都给做得非常足,许多被俘虏的盗匪,都被押往长安。这些人都是过往杀人太多,已经不容许他们投降的人,其中便有当初那个批评吴会的头目在。

    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人会在长安城外正法,以儆效尤。毕竟,要形成威吓的话,单单靠嘉奖怎么行呢?正所谓杀鸡儆猴,这只鸡是必须得杀的,否则的话,根本就没有一点威慑力!

    十一月二十三,天气晴朗,前两天还下了点小雪。这一天,长安城外是围了许多的人,大家都来看公审盗匪,为了这件事情,大家难得的停下了手中的活。

    此事由王猛以京兆尹的身份亲自主持,宣读了罪状之后,随着他一声令下,这些残害百姓的盗匪就此身首异处了。周围的百姓们是一片叫好之声,尤其是一些从雍县等地赶过来的百姓们,叫得最是大声。

    城外热闹之时,城内的李信正在嘉奖吴会他们这些人。对于这些人的话,都奖励了田地,还有不少的粮食布帛。黑子他们都兴高采烈的回自己家乡去了,吴会则被留了下来!这一战下来,李二黑也没有食言,的确给他报的首功。

    “李参将的公文上说得很清楚,这一次能够平定胡大盗匪,你功劳最大!你想要些什么奖励呢?要说田地的话,你家中已经不少了,粮食布帛这些东西,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李信看着眼前敬畏不已的吴会,笑道。

    吴会的家人都还在,虽然说由于过去战乱的关系,家中田产所剩无几,但比起一般人来,终究还是要多出许多了。

    “草民不敢居功,自从在山中被胁迫为匪以来,每日夜担惊受怕。如今草民最想做的事情,还是回家与亲人团聚,过几天安稳的日子!”听到这话,吴会连忙说道。

    “你倒是一个实在的人,也罢,既然你离家已久,我也不留你了,早点回去看望家人吧!”李信颇为理解他的想法,所以,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多谢将军体恤,草民告退!”吴会连忙谢道。

    不过,转身走了几步之后,他却是突然间又停了下来。见他如此,李信不由的有些诧异。

    “你可是还有话要说?”李信心中一动,问道。

    “是,草民之前赶往长安之时,见到沿途百姓皆在深耕翻地,干劲十足。只是,大多用的都是人力而已,耕牛驮马之类,甚少看见,想来极为不变才是!”吴会似乎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

    “这是没有办法之事,连年战乱之下,关中牛马皆是损失殆尽了!如今只能够将就一下,以后这个问题终究得想办法解决的!”听到这话,李信不由的有些奇怪,不明白他忽然间问这个干嘛!

    “呃,草民不才,见将军为此劳心竭智,愿意为将军分忧!”吴会躬身道。

    “哦?你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你从何处得来牛马?”此刻,李信终于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的讶异道。百镀一下“东晋唐王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