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刑侦推理 > 庭院深深深几许 > 第三百零四章 阿琰
    苏若将四年间的事情长话短说都给沈丘说了一遍,但就是在萧秦的问题上她拿不定主意。

    沈丘听着听着眉头就不自觉的皱了起来,他这四年里的生活怎么会没有阿琰的身影,不可能啊。

    这四年里阿琰为什么没有找他。

    沈丘现在心里异常迫切的想要见到他,他想知道这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他还在生自己的气?

    不会啊,他分明已经说过原谅了。

    不对,苏若的意思是,他当时醒过来和之前无异,或许是他当时也失去了记忆。

    不,是唯独失去了关于阿琰的部分。

    难道阿琰在当时的爆炸中也失忆了?所以他才始终没有来找自己?

    沈丘一颗心直接沉到了湖里,垂下眼睑遮住了眸子里隐忍的痛意,双手紧握成拳,可见青筋暴起。

    苏若在一旁始终观察着他的神情,她想知道那一年究竟在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竟然让他的性格就变的不同。

    她记忆里的他,永远都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处变不惊,他什么时候身上的戾气变的这么重了?

    苏若抿唇,还有他为什么要找黄少琰,他口中喊的那么亲密的那个人又是谁。

    而且,他忘了萧秦,甚至视而不见。

    想到萧秦这些天不休不眠的照顾,还有他刚才得知时的失落与不可置信,苏若心里就一阵难受。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

    萧秦带着一名士兵拿着电话机走了进来,此刻的萧秦已然焕然一新,好似先前颓废的样子只是错觉。

    沈丘看见他之后眼神一亮,说道:“萧先生。”

    听到这个称呼,萧秦一愣,跟在他身后的士兵也是一愣,诧异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转着。

    萧秦笑了笑,说道:“已经和那边打过招呼了,你现在就打吗?”

    “多谢萧先生了。”

    沈丘露出了醒来之后的第一个笑容,朝着萧秦颔首,萧秦转头给了士兵一个眼神。

    后者立刻会意将电话机送到了沈丘的手上,沈丘几乎是急不可耐的接过来,然后迫切的就想拨号。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拦住了他的动作,他抬头一看却是萧秦。

    “和军方联系都是有特定的号码的,我来给你输。”

    沈丘这才反应过来,现在是四年后,之前的那个号码不一定有用,这个认知让他有些微微的不悦。

    萧秦语气轻柔,动作却毫不拖泥带水,因为是低下头拨号,此刻他离沈丘很近,却又很远。

    因为,他发现,对方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自己身上。

    “好了。”萧秦将话筒递给他,另一只手失落的攥着拳。

    “谢谢。”沈丘回神,下意识说了声。

    “……不客气。”萧秦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心里狂躁的小兽,紧接着却听见了让他更暴躁的。

    “若若,你和萧先生能不能先出去?”

    沈丘按住话筒眼神看向苏若,苏若愣住,咬着下唇,有些担忧的望着萧秦。

    “那我们到门外等着。”萧秦一把拉过苏若的手,就大布的朝着门外走去。

    他真的快要压不住自己的心里的狂躁了,他完全受不了沈丘用这样陌生疏远的语气和他说话!

    他竟然当他是陌生人!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忘了自己!

    苏若看着萧秦一出来就忍不住踢了一脚墙壁,随后烦躁的抱头蹲了下来。

    沈丘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他的心跳随着话筒那头的嘟嘟声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

    啪,电话被接通了,沈丘顿时握紧了话筒。

    “你好,哪位?”低沉清扬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

    这个声音太过熟悉,这个人是他的阿琰,沈丘嘴角不由自主的就扬了起来,心中却仍是忐忑。

    他有些害怕对方忘了他。

    过了一会,那边又道:“说话。”语气中已经有了不耐烦。

    沈丘在想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手心冒了些汗,那边再次出声道:“不说话我挂了。”

    “阿琰等等!”闻言,沈丘手一紧,打断他说道,“是我,我是沈丘。”

    话音刚落,电话那头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你刚刚喊我什么?”

    黄少琰手一抖,话筒差点直接从手里掉下去,他咬着牙一字一句从牙缝里挤出来。

    听到他这样的语气,沈丘几乎是瞬间就定下了心,轻声道:“阿琰,阿琰,是我。”

    沈丘将话筒紧贴着自己的耳朵,似乎这样就能感受到他的呼吸一样。

    黄少琰无论什么时候都波澜不惊的内心在这一刻犹如经历了狂风暴雨。

    沈丘抱着话筒,抱歉的垂着头,轻声道:“阿琰,对不起。”

    对不起忘了你,对不起现在才找到你。

    黄少琰声线有些颤抖:“阿丘,你都想起来了?”他不敢想象,自己等了四年,他就这样突然恢复了记忆。

    沈丘闻言更加抱歉,想了想问道:“你这些年为什么没有来找我?”

    对面沉默了好一阵子,才道:“你都忘了,所以我觉得不应该打扰你。”

    他的语气很生硬,还有些冷漠,让沈丘当场愣住。

    “不可能。”沈丘拧眉,果断的打断他,“是不是这四年级发生了什么?”

    这四年里?

    闻言,黄少琰敏锐的抓住这几个字,他眯了眯眼,试探的问道:“发生了什么难道你都不记得了?”

    沈丘越听越迷糊,眉头皱的紧紧的,解释道:“我出了车祸,忘掉了四年里发生的事情。是不是我父亲给我安排了未婚妻?”

    若若刚才同他说,父亲曾经给他和曾督军的女儿订婚,甚至差一点结婚,虽然最后亲事没成。

    发生了车祸?黄少琰摩挲着话筒,这根线是从临东拉过来的,可临东最近只有徐正庭车子被炸。

    黄少琰黑下了脸,看来两个人当时是在一起的。

    至于忘掉了这四年间的事情,所以他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才会让萧秦来给自己打这个电话。

    黄少琰抿了抿唇,眸子里泛起一丝笑意,忘了也好,倒是也省了他到时候做出些什么。

    “阿琰,你怎么不说话?”沈丘疑惑的看了眼话筒,“我忘了你,你就应该来找我……”

    “我现在去找你。”

    “嗯?”

    黄少琰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想到他现在的样子不由得心情又好了几分,说道:

    “我说,我现在就去找你。”

    沈丘一愣,问道:“可是你这个时候不是不在临东吗?”

    黄少琰贴着话筒,低声道:“你别慌,等我,见面之后我会把所有事都告诉你。”

    “…嗯。”

    沈丘听了他的话之后,心里那种冒出来的慌乱感瞬间安定下来,果然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是他。

    只有他知道他现在很慌乱,大概任谁突然一觉醒来变成了四年后,还莫名失去了记忆,都会很慌吧。

    苏若没察觉到,但是他知道。

    沈丘轻轻的放下话筒,低低的笑起来,其实失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

    他捂着胸口,心里好像有一块空落落的,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这四年,有发生什么对他来说意义非凡的事吗。

    苏若走到齐楚的办公室,严肃问道:“齐医生,我哥他怎么会只忘了这四年发生的事情?”

    “照你们所说,他的记忆停留在上一次受伤,那他上一次受伤有没有失忆?”

    “没有异常。”苏若摇了摇头,心情有些沉重,“我哥他这样真的很难恢复吗?”

    齐楚瞥她一眼,淡淡的道:“之前我就说了,这种事急不来,主要还是要看他的恢复程度。”

    苏若咬着下唇,道:“那有没有办法能让他恢复的更快一点?”

    “尽量找他熟悉的人,或者去他熟悉的地方,这样应该会有点作用。”

    苏若深叹了口气,随即起身,刚推开办公室的门,就听见齐楚清润的声线,又道:

    “你最近也注意身体,宝宝经不起你这样的折腾。”

    苏若脚步一顿,随后转身,轻笑道:“谢谢。”

    萧秦始终都站在门口,在一个沈丘看不到的角落里,将他的一举一动全都收入眼底。

    从他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之后的安定轻笑,笑容间的不设防让萧秦的心猛的疼痛起来。

    黄少琰,黄少琰对四年前的他就有那么重要和信任吗,能让他一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找他。

    想到他对自己的漠视,两者之间巨大的差距,让萧秦有一种冲动想要冲进去质问他。

    为什么他可以对别人笑的那么开心,为什么他会忘了自己?

    萧秦颓然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苦笑起来,脑袋向上仰着。

    这时,一名士兵装扮的人走了过来,说道:“参谋长,徐督军有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