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说的真好有道理,不但相关的领导,就王建国本人都找不到什么理由反驳。

    当然,他也根本就没想着反驳。

    对象送的手表,代表着她如时针分针,时刻不停歇的爱与欣赏。她亲手做的衬衫,一针一线都是对他满满的爱。

    而这亲手挑的牛皮鞋么?

    就希望他能穿上它,哪怕披荆斩棘也要到她的身边跟她一起,携手走向幸福的彼岸。

    贵是贵重了点儿,说出来好像他在吃软饭一样的。可晨晨说得对啊!礼物什么的,本身代表的心意与祝福比它的价值更重要。

    而且……

    他现在军衔低,收入少。等他以后锐意进取,更加出类拔萃了,可不就换他各种宠媳妇了?

    王建国越想越开心,竟然在领导面前都开始走起了神儿。

    还是被他的营长轻咳了两声,狠狠甩了个眼刀子才尴尬脸笑:“对,对不起我走神了。关于我的手表、衬衫和大衣我可以给出个合理的解释。但我有个先决条件,等证明了我的清白后。我希望陈小兵同志能当着全军战友的面跟我郑重道歉,说自己不该以讹传讹,更不该胡乱攀咬!”

    “作为个光荣的无产阶级,我拒绝接受任何对于我成分或者思想上的任何污蔑!农村怎么了,农村兵又怎么了?打从建国以来,全国经济发展直线上升。我们广大村民也在伟大领袖的号召下大干快上干社会主义,人们的生活一天好过一天。陈小兵同志这么说,是怀疑伟大领袖领导下的共和国农民的收入水平?”

    王建国眯眼,三言两语之间,就把这个陈小兵拉到了全共和国农民的对立面上。

    几句话说得全场静默,也是够犀利了。

    可,敢于叫板男主,跟他打了个难分难解的陈小兵又怎么会是泛泛之辈?

    就见他无比蔑视地冷哼一声:“啧啧啧,拜托你别这么拉大旗作虎皮行不行?张口伟大领袖,闭口全共和国农民阶级的。真以为自己有个八辈贫农的成分,就可以代表整个农民阶级了?”

    “我……”

    “你什么你啊?”陈小兵冷哼:“咱们废话少说,一切拿调查结果说话。真要是我冤枉了你,别说检讨,就是磕头认错也是应有之义。要是真查出点儿什么来……呵呵,我也不要求你什么了。毕竟要是那样的话,可怜的你,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这身绿皮儿呢!”

    这话说的,就很有点儿叫他要是有什么就赶紧转业甚至退伍的意思了!

    把王建国气的哟,都额角青筋暴跳,硬生生从牙口缝里迸出个好字儿来。

    “如果事实证明,我这东西的来源确实有问题,不用不说,我也绝不逃避,肯定能负担起自己应该负担的责任!”

    陈小兵笑:“好好好,我敬你是条汉子,就是啊……”

    这看人的眼光实在是差了点,居然被个小乡下丫头耍得团团转什么的,也是够可怜。

    当然作为敌手,陈小兵肯定不会有那种给敌人示警的胸怀。

    就祝他以后吃一堑长一智,别傻乎乎的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吧!

    在靠山村的时候,蒋勤勤就偷偷打猎去黑市卖钱、换粮食,以此来维持生活。

    匆忙逃离了后,手里更是身无分文,一路爬货车到了王建国驻地的所在地。

    艰难险阻的总算顺利抵达后,这生存又成了摆在面前的第一难题。

    没有证明,没有介绍信,没有粮食关系。

    按照现在的说法,她就是个地地道道的盲流。一旦被抓住,那可是要遣返原籍的。

    别说打工干活了,初来乍到那几天,她甚至连个面都不敢露。

    还是协助王建国破获了那起拐卖案,借着他的东风才算有了相关的证件。才不至于畏首畏尾的,都不敢大大方方上街了。

    有之前的前车之鉴,蒋晨晨倒也想着正正经经找个活干呢!

    可……

    现在厂子少,工人多。大票的工人子女都还安排不上工作呢,怎么可能要她个没有任何根基背景的农村户口?

    无奈之下,她也只好再度干起了老本行。

    偷偷进山打猎,偷偷倒卖倒卖。

    有了之前失败被抓的例子,这一次她倒是万分小心。

    就见资本什么的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大,却依然安全无虞。

    坏就坏在她一门心思地看上了王建国,唔,也许是他的主角光环。就想着在主角尚未发迹之前,牢牢把人给吸引牵制住。

    将来也好夫贵妻荣,做个风光无限的军长夫人。

    于是乎这小甜话、小礼物不要钱似的,源源不断送上。

    而刚刚‘被绿’,心情怎么说也有点小忧伤的王建国轻易中招,没怎么挣扎就接受了蒋晨晨这个同样命苦却善良、积极、乐观向上,又特别慧眼识珠的好姑娘。

    穿着她给买的,做的衣服,戴着她送的手表招摇过市,其实也未尝没有炫耀的意味。

    可……

    就没想到一下子阴沟里翻了船,那姑娘的礼物是真的,心意是真的,可……

    那些东西都是她私底下倒卖倒卖,投机倒把而来也是事实。

    而且,她还不是个初犯。

    在靠山村的时候,就因此被抓,连夜出逃颠簸到了这儿。根本就不是什么被未婚夫退婚丢脸,听不到村里那些三姑六婆们的闲言碎语。索性出来躲躲,等风波平息了再回去。

    结果巧遇执行任务的王建国,误打误地帮了他的大忙。然后多年未见的同行同乡越说越投机,王班长就想朋友之所想,急朋友之所急。主动提出帮忙给解决了她最棘手的证件问题。

    这个事情一经证实,王建国这不按规章制度办事,包庇逃犯的罪名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现在唯一要确定的是:王建国到底是主观包庇,还只是单纯的被骗了。

    那手表,大衣、衬衫和皮鞋到底是来自于对象的馈赠,还是对‘恩人’的重谢?

    一词之差,这性质可就差到了十万八千里。

    就是因为深深的知道这一点,王建国才咬紧了牙关,只说跟蒋晨晨正在处对象,那东西什么的,也都是她送的。虽然贵重了点,那也属于情人之间的相互馈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