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澳门赌博最新网站 > 长剑问天 > 第三十章 库兹城中,白狐现世
    看到这位已经晋升战将修为的尉迟长树出现,秦风自然激动万分,铿锵抱拳行礼,道:“见过尉迟长树大人,尉迟亲卫秦风,不辱使命将小姐带来库兹城了!”

    这位皮袄汉打扮的尉迟长树并未开口,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那位一脸铁青的灰色掌控者厄加特,警告之意极其明显。

    秦风到不以为意,慕容长树大人不是正在和那两位不知底细的高手对阵吗?自然分心不得。这个铁血汉子,此刻头微微仰着,嘴里阵阵有词,应该是向那位尉迟家主祷告自己终归没有辱没使命。

    尉迟长树并未看向秦风三人,而是转身继续向前,然后恭敬低头行礼,道:“尉迟家族遗孤幸得白元大人庇护,尉迟长树没齿难忘,必然涌泉相报。”

    方拙在尉迟长树走向那个被称呼为白元的小姑娘时就皱了皱眉头,低头看着那个并未如何欣喜的尉迟虞侯,方拙敏锐的感知突然出现一丝波动,甚至来不及反应,方拙只能大喝一声:“小心”

    就在此刻,那个原本笑意盈盈、信誓旦旦要报答白元的尉迟长树,抬手间手中已经瞬间弹出一柄极细的长剑,这一刻快逾子弹,带着一道流光出现在白元胸口前。另外一边,原本一脸阴沉的灰色掌控者厄加特,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柄三管长枪,长枪形成一道流火飞向那个坐在楼梯上的小姑娘。

    不过到底有方拙的提醒,白元手中不曾放下的狼毫长笔已经横在胸前,这锐利无匹的一剑,刺入狼毫之后,长剑之上的黄色光芒似乎遇到了强敌,逐渐消失,长剑速度也逐渐缓慢,最终只是斩下几丝狼毫,再难寸进。不过一旁厄加特手中长枪织出的火流瞬间出现,白元脚下发力,然后瞬间跳跃至墙壁之上,身后火流则追踪而至,但是这位小姑娘身体之中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速度惊人,身后火流都追之不及。

    但是每当白元落下之后,就能看到一道道白色的丝线出现,如同流光。这边是之前方拙感觉到的波动,仔细看去,竟然是一道道及其细小的白色流萤般的虫子,但是却勾勒出了这座“一间旅馆”的最大秘密。

    这些白色流萤般的虫子名叫“噬阵虫”,能够找到阵法并以此为生,并根据阵法强弱显示出强弱不同的光芒,此刻楼中这种极为奇特的阵法,一看就品相不低。

    这一剑并未建功的尉迟长树,转过头来,咧开嘴看着方拙,漏出几颗发黄的牙齿,配合着皮袄和阴沉的笑容,显得极其渗人。一步宛如跨越空间而来,长剑狠狠劈下,就要将这个坏了自己即将到手的好事小混蛋砍成两段,至于那个怔怔出神还没反应过来的亲兵,从来只向自家那位所谓的大哥行礼,自然一并斩了了事。

    方拙瞬间将那个还没反应过来的秦风扔了出去,就要以玄光巨剑和“青叶令”挡下这一击,不过随后一道狼毫瞬间长达数十丈,将那柄劈下的长剑挡住,不过白元中途出手到底满了一丝,那道流火还是扫中了白元,不过原力冲击却是被传入四周,小小的身体只是踉跄了一下,就恢复了正常。

    等到将方拙、秦风和尉迟虞侯三人放下,白元就再没看过来一眼。

    立在被原力长枪扫的千疮百孔的二楼栏杆上,这一刻白元不再是那个起床气很重、爱嗑瓜子、爱写写画画的小姑娘,眼神平静且漠然。看着发动突然袭击的尉迟长树和厄加特,冷冷吐出一句话:“敢在这‘一间旅馆’内对我出手,愚不可及。”

    那位一剑未建功后便再没出手的尉迟长树,看了一眼停下手中长枪的厄加特,显然九级修为巅峰的厄加特,对于这种程度的原力长枪,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原力枪,其实是人族崛起之后的跨越式创造,以原力注入子弹,取代*,原力爆炸造就了几何暴增式的伤害,几乎一把初级的原力枪,威力几乎就能够超越大部分*武器。

    不过原力枪也有限制,就是不能像*武器那样,原力枪在普通人手里,就是一杆烧火棍。但是一旦像在原力高手手中,一把原力枪的伤害及其惊人。这样的原力流火子弹,也就是因为厄加特本身早已经跻身九级原力修为巅峰多年,一身原力积累身后,否则一把原力枪打出加特林般的效果,一般九级修为是绝对做不到的。

    尉迟长树缓缓开口:“要不是我用十枚玄晶币,还真不知道原来白元竟然是‘九重山’的学生,‘九重山’军略、阵法冠绝天下学宫,那么自然而然就推断出这座“一间旅馆”到底神秘在哪了,再请咱们灰色掌控者厄加特拿出‘噬阵虫’确认一下,这花费可不是一点肉疼。这要是再破不了这‘一家旅馆’,那也太没脸皮了。”

    尉迟长树话音刚落,一道道轰鸣声就响了起来,方拙转头看向外面,黑虎等人手里都提着大口径的*武器,目标正是这座‘一间旅馆’。原本旅馆中的住客,绝大部分都在黑虎来时已经逃了出去,还是四五人大概是贪睡的原因,此刻仍然在房间中,直到枪炮轰鸣,才仓皇逃出。

    但是灰色掌控者厄加特下属的主要力量都已经汇集于此,又都是*武器,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死亡雷区。一个倒霉蛋直接向旅馆外冲去,结果撞在黑虎和黑蟒几人的枪口下,直接被打成了筛子。但是如果能够逃得出去,黑虎这群人倒也不阻拦,只是一心一意的轰击‘一间旅馆’。

    白元同时看向窗外,这帮阴险至极的东西竟然开始开始轰击旅馆。要知道这座‘一间旅馆’其实就是大阵的本体,白元所承受的所有攻击都会被瞬间转移到旅馆所有角落。所以一旦这座旅馆破碎,则白元最大的依仗就要消失了。

    冷冷看了对面两人一眼,白元脚下一蹬,如流光般将直冲向尉迟长树,然后倒提那根如同长棍的狼毫狠狠砸下去,一棍接一棍,就这么将那位战将修为的尉迟长树砸的四处躲藏。至于厄加特,间隙之间,总有一发原力子弹而至,三人都是暂时成了僵持的格局。

    方拙将秦风与尉迟虞侯藏起来,抬头看着房间中不可能插手的战局,虽然看不出来白元的修为,但是此刻方拙敏锐的感知中,已经发现随着‘一间旅馆’不断损坏,白元脚下的荧光越来越薄弱,虽然微不可查,但是却实实在在的存在。方拙曾经也是身怀桃花劫大阵,自然能够明白如此一来,坚持时间越长,白元和另外两人僵持的天平必然倾斜。

    方拙转头看了一眼两人,看了看依旧有一丝迷茫的秦风和反而平静的尉迟虞侯,将一枚青叶型的阴刻令牌塞入尉迟虞侯的手中,简单说明使用方法后,便拎着玄光冲了出去。

    越过三人的原力波及的战场,手握重器玄光的方拙,唯一点燃的原力节点中,原力瞬间爆发,原本就可与黑虎一较高下的速度,瞬间提至全速,一步突入原本正对着‘一间旅馆’疯狂扫射的人群之中。

    玄光横拍,连带黑蟒在内的数人,就那么直接飞了出去,这一刻黑蟒方才感受到那柄背负在少年身后的铁剑是多么沉重,仓促抬起来的长枪被咋成了U型,然后接连撞飞数人,方才停下, 这一刻黑蟒才知道自己妄想教训面前少年是何等的愚蠢!

    出手间,方拙就清理了‘一间旅馆’前方近乎三分之一的人,方拙人随剑走,玄光剑本来极重,在方拙本来就夸张力量驭使之下,如同长眼睛一般在人群中游掠,方拙每一次出手,都有人被敲飞出去,然后昏迷不醒。

    黑虎在方拙跨出‘一间旅馆’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不对,但是在方拙出来的那一瞬间没有拦住,那就一步慢,步步慢,加上方拙在这群埋头射击的汉子中间,黑虎不但跟不上方拙,还时常被阻,数次尝试都失败之后,黑虎只能在人群中间站定,但是不再出手,就等着方拙清理完之后,必然得面对自己。

    黑虎扔掉手中手炮般的枪械,戴上压箱底黑色拳套,这就是黑虎名称的由来,更是其站稳脚跟的凭依。等到带来的人大部分都倒地之后,终于截住方拙,脚下前冲,双掌如虎,终于第一次对上了那柄重剑。

    一阵轰然巨响之后,方拙后退一步,黑虎也后退两步,当时两人周围的数人都被震倒在地。

    黑虎眯了眯双眼,这个从出现就表现的极为平淡的壮汉,咧嘴一笑,眼神中绽放出炙热的光芒,继续合身铺上,然后长街之上,再次响起巨响,连绵不断。

    旅馆内,秦风到底还是被那位尉迟长树顺手斩了,尉迟虞侯到底还是孩子,即使镇定也没能及时启动青叶令,不过不知道是念及尉迟血脉还是如何,尉迟虞侯竟然好好的藏在角落里。

    即使有方拙牵制住了正面,但是另外三个方向的火力并没有丝毫减弱,半个时辰之后,‘一间客栈’就变成了一间破客栈,杂乱的横梁之下,白元杵着那根狼毫巨笔,狼狈喘息,原本有些少女范的裙摆上,一般是点点子弹穿过的焦痕,一半是锋利长剑切割成了丝丝缕缕。

    对面两人,除了尉迟长树被砸肿的半张脸和厄加特报废的左臂,看着倒依旧气定神闲。看着喘息不停、原力见底的白元,厄加特笑眯眯的开口道:“白元,谁让你竟然答应尉迟长虹暗中庇护,胆敢当整个库兹城的财路,你不死谁死?”

    白元猛然抬头,原本气定神闲的两人连忙后退半步,不过对方原力一丝不剩,两人也觉得似乎太丢脸,瞬间再上前一步。

    “两只自以为是的蠢材,知道了我来自九重山,却只知道九重山军略、阵法天下第一,却忘了九重山‘有教无类’这唯一的标志,也难怪是你们两个来探路送死!”

    说到这,曾经按照尉迟家规游学的尉迟长树,瞬间反应过来,头皮发麻,不过还没来得转头,就听到一声仿若九天之上传来的嘶鸣,声震寰宇。

    同时,库兹城中数十道目光,都看向‘一家旅馆’废墟中,仰天嘶鸣的高大白狐,优雅修长的身躯后,两道白色的长尾猛然弹开。

    太元十三年冬,青丘白狐现身库兹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