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澳门赌博最新网站 > 地府本纪 > 问剑山海 第一百二十章 莫名的任务
    剑奴的行为和言辞都有些怪异,让牧径路摸不着头脑。不过牧径路暂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与剑奴短暂的几招交锋,让牧径路对剑意有了更深的体会,尤其是一柄钝剑之上传来那毁天灭地的气势,让牧径路记忆犹新。

    返回自己的别院之后,牧径路便闭门修炼了起来。修炼果真无时日,仅仅只是一个体悟,就让牧径路闭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吾动九州!”牧径路的爆喝声,从牧径路别院的后院之中响起。转瞬之间,整个别院之中突然到处都是牧径路的声影。每个身影唰唰的不停舞着手中的断剑,姿势各异。

    无数个身影出现之后没有持续太久,也就约莫三五个呼吸的时间,便消失在了牧径路的别院之中。片刻过后,牧径路的后院的房门打开,牧径路神采奕奕的从房门之中走了出来。

    自从牧径路进入后院修炼之后,谷秀每日都会出现在牧径路的后院门口,从早等到晚。牧径路出关,第一个看见的,自然就是谷秀。

    “娘亲。”“路子。”

    二人亲昵的称呼之后,都没有再多说。牧径路幸福的轻笑着,上前挽起谷秀的手臂,和谷秀一同离开了后院。

    谷秀拍了拍已经成年的牧径路的肩膀,看着比自己要高一两尺的儿子,同样也只是幸福的笑着,没有多说。

    两日之后,牧径路接到剑惑的召见,来到了剑阁大殿开天殿的偏殿之中。

    剑阁的斩天殿确实是太大了,现今剑阁弟子又少,剑惑处理诸多事宜,一般都是在偏殿之中,虽然剑阁此时似乎也没有太多事情要处理。

    剑仁、剑惑、张穆尘、向淼、黄承林,此时都在偏殿之中的高台之上盘腿端坐着。偏殿下方,李凝阳、谢必安兄弟和鲁诸也郑重的盘坐着。

    牧径路看了看偏殿之中,只有下方的首座是空着的,牧径路也没有多想便走上前去,盘坐下来。

    “师侄闭关可有收获?”

    看着一脸和蔼的剑惑,牧径路恭敬拱手轻笑道:“多谢阁主挂心,自然是有收获的。”

    “有收获便好。”剑惑淡淡笑了笑,“今日唤你们前来,是有要事相商。”

    剑惑开始说正事,让下方的几人面色一正。殿上的极为长老也是微微整理了下仪容,显得异常端庄。下意识的,牧径路也跟着收起了心中那丝随意,准备洗耳恭听。

    “一月之前,嬴武前来寻仇,被首席暂时打发,解了勉强算得上危机的危机。然,我们也得到消息,此次魇魔入侵或许不同往日。”

    “魇魔不仅针对我玄微各族的天才下毒手,还频频出现在各地异宝出现的地方,参与法器争夺。”

    “众所周知,魇魔是无法使用我玄微生灵法器的。魇魔如今对法器有了想法,肯定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吾剑阁,从上古成立至今,已有万年传承。数次魇魔入侵,吾剑阁都是以守护天下生灵为己任,奋勇在前。虽然剑阁的存在让诸多宗派觉得有威胁,合力打压甚至残害吾剑阁弟子,但即便如此,只要是斩杀魇魔,吾剑阁都责无旁贷。”

    “魇魔的诡异之举,吾剑阁自然要调查清楚,给世人一些警告。”剑惑说着,转头看向牧径路,正色令道:“弟子牧径路听令。”

    “弟子在。”

    “本阁主任命你暂代外门执事长老,择日出发,探查魇魔为何要抢夺法器。”

    “弟子接令。”牧径路郑重起身,一脸正色的回到。

    “护法谢必安、范无救。”

    “弟子在。”

    “随行辅佐首席,搞清魇魔诡计。”

    “是!”

    谢必安和范无救起身接令,神色郑重。

    当初牧径路带谢必安和范无救返回剑阁的时候,剑惑便明白了牧径路的用意。剑惑将剑阁大多数的剑令都交给了牧径路,自然是相信牧径路找来的人都是可信之人。

    在牧径路的暗示之下,剑惑带着谢必安和范无救见了谷秀。在谷秀的帮助之下,剑惑轻松就将谢必安和范无救给拿了下来。

    不过因为谢必安和范无救的修为已经成型,不论拜入哪个长老门下都可能没有太大的作用,便将谢必安兄弟二人安排给了牧径路。牧径路二话不说,任命为剑阁护法。

    要知道,在各大宗派之中,宗派护法虽然不及长老,但也是全力极大。只不过剑阁着弟子的人数确实太过寒颤,护法一职与虚设无异,并没有太多用处。

    牧径路虽然接令接得爽快,但是心中却吐槽得紧。一个宗派首席和一个宗派长老的身份,随便放在十大宗派之中,那个可是有堪比阁主、宗主的权利。可是放在剑阁,除了扛起剑阁复兴的重任之外,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权利。

    “此次魇魔入侵,恐怕比三千年前更为恐怖。我剑阁别说独善其身,就算只是自保也是难上加难。”剑惑沉声说着,“因此,本阁主决定,剑阁开山,广收门徒!”

    牧径路闻言一愣,诧异的看了眼剑惑,沉头想了片刻低声问道:“阁主果真决定了?”

    “决定了!”剑惑一脸正色,“魇魔的诡异,虽然对于九州甚至玄微大陆来说都是危机,但对于我剑阁来说,可能就是万年难遇的机遇。”

    “再机上各派如今心思各异,不少宗派野心勃勃,被魇魔如此一搅,必然各有打算。二十五年前,甚至数千年前的宗派联盟,必定没有往日那般坚固不催。”

    牧径路满意的点点头,站直要被,对着剑惑恭敬拱手道:“既然阁主决定了,那弟子必定倾力而为,壮大我剑阁。”

    “壮我剑阁!”几位长老和鲁诸等人同时起身,声音铿锵附和。

    剑惑满意又兴奋的点点头,转身对着极为长老说道:“还劳烦各位师弟师妹,下山寻找门徒才是。”

    “师兄阁主客气,此乃吾等分内之事。”剑仁等人恭敬拱手,异口同声的回答。

    “至于鲁诸护法,下山之后,速速返回西线军营。五年之内,务必担任梁州国要职。”

    “阁主放心,弟子比不复重托。”一脸正色的鲁诸,没有了往日的憨厚之态,此时面色郑重,让人感觉鲁诸如同军中大将一般。

    待众人离去之后,剑惑单独将牧径路给留了下来。

    “师侄啊,一阁之主不好当啊。”

    看着又是叹气又是困苦之色的剑惑,牧径路一脸懵逼。

    “护山大阵要运转,弟子们要发俸禄。我剑阁如今在外又没有什么可以营生的生意,哪来那么多钱财啊。”剑惑不停的叹气摇头,眼神不停瞟向牧径路手指上的须弥戒。

    搞明白剑惑要做什么了之后,牧径路面色发黑。

    肯定是黄长老‘泄密’了,这‘贱货’盯上我了。牧径路暗自吐槽着,嘴角抽了抽黑着脸开口问道:“师伯,被废话了。要多少,直接开口。”

    “那怎么行。你又不是一阁之主,师伯怎么能要你的钱财。”剑惑突然一脸正色的的说道,“再穷,也不能贪图弟子的私人物件不是。”

    “到底要不要?”

    “怎么能说要呢?”

    “不要我走了。”

    “要!”看着牧径路已经决然转身,剑惑突然大叫:“我要还不成吗?师侄...”

    牧径路转过身,看着突然变得极为猥琐的剑惑,动手的心都有了。

    “要多少?”

    “嘿嘿...这个...”剑惑有些不好意思傻笑着,双手不停的搓着,有些不好开口。牧径路无语的摇了摇头,干脆返回坐下道:“要不要算算?”

    “算算?”剑惑被牧径路问得一脸懵逼。娘的,怎么算?阁内财务都掌握在向淼长老的手中,哪里要用多少,剑阁还有没有收入,我都不知道啊!

    牧径路鄙夷的看了眼剑惑,翻手拿出一个乾坤袋说道:“这里是如今剑阁两年的开支。算上阁主、长老和几位护法的补贴,哦对了,还有护山大阵的消耗。”

    “呃,师侄怎么知道?”

    “问的小姨,哦不,向长老。”口误并没有让牧径路觉得不妥,仍旧继续说道:“我和向长老商量过了,阁内弟子暂时不多,就按照修为来发放津贴,每月每人一块低于修为一个品阶的灵石。没有大战情况之下,护山大阵每月差不多要消耗一块蓝阶灵石,两年下来也就二十四块。”

    “还有剑阁修缮需要耗费的钱财,我也折算成灵石放里面了。”牧径路将乾坤袋递给剑惑,随意道:“若是不够,可以去找黄承林长老,上一次他老可是在我这敲诈了不少,应该还有剩余。”

    牧径路说罢,然后一脸淡然的看着正在发懵的剑仁。

    这么算来,乾坤袋里岂不是有好几十快蓝阶灵石?蓝阶的有了,其他的肯定也不少吧。这小子还说黄承林那还有?奶奶的,黄承林那老小子,居然私藏了。不行,等会要去敲诈出来。

    这小子拿这些出来这么轻松,戒指里肯定还有不少。要不要再敲诈点?剑惑犹豫了片刻,然后暗自叹了口气。算了,还是细水长流,慢慢挖,免得把这小子逼急了给我断供可就不好了。

    “咳咳...师侄啊,你对剑阁的付出,以后剑阁弟子都会记得的。”剑惑上前重重拍了拍牧径路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这一代,暂时就只有你一个弟子,以后着剑阁阁主的位置也可能交给你,师侄可别觉得亏了。”

    “别,师伯!”牧径路感激你拒绝道:“趁我年轻,为剑阁做点事情就行了。以后剑阁的未来,可别全压弟子身上,弟子这小肩膀可抗不下。”

    剑惑也只是试探试探,没想到牧径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让剑惑好一阵尴尬。剑惑又轻咳两声说道:“这事以后再说,不急。”

    说着说着,剑惑又漏出了猥琐的笑容,靠近牧径路说道:“师侄,这次下山,你那俩眼珠子可要放亮点,再找几个李凝阳这样天赋绝佳,道心坚韧的弟子回来。那样一来,我剑阁复兴指日可待。”

    牧径路黑着脸看向剑惑,抽着嘴角说道:“师伯,你以为找弟子跟人贩子一样?随地可见?”

    “嘿嘿,师伯不是相信你小子么?”剑惑嘿嘿的笑着,继续说道:“以你的福缘,别说找几个,师伯相信你能拉回来一个队伍。”

    “师伯,先贤曾经说过,脚踏实地做事,踏踏实实做人才是王道。”

    “呃?”剑惑发懵的看着牧径路,疑惑问道:“哪位先贤说的?”

    “咳咳咳...”牧径路轻咳两声赶紧岔开话题,“不重要。对了师伯,此次下山的具体任务是什么?”

    “就是探查魇魔诡异啊!”

    “啊?没有目的地?”

    “没有。”

    “线索呢?”

    “自己找。”

    牧径路压制着心中想要抽死剑惑的想法,沉着脸问道:“搞半天,你就给大家画了个饼?”

    “怎么能叫画饼呢?你小子忒不会说话了。”剑惑一脸正色的说道:“壮大剑阁,可不是找些弟子就完了。没有目标,才能更好的让弟子得到试炼不是?”

    “得,您说的都有道理。”牧径路无奈的双手一摊,“能不能说个方向?”

    “方向?”剑惑自顾自的扬起头,撑着下巴,想了片刻说道:“听说荆州国内的魔山周围出现的魇魔最多,或许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荆州国内有魔山?”牧径路闻言一愣,“南部魔山罗浮山在荆州国境内?不应该在最南部的扬州国境内么?”

    “谁说了的扬州国在最南部?九州最难部在荆州国境内。”

    “呃?!”牧径路懵逼了。

    九州除了豫州在最中间,其余八州不是刚好在九州的八个方位之上?荆州国抵触西南,扬州国抵触南部啊。

    “荆州名义之上在西南部,但其东面地界才是九州地理之上的南部。”

    在剑惑的叮嘱下,牧径路有些无语的离开了偏殿。习惯性思维害人啊。只是在离开偏殿大门的瞬间,剑惑的话把牧径路搞得又是一个踉跄。

    “这小子去南部,说不定能在十万大山之中搞两只蓝阶妖兽带回来给剑阁看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