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恐怖悬疑 > 井口战役 > 1160 高维上的统治(大结局)
    高维的空间上涌动着喷泉,当物质能量没入膜上的黑洞,其实还是可以在膜上观察到微弱的痕迹从黑洞中散出来,以量子辐射的形势。.膜上难以观察。但是在高维上,这并不是微弱。

    可以用涌动喷泉来形容这种信息喷。大量的信息,难以在高维的环境上构建出准确的逻辑结构,所以一下子就散溢了。然而一次次喷中,最终让一些片段信息保存了下来。

    这些信息很快构建成了一个整体。一个新生的高维智慧诞生了。

    这个高维生物的自我命名非常复杂,这里我们可以简单的代号为任迪。

    高维上的任迪看了看各个位面层上的信息,恍然说道:“原来高维生命是这样生命形态?”

    演变来到了任迪身边说道:“是的,在高维来看,我们其实就是一个位面上智慧生命心里的多余部分。而对于一个个位面的生命来说,这些部分是构成多姿多彩世界的美好。”

    说到这,演变对任迪笑了笑。接着说道:“从简单到复杂,其实本质上只要问自我生命意义就可以了。这个过程中我们都走过了。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生命核心,至于其他多余的信息可以塞在其他生命身上。当然不能塞得过多,当塞得过多,对于他们来说就太承重了。”

    听到着,任迪勉强的点了点头。

    四阶是什么?确切的说四阶是位面上一个个智慧物种思维中的片段,非常短暂的片段。这些片段一闪而过。

    位面上的智慧,不知道这些思维中这些跳跃的片段思维从何而来?但是会觉得这些念头非常美好。认为这个复杂的集合体这就是自己。

    然而实际上这不是,在自己思维中属于自己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对自我生命意义这个哲学问题的无穷追求。“自己”非常简单,也用不着复杂的解释。就是自我对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疑惑和渴望。(由此可见,初代培养的轮回者,远远要比演变军官要纯粹的多。)

    而其他的很多思维片段,都是高维存在暂时寄居的信息。所谓活在大家的心中,差不多就是这样。然而为什么活在心中。在高维上是可以用技术实现的。

    大量位面上的生命,在不思考自我生命意义的时候,脑海中都会跳跃出这些美好的念头片段。当然四阶们不会在生命脑海中折跃过多这些念头,一旦投入过多。

    位面上的个体是会受到影响的,一旦被主导,在位面上走的生命过程,会走的很慢,走的慢倒不是最严重的结果,在战争和危机的提示下,抛弃一切幻想,认真为自己追逐。就会赶上来。关键是走歪了,走歪了恐怕就再也赶不上来了。

    现在高维的任迪也是这样,高维的任迪现在在高维思考这个环境下的生命意义。而很多信息是寄存在一个个位面上生命的脑海中。每个生命可能只脑海中之闪烁了数秒的念头。至于在战争中只有瞬间闪过一些想法。

    然而就是这些片段,在高维上清晰的构建了任迪在高维的完整思维。不仅仅是任迪,每一个四阶穿越怪都是这样。他们很多念头片段也都寄放在,位面上一个个智慧个体的思维中。只要智慧生命不以自我生命意义为目的的念头,这些奇怪念头的展其实都是四阶的。

    有的四阶甚至会在位面个体上投放较为完整的想法。所以一些智慧个体会干出一些常人看来奇奇怪怪的,却又天才十足的事情。

    而四阶是有强弱之分的,而投放的念头越碎片化,说明在高维上将这些碎片信息连接为整体的能力越强。

    真正的四阶强者投放思维片段是在那些简单生物中,这里的简单生物,在位面上是时代上进化的主角。绝不是人类出现后,那些猫狗脑海的思维。因为人类出现后,进化的主角就是人类,只有人类自己觉得自己有责任星球上思考自己的生命意义。而其他猫狗都是被驯化了,自我不在认为自己有责任思考生命意义。

    例如星环位面,星环上被驯养的人类。不会有任何一个四阶,在这个物种脑海中寄存信息的。四阶在低维度上寄存信息,只会寄存该环境下最有进化意识的物质。

    最顶级的四阶,可以将信息寄存在,地球刚诞生二十亿年的原核生物身上。原核生命艰难的进化。连基因链条的物质都非常简单,而这样最顶级的四阶,却能够在原核生命基因链条复制的能量过程中,寄存可能只有几百个电子跳跃的信息。

    四阶之所以要寄存在有进化意识,思考自我生命意义的物种身上,是因为要找一个定位。如果没有定位,直接将部分信息寄存在被驯养的猫狗身上。在高维上思考生命意义的完整思维就会越来越僵化。

    在高维空间中,曾经某位大能,抽走了位面上一切变量,直接将两位盘踞在那里的强大四阶坑惨了。也让当时几个不小心跳进去的穿越怪被坑惨了。直接终结了穿越怪们在空间上横行无忌的时代。

    而真正的五阶是无需定位的,可以将信息寄存在粒子在空间上非常小,时间上非常短点上。而这样的五阶则是真正的遨游者。

    高维上的任迪并不是五阶,他还需要在低维具有前进意识的智慧生命寄存非常片段的念头。才能在高维维持自我思维的完整性。

    回望自己在膜上的经历,任迪才算是明白,过去自己的思维中,有自己做主,但是也来过很多其他的客人。然而最终是客随主便。自己走了出来。

    虽然自己是客随主便,但是也有主随客便。高维上的穿越怪们寄存的思维念头,最终压垮了膜上的生命对自我的追求的责任,也是很常见的。

    任迪瞭望了一下远方的废墟区域,在那里的膜上也有着生命,看起来非常大能的生命,这些生命体察天心。脑海中灵光闪耀着的运算,凭空出现在脑海中,而且还都是正确的。

    而高维上一些存在对膜上的生命执行灌输。膜上的生命似乎还被分了等级,能够承受灌输的等级。

    “难道这些被允许存在?”任迪不由的问道?演变答道:“我们能够维系的规则,仅限于沃土图区和部分亚废墟范围内。而我们为什么要维系规则?”

    说到这,演变指了指身上残余的枷锁。演变身上残余的枷锁已经非常少了,任迪仔细一看,才能看到演变身上极为细小的枷锁存在。

    “这是?”任迪问道。

    演变答道:“曾几何时,我们也是无法无天的。对着位面上的生命肆无忌惮的寄存思维。直到有一天,有人如你一样开辟了沃土区。

    他觉得有必要定一下规则。在规则中,寄存是可以的,但是必须不能肆无忌惮的寄存。要以沃土区自身的历史线展为主要。也就是说在沃土区中,膜上的生命对自我的思考,不能被压制。

    从那时开始,沃土区中一些过度行为是不被允许的。我们最终要脱离沃土区,不能永久的寄存在有自我进化意识生命思维中。我们不能总靠这些有着膜上的生命完成自我定位。

    你开辟了这片沃土区,但是你也要遵守这些规则。”

    说完,演变抬起了枷锁。而这时候高维中另一侧上,出现了另一个声音。

    “想知道生命的意义吗?”任迪扭头一看。那是一个光团。

    这个光团继续说道:“你的枷锁,我之准则。生命准则的形成,其实很简单。仅仅为了自己的生存。这一点无需外接告诫,只需要自己在某些环境上自我选择即可。”

    演变说道:“只有停滞的四阶才需要在某些环境中再次反省。而这些停滞的四阶对环境,毫无选择的权利。如果不遗忘自己的过去,不否认自己过去追求生命的意义,未对未来追求生命的意义感觉到劳累,这是不必要的。”

    看了看演变,又看看初代,任迪恍然中明白了一个事实,跳入高维后,这里依然有着一套秩序。

    某些四阶套上枷锁辛劳的开拓前进。而有的四阶面临被监狱(初代)收容的后果。

    正如演变军官能从演变中退役的谎言一样。

    从初代中逃出来,也是一个谎言,其实并没有四阶能从监狱中逃出来。只有将监狱彻底砸烂才能算逃出来。不过就算是砸烂,任迪相信监狱也一定能修好的,就像演变身上的枷锁,不会崩坏一样。

    任迪确信,在这片高维世界中应该也是有国家的。因为有监狱(初代),有开拓者(演变),也有专门将穿越怪逼到监狱中的战斗者(无缝他们)。以及在位面上寄存自我信息的规则。(法律)。

    国家是暴力统治的机器,军队监狱是国家暴力机器的象征。

    任迪心里默念道:“这里应该有统治者,而我会成为其中一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