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历史军事 > 利刃1945 > 第四八一章 动身去敌人的后方
    “啧啧啧。”张雷望了一眼强国。“事到如今,杀一个也是杀,杀一船也是杀,小老弟,接着干吧。”

    “我觉的不行,我们不能杀害无辜的人。这是你教我的,我们杀得都是那些罪有应得人,即便杀了他们,上帝都会宽恕我们。”强国显得很坚决。

    刘慢瞪了一眼张雷,眼神坚决。

    张雷继续劝强国,“哎呀,这个人生的学习是一个渐变的过程,我们两个成为杀手这就好像创立一个公司。刚开始我们要非常的有原则,这是在立我们的旗帜,要让客户相信我们是有原则有底线的,这样才显得我们专业。等到我们名气起来了,品牌形象梳理了,那再推翻这一切就会有更为磅礴的暴利滚滚而入。之后我们再树立其他品牌不就好了。这是我要教你的社会第二课。”

    “那看来我的社会实践到此结束了。我离开了生活富裕的家庭,在你这个文化学者的鼓动下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已经够了,我知道再往前走下去,再去杀人,我得灵魂都没有地方安放了。”强国态度更加的坚决。

    “那好吧,既然你不想上这条船,那你就下船吧,保重。等你到了码头我们再开船。”张雷的语气平和了起来。

    “那你保重!”强国拍了拍张雷的肩膀走出了禁闭室。

    枪响了,子弹从强国背部进入,从左胸传出,因为禁闭室独有的设置,强国又是刚刚好走到禁闭室和屋外界限处,所以子弹的声响没有传的太远。

    强国仰面到底,视野中所有的景象都到了过来,他看到枪已经跑到了张雷的手上,张雷走了过来按压着他的胸膛,“不好意思兄弟,我忘了告诉你,从你开始社会实践的那一刻开始你已经没有退路了。这艘船你上来了,就下不去了。”

    他把强国的尸体再次拖进了禁闭室扔在了铁牢里。

    船的汽笛声响了起来,这个大家伙再次启动,船缓缓的驶离了码头。

    在刘慢的帮助下,张雷背着一个汽油桶来到了船舱的最低部,张雷望了望贫民仓,发现那些穷苦人都不见了。“这些人怎么都不在了。”

    “奥,不是要赔偿旅客的损失吗?所以给这些人都升舱了。”刘慢解释道。

    打开货仓,张雷把汽油全都倒在了货仓中所有的易燃物上,最后他用汽油作为引线又拉到了货仓门外,一切就绪准备点火。

    “大火一着,这艘船马上就会陷入火海,接下里你什么打算。”

    “我已经吩咐我的手下把备用小艇放到船旁边了,一会儿大火燃烧起来之后我们就可以下到小艇自救。这件海员的衣服你换下,方便你逃走。到了案上我们会报告说,你们杀了梁队长,强国临死之前被梁队长干掉,你成功逃脱。这一切随便我们编,因为所有的目击者都是我们自己人。”刘慢得意的说着自己的计划。“我简直是个天才,啊哈哈哈。”

    “好了,别笑了,没看过吗?反派的死都是因为太自以为是和话太多。”张雷点着了一根火柴准备朝汽油点去,“太好了,下半辈子吃喝不不愁了。”

    一盆凉水从天而降浇灭了张雷手中的火柴,“谁啊?”

    刘慢和张雷回头望着身后,阴暗中一张正义的面孔露了出来,“是你爷爷我。”

    刘慢擦了擦脸上的水,“这是谁啊?”

    张雷有些发慌,“这就是把我和强国抓起来的人。”

    “我真是没有想到,你作为康健公司的经理居然肚子里有这么多弯弯绕,这么多无辜的性命也就这样毁灭了?重点是这里边还有我,你说我怎么会让你们得逞呢?”

    “或许你忘了一件事情,我有枪!”刘慢举起了手中的枪准备扣动扳机。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船体发生了剧烈的晃动,刘慢飞出的子弹因为空间的扭曲打偏了。吴敬崖抓住时机上去就夺过了刘慢手中的枪,然后用枪把重重的砸了一下刘慢的头,“你他妈脑子有问题吧,不怕把汽油打着啊?”

    吴用枪指着张雷,快,找个绳子把他捆上。

    张雷知道大势已去,他没有任何的机会反败为胜,只是有一点他不明白,船体刚才的那一下晃动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在吴敬崖的押运下,张雷背着刘慢走到了甲板上,此时画家非常焦急的望着吴飞快的跑了过来抱住了他,“你没事吧。”

    吴摇了摇头,“你下令让船停下的时机非常到位,刚好让我躲过了一颗子弹。”

    四五个刘慢的手下被一群旅客捆绑在栏杆处,刘慢的计划被彻底粉碎。刘慢晕乎乎的望着海员,“这是怎么回事儿,船怎么停了。”

    贫民仓的那对年轻夫妻,男的看押这这些犯法的海员,女的拿着手上银制的餐具,她轻轻的咬了一下,“果然是真家伙。”说罢就把那个餐具装进了怀里。

    “你是怎么劝说他们让他们帮你的?”吴笑着问张画家。

    张画家的嘴巴悄悄攀到吴敬崖的耳边,“我告诉他们只要帮我们的忙,船上的东西随便拿,反正都是康健公司买单。”

    “厉害,厉害。”

    那对儿贫民仓里最老的夫妻也在帮着制服坏人,老爷子似乎还是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声音喊得好大,对年轻的夫妻问道,“咱们这是干嘛呢?”

    年轻女人回答,“咱们这是抓坏人呢?”

    老爷子高声回答,“什么,捉迷藏?”

    “抓坏人!”女子高声喊道。

    “奥,捉迷藏啊,那这些被绑着的就是我们要抓的躲藏的人吧。哎呀,被发现了就发现了,干嘛还要哪个绳子捆上啊!”

    老爷子的话逗得吴敬崖和张画家笑作一团。

    “我刚才真的好担心你!”张画家趴在了吴的怀里。

    吴紧紧地搂着张画家,任由河风拂在脸上。她的身子好温暖,刺激着吴内心对于情的觉醒。吴用手轻轻地揉着张秀丽的长发,然后小声的对她耳朵说了一句。张画家的脸一下子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