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澳门赌博最新网站 > 剑界神荒 > 第二十三章 灵草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晟睁开双眼左右看了看然后发现自己居然在一户人家的床上躺着。

    李晟摇摇头下了床走到门口的时候看见一个小女孩在切草,李晟定眼一看才知道这些草应该是可以疗伤的须草。

    小女孩切得心不在焉,左顾右盼的李晟真担心她会切到自己的手。

    小女孩这时回头看向大门,然而她看到的是李晟,她笑嘻嘻的喊道:“大哥哥你醒了啊,爷爷说你伤得很重要多休息才行。”

    李晟摸摸她的头道:“是你爷爷把大哥哥抬来的吗?”

    小女孩点点头道:“爷爷把你抬回来的时候发现你伤得很重,而且倒在一个大坑里还好爷爷心地善良,如果是别人肯定不会救你的,不过大哥哥你伤得这么重居然只昏迷了一天,不,应该说是一天一夜。

    ”

    “至少爷爷把你背回家的时候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

    “那你们去那里做什么呢?小妹妹。”

    “我和爷爷没过五天都会去那里采药草的,不过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居然出现了那么大一个坑,说着双手还在空中画了个圈。”

    “对了大哥哥,我爷爷可是镇子上的医师哦,而且还是唯一的医师,还有还有我们镇叫做贫民镇,因为大家都很穷所以你等下吃饭的时候不要挑剔哦。”

    李晟笑笑道:“不会的,怎么说你和你爷爷都是我的救命恩人,即便在难吃,我也会吞下去的,对了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惜巧儿,我爷爷告诉我说,我一出生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因为我都没有哭,我父亲说我很乖巧所以取名为巧儿,而且我爸爸姓惜,所以我全名叫惜巧儿。”

    李晟摸摸惜巧儿的头道:“那巧儿,你爷爷还有你爸爸妈妈呢?”

    巧儿拿下陆月的手答道:“我爸爸说不许别人摸我的头,因为会长不高的,爸爸和爷爷去给别人看病去了,妈妈在田里摘菜去了。”

    “那巧儿你知道这里离扬州有多远吗?”

    “大哥哥你是问那个很大很漂亮的扬州城吗?”李晟点点头。

    惜巧儿此刻嘟囔着嘴巴然后还掰了掰手指说道:“大概…大概…大概要走两天吧。”

    李晟听闻猜想了下,如果巧儿指的是普通人要走两天那么我大概只要六个小时左右看来也不远,不过我现在的伤势还真是头疼,全身酸痛而且经脉受到了振荡,想要快速恢复都不行,而且那次施展了禁生咒后我隐约感觉触摸到了武帅层次的感觉,可恶的烈火派你们等着,我迟早要将你们灭掉!

    这时在门外三十米处来了两个人,一个老者,还有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肩膀上提着一个箱子,李晟听见中年男子说道:“父亲,这株草到底是什么草,如此神奇居然会散发光芒?”

    老者也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这种情况,不过我想应该不会很珍贵,不然也不会长在那么显眼的地方,不过也很奇怪的就是,周围没有任何的水源甚至连植物都没有,然而就这一株草长在那里真的很古怪。”

    中年人也点点头道:“父亲我看那孩子的穿着,显然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人家,不过我看他有点像书生的样子,也许知道这是什么草,不如等会让他看看?”

    老者听闻点点头道:“也只好这样子了,”来到家了“我们进去吧,”随即喊道:“巧儿开门,爷爷回来了。”

    在里面的惜巧儿听到了呼声,便前去开门,这里虽然是贫民镇,但是也没多少人居住,所以这些人的屋子都比较大,每家每户大概都有两百多平方,房子周围还有一些小屋子养着一些家禽。

    李晟看见这样不由的想到原来平淡的生活着也不错,至少日子过得挺实在的,吃得饱,住的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很安静。

    当惜巧儿再次进来的时候老者和中年男子也后头,老者看见李晟的时候说道:“孩子,你的身体还很虚弱,不能随便走动的,你还是先进去躺会吧。”

    李晟答道:“谢谢您的关心,不过我想我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多休息几天应该就没事了。”

    老者见李晟这么说也就没说什么,于是中年男子说道:“孩子,你读过书吧?”

    李晟点点头道:“读是读过,但是也不怎么多。”

    中年男子一听很高兴说道:“那你有没有读过药草类的书籍呢?”

    李晟本来是没有读过的,但是随即想到了在进入迷雾森林的时候,那位马车老者给他的药材图册现在还在项链里,而且还有青丹师的那些图册呢,就不信找不到那株草是什么。

    嘴上答道:“这个自然读过一些,不知道叔叔你为何问这个?”

    中年人大喜然后拿出那株草说道:“这株草呢,我和我父亲也没有见过,所以想让你看看这是什么药草。”

    李晟接过药草,脑海中对自己的灵魂道:“你仔细看下这株草,记住它的样子然后去项链里查看一下这草是什么,相信应该能找到的。”

    虽然李晟身受重伤丹师要和自己的灵魂沟通还是可以的,毕竟伤的是其身不是精神。

    李晟的灵魂说道:“好的,给我一分钟,你先顶住。”

    这时李晟对中年男子说道:“惜叔叔,你等一会这药草我好想见过,但是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给我几分钟让我好好想想。”

    中年男子见李晟说见过当然开心,不就想几分钟吗?乡村人还在乎这几下子?于是说道:“没事,没事,别站在门口了,走进里屋去走。”

    李晟也不多言转身走向里屋,这时李晟的灵魂对李晟说道:“本体你的命太好了,这株草叫做旱草,而且还是灵草,它有一种特殊的功效就是恢复武帅层次以下武者的内伤,至于恢复多少就没有说清楚了。”

    “而且听名字大概你也知道了这种草只生长在干旱的土地里,而且要百年才能够成熟,而且有这种草的附近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植物出现,所以它才由此得名。”

    李晟点点头对灵魂道:“谢谢你了。”

    而李晟的灵魂说道:“这没什么好谢的,你就是我嘛。”

    李晟笑笑不做声,于是对中年男子还有老者说道:“这株草叫做旱草,这种草只生长在干旱的土地里,而且要百年才能够成熟,而且有这种草的附近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植物出现,所以它才由此得名。”

    中年人听李晟这么说就点点头,毕竟这草确实像李晟描绘的一样确实是这草的周围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植物。

    于是中年男子对李晟说道:“那你知道不知道它的药效是什么呢?”

    李晟对中年男子道:“这我不好说,因为它本身不是普通的草,它是灵草,只能治愈武者,所以对于普通人来说只不过是转手的金币而已。”

    中年男子听完李晟的话更是欣喜于是说:“灵草什么的我没有听过,但是想必会很值钱吧,那么它大概值多少钱呢?”

    李晟被问的无语了,他怎么会知道灵草卖多少钱?可是看见中年男子这幅表情只好伸出三个手指。

    中年人疑惑的说道:“三个银币?”李晟摇摇头。

    中年再次说道:“30个银币?”李晟还是摇摇头。

    这下中年人激动的说:“3…3个金币?”李晟依然摇摇头。

    中年立刻拍了一下桌子然后摇着李晟的身体说道:“难道是三十个金币?”李晟本来还想摇头的,只不过因为伤势的原因而且又被中年人这么一摇头自然而然的点了点。

    中年人立刻放下了手对李晟道歉了一下,然后说:“对不起啊,孩子,真的我真的太激动了,没想过随手捡到的草居然值三十个金币。”

    李晟本想说其实不止的,但是想到刚才中年男子那么兴奋于是憋着硬是没在说出来,因为李晟怕了,刚才被中年男子那么摇动的几下,他的胸中突然剧烈的疼痛,所以他现在不打算开口了。

    这时中年男子大喊道:“父亲你快过来一会,巧儿你也过来,我有事情要跟你们说。”

    这时老者和巧儿都走了过来,同时老者说道:“什么事情啊,这么着急?”

    中年男子立刻说道:“父亲告诉你一件好消息,这孩子认出了这株草,还说这草价值三十金币呢。”

    老者一听也笑了毕竟这草只不过是随手采摘下来的,谁会想到就那么一随手就轻松的赚到了三十金币呢?于是老者笑着对李晟说道:“孩子你确定这株草真的值三十金币吗?”

    李晟点点头道:“肯定值,也许还可能会高点都说不定。”

    老者听到可以这么肯定就对巧儿道:“巧儿,等将这株草卖掉后,爷爷还有你爸爸,妈妈一起去扬州跟你买好衣服穿,好不好?”

    巧儿一听乐着道:“好呀,好呀,谢谢爷爷。

    李晟听到这里就说道:“老爷爷如果你们要卖的话,我现在可以直接买下来,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愿意卖给我?”

    老者一听李晟说他要买,于是问道:“孩子你要买这草?”

    李晟点点头道:“是的,老爷爷而且我还要出五十金币买,因为我身上也就一点点钱了,虽然说这草值三十金币但是你们救了我,我认为我的命还是不止二十金币的。”

    老者见李晟这么说便说道:“孩子,你的好意我也心领了,要不这样吧,你自己也说只有那么一点点钱了那么你就拿出四十金币就好了,毕竟十金币也是个大数目。”

    这老者又怎么会知道李晟本身还有几百金币,再加上青丹师项链里面还有一些银票,虽然不多但是加起来也有那么近千金币,也许十金币对于他们确实是个大数目可是对于李晟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了。

    李晟无奈的摇摇头从怀中拿出一锭金子道:“老爷爷不是我不答应你,而是我手上这一锭金子就是五十金币,你总不可能让我敲碎来吧?”

    老者还有中年人加上巧儿看着李晟手上的金币都傻眼了,毕竟这镇子叫贫民镇,听名字就知道是个穷乡辟地,即便见过金币是什么样子,恐怕也不会超过五十两金币。

    这时候中年男子开口道:“孩子我看你身上穿着也没有多贵重,可见你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你要知道随身携带这么多钱被坏人知道的话,肯定会打你的注意的,所以你要小心知道吗?”

    李晟点点头道:“多谢惜叔叔你的关心,不过没关系的,我从来不对外人显露财富,我也知道一些道理,更何况将这五十金币买下这株旱草后,我身上也就那么一丁点了,所以即便被抢也损失不了什么。”

    中年男子继续道:“孩子说了这么久了也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透入一下你的姓名呢?”

    李晟摸摸脑袋道:“忘记了,我姓李名晟,应该比巧儿大一点点吧,如果惜叔叔你不嫌弃,就叫我李贤侄就好了。”

    中年男子笑道:“好好好,李贤侄那么这草你就收下吧,金币我们也收下了,对了你现在身子还很虚,我现在就去让巧儿的母亲杀只鸡让你好好补补身子。”

    待得巧儿的父亲离开的时候,巧儿的爷爷开口道:“李晟其实我发现你与常人不同,你受的伤如果换成是别人,我想那人最少要昏迷一个星期才行,而你却只昏迷了三天,从这点就说明你不是普通人,老朽也听说过在外面的世界里有一些身怀绝技的人练就了盖世神功,厉害点的可以飞天遁地,差点的也可力拔千斤,不知道是真是假?”

    李晟明白老者话中的含义,老者是想问他是否是武者这类的事情,于是李晟就说道:“老爷爷,我不想瞒你们什么,我确实是武者,至于你所说的飞天遁地,我确实会飞天,但是遁地我真不会,我之所以昏倒在那里就是因为我正巧飞过那里的时候,有两位绝世强者在战斗,我不幸被牵连进去,万幸的是我没有死,而被您所救,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至于后面的我当时已经昏迷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老者见李晟这么回答,心中虽然有疑问但是李晟说的这些也有道理,于是便道:“那不知道你要多久才可以恢复?”

    李晟答道:“如果您没有采摘到这株旱草的话,我也许要一个月左右,有了这株旱草的话我想最多也就五天就可以恢复了,不知道老爷爷您问这个做什么?”

    老爷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瞒你说,再不久前距离我们贫民镇三百里处的一座高山上突然来了一处强盗团伙,他们虽然人很少,但是个个力气奇大无比,而且他们的速度也飞快,一直是我们周边百姓烦心的祸根,我们这周边的百姓曾经聚集到一起,意图将这伙强盗赶走,可是没想到的是刚要与他们开打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地面突然碎裂,将我们这群百姓给困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里面。”

    “然后过了不知道多久,才放我们出来,但是自从那次之后那伙强盗就开始对附近的村民们开始了肆虐,放火、抢劫、杀人、掳掠无恶不作,我们曾经去过扬州城想要请扬州城主发兵剿灭这伙恶徒,可是还没到扬州城城主府就被轰了出来。”

    “而且我们打听到消息那伙强盗也许过几天就会来到我们贫民镇,所以我们周围的人都已经聚集在了一起,意图做出抵抗,毕竟这里是我们生活的地方,要是就这么离开了,我想我们在天的祖宗们也不会饶恕我们吧。”

    李晟听完后也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自己的亲人同时也想到了李家庄,如果不是因为火玄宗的那件事,恐怕自己现在的亲人们都还在那里住着吧?

    随即李晟道:“老爷爷你们这样做无非是自寻死路,就算他们是最初级的武者,也能以一敌三,在高一级就可以以一敌五,在高一级就可以以一敌十,如果他们是武士的话,很可能可以以一敌百,如果还有更高层次的话,就算只有一个人恐怕也能将你们这近千人给杀掉,因为实力越到了后面根本就不能用普通的人来堆死他。”

    老者闻言睁大眼睛说道:“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那我现在赶紧让他们离开,不能让他们平白无故的去送死。”

    老者说完刚要起身李晟就站了起来说道:“老爷爷现在不急,你不是说还有几天吗?不如这样吧,明天我就去查看一下,看看那伙强盗的实力如何,如果很强,你们再离开也不迟,如果不怎么样的话,那我就替天行道将他们给端了。”

    老者闻言说道:“李晟你切勿冲动,你的伤势这么重,你如果真去了那里的话那才是送死,你的心意我领了,大不了我和村民们走远一点换一个地方住就可以了,完全不需要有人牺牲,找到个住处完全是时间的事情而已,你听话就别去了啊。’

    李晟明白老者是在担心她,不由的心中一暖,这让他想起了家的感觉,心想:如果不是他们救了我,我现在遇到的绝对是险情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能平安的坐在这里,如果不是他们及时发现了我,恐怕在那不久后烈火派的人就会找到那个小树林,然后我一定会被囚禁起来,后面的事情可想而知,如果这份恩情我都不能还的话,那我真的是太对不起他们了。

    于是李晟心里打定了注意,服下旱草调息一天,然后再前往强盗团伙那里查看情况,如果可以灭掉强盗团伙的话,那就当是对巧儿他们一家的答谢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