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澳门赌博最新网站 > 长剑问天 > 第三十三章 抱朴子
    红云阁顶楼,邢国公韩天罡看着一手捧着一本书籍,温文尔雅的南怀瑜,轻轻叹了一句:“逍遥天啊逍遥天”,并未说更多,向着一旁的慕容桐皇看了一眼算是打过招呼,就此离去。

    慕容桐皇看着远去的身影,心里恭送,但是心中却默念一句,总有一天,我要让你韩天罡珍重待我!然后慕容桐皇朝着下方清丽开口:“慕容桐皇持慕容世家长老令,请南怀先生自行其是,慕容世家并无异议。”

    既然已经知道了面前出现的书生是谁,加上慕容桐皇出声,这位慕容世家年轻第一人的分量,并不比长老之位的自己轻,慕容醇自是没有异议,向那位逍遥天选考之责的大弟子南怀瑜低头行了一礼,就此离开了。

    慕容桐皇并未现身,仅仅是在远处向南怀瑜行了一礼,就此离开了。

    慕容醇可以拍拍屁股走了,欧阳辉本身就是坐镇此地的军部将领,可办不到。看着远处的南怀瑜,只能硬着头皮开口请罪,请罪之后,还是开口道:“南怀先生,毕竟妖族出现在我库兹城中,乃是大事,如果没有交代, 军部那边可是说不过去的。”

    南怀瑜看了一眼面前的欧阳辉,点点头道:“这样确实为难欧阳将军,那就请将军在给军部的奏报上,就说白狐白元,被我南怀瑜带走了,如果谁有意见,来逍遥天找我即可,一定会给他一个意见的。”

    欧阳辉这时候才体会到,都说逍遥天讲理,原来都是这么讲理的吗?

    但是南怀瑜并不准备继续耗下去,开口道:“尉迟士族的玄晶矿,尉迟虞侯作为唯一继承人,但是因尉迟虞侯需前往逍遥天,三日后自会有人执我逍遥天令牌接掌。”

    欧阳辉笑了笑,开口道:“南怀先生,天下玄晶矿可是俱需要向圣墟会报备,这可不是您能决定的,换句话说,甚至不是逍遥天可以一言以决的。”

    南怀瑜轻轻“哦”了一声,开口道:“那我就先去圣墟会打声招呼。”说完,南怀瑜脚步轻移,将手中书籍别在腰间上,然后一手一个,拎着方拙和尉迟虞侯就这么远去,看着步子不大,但是数息之后,就不见身影。

    欧阳辉看着远去的南怀瑜,脸色反而平静,挥挥手,就这么带着麾下军团离开,自己则直奔城主府,至于之后给军部的奏报如何写,可是得花时间斟酌斟酌。

    欧阳辉离去,原本一帮被隔在区域之外的人终于得以进场,不过尉迟长树被一剑枭首,厄加特则被白元现出真身后的白狐一爪打的生死不知,这篇原本就鱼龙混杂的库兹城,说不得就会重新洗牌,乱上一阵。

    库兹城外,其实方拙一场大战早已经极其累了,看到南怀瑜出现,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方拙就是有种天然的信任,所以紧绷的心弦松了之后,在路上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等方拙醒来,已经暮色渐重,火堆旁边,南怀瑜借着火光还在看手中的书籍,一旁倒下的树干上坐着尉迟虞侯,手里拿着一块烤肉,正在怔怔出神,一旁青石上,坐着的小姑娘吃烤肉正香,正是白元了。

    看到方拙醒来,三人一起望了过来,不过只有尉迟虞侯欢呼一声跑了过来嘘寒问暖,南怀瑜看着方拙笑了笑,就继续低头看书了,白元则是在吃的过程中,扫了方拙一眼,然后继续。

    方拙笑着解释了自己没事,接过尉迟虞侯献宝一般接过来的烤肉,咬了一口之后,就有些理解为什么尉迟虞侯只是发呆了。方拙转头看着一旁清洗干净的麋鹿,手上的烤肉看样子就是这只麋鹿切下来的肉,不过烤的实在是难以入口。

    方拙走到火堆旁,找了下才看到插着麋鹿旁的玄光,得,玄光显然被临时征用了。方拙切斜一块方正合适的鹿肉,将火堆轻轻嚗出来一部分炭火,然后将手中鹿肉轻轻翻滚,时间不长就有油珠冒了出来,一丝丝香气开始四散,方拙拿出一只银色的小罐,这是在星月湖时,方拙天天给李太白烤鱼,最后自己以星月湖内的特有几株植物,晒干碾压碎之后,做成的调味料。等到调料撒上去之后,烤肉混合调料之后的奇特香味瞬间散发出来,瞬间吸引了白元的目光。

    方拙看了白元一眼,然后将手中做好的烤肉递给了身边的尉迟虞侯。原本一直就没什么胃口的少女,看到方拙递过来的烤肉忍不住食指大动,不过看着眼巴巴的白元,还是撕了一半递了过去。

    然后,方拙就彻底沦为烤肉的了,直到白元吃饱了,这才罢休。

    方拙看着一边毫无形象躺着的白元,手上并未停下来,毕竟自己的五脏庙也得管饱不是?方拙想了想,还是小心翼翼开口道:“要是不介意,我问个有点冒犯的问题?”

    白元目光在方拙手中的烤肉点了一下后,大手一挥,极有大奖风采,开口道:“看在烤肉的份上,问!”

    方拙赶忙将手中冒着油花,黄金喷香的烤肉递过去,然后开口道:“你是妖族,这么吃妖兽,没有什么顾忌吗?”

    白元很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不过实在顾忌手上的烤肉,否则必然打赏方拙一击无影腿不可,然后开口道:“妖族,那是高贵的天地宠儿好不好,与这种灵智未开的妖兽怎么可能相提并论呢?你的脑子里都是屎吗?”

    方拙愣了愣,对白元毫不留情面的话语并不怎么在意,这种彪悍的话语之前就已经领教过了,只能讪讪笑道:“虽然灵智未开,但是不都是妖族吗?”

    白元听到这句话,至勾勾盯着方拙,问了个相离十万八千里的问题:“你家西席先生是谁?”

    方拙愣了愣,庵后开口道:“我没有西席…..”,还没说完,百元已经扑了上来,然后一手不舍得放弃烤肉,只能一只手握着方拙的肩膀使劲摇了摇,喊道:“我要宰了你家的西席,交出你这么个白痴……”

    尉迟虞侯看着两人,又不敢上去拉这位在库兹城大展神威的白狐白元,只能对南怀瑜投去求助的眼神。

    南怀瑜放下书本,看向一脸焦急的尉迟虞侯,温润开口道:“别着急,别管他俩。倒是你,我这一趟需要从西北诸行省,带走十三人,这趟先来剑南行省,已经多花费了很多时间,我们必须要赶一赶时间了。”

    尉迟虞侯点了点头,这一点小女孩很清楚。

    南怀瑜继续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尉迟家掌控的那座玄晶矿,就由我逍遥天委托代管,待你走出逍遥天的时候,再将收益和矿脉一并交付你。”

    尉迟虞侯看了手上的镯子一眼,然后将手腕上的镯子取了下来,轻轻放在南怀瑜的手中。等到南怀瑜手掌一翻,这只晶莹剔透的镯子已经消失不见。

    回过头,白元已经停下来,继续对付手中这实际是方拙的最后一块烤肉,方拙只能继续动手自给自足。

    南怀瑜转头看了一眼北方,然后站起来开口道:“白元,虽说你是九重山弟子,隐居库兹城只是生活,但是你毕竟是天狐一族,一旦出现在帝国内陆,必会收到各方势力全力围杀。这次库兹城能够活下来,并不代表日后也是如此。”

    面对这位逍遥天大弟子南怀瑜,白元自然恭敬有加,开口道:“白元这就返回北域!”

    南怀瑜摇了摇手,笑道:“也没那么着急,你这次身负重伤,所以一路上只要不显露本体,不会有多大问题。”

    “白元谨记!”

    南怀瑜看了一眼方拙,然后转头对白元继续道:“这一路北上,你与方拙的路线大致相当,还请多家关照。”

    白元自然恭敬答应下,看着南怀瑜似乎和方拙有话要说,便带着尉迟虞侯,一起走到火堆对面的远方。

    南怀瑜招了招手,等到方拙坐下,看着面前的少年,开口道:“是不是很好奇我是谁?”

    方拙点了点头,开口道:“方拙确实不知,而且您还称呼我为小师弟?”

    南怀瑜哈哈一笑,开口道:“我叫南怀瑜,你已经知道了。我还是咱们逍遥天剑峰一脉的大弟子,是这一代逍遥天掌考使,主要是负责逍遥天每三年一届招收学生的事宜。你还有位二师兄,是咱们逍遥天的掌剑使,负责逍遥天的戒律刑罚。另外还有两位师兄师姐,一位在军中,一位在朝中,日后自会相见。”

    “至于你,为何是我们的小师弟?”说完这句话,南怀瑜将腰间书籍取下,然后交到方拙手中,这本薄薄的书籍上只有三个大字:“抱朴子”

    看着方拙有些发愣,南怀瑜解释道:“咱们师父确实不怎么喜欢想事情,这次要不是他临时飞剑传讯给我,让我将《抱朴子》带给你,我也没什么机会见到你。”

    这就是李太白传给自己的“抱朴子”?原来这是逍遥天功法,难怪南怀瑜称自己是小师弟。

    看到方拙的目光,显然还是没有理解这本《抱朴子》身后的含义,但是南怀瑜并不打算解释。

    可是要知道整个逍遥天弟子,又有几人能够得阅《抱朴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