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网上合法赌博网站 > 当他活了一千年 > 世上已千年 第三十三章 半个江湖
    这边齐安在给三人安排着接下来几天的练功计划,另外一边却在对齐安这个陌生的面孔说些什么。

    尤开山打齐安进来就发现了他的身影,正等着齐安过来拜会自己,等了一会儿却没等到,再一看齐安那边已经打上了。

    难道自己看走眼了,齐安不是个江湖人?尤开山对自己的判断有些拿不准了。

    按理说江湖人见面,不管有多大仇也都会假惺惺地客套两句,一言不合就开打那都是电视剧里情节,远不是真正的江湖。

    现在江湖上的规矩是人前笑眯眯,背后捅刀子。

    即便尤开山对背后伤人这种行径有些不齿,却依然认同见人三分笑的规矩。

    没想到齐安见了他正眼也没看几眼,他绝不相信齐安没见到他。虽说二人有小小的过节,可那也算是一场小玩笑。,也不至于把自己当成空气。

    他的徒弟们纷纷地议论开。

    “哎那人谁呀?不认识啊?”

    “往日里这个练功场只有咱们这些人,今儿还冒出一新面孔了?”

    “师父,您看那是不是就是那天……”

    抬手阻止了徒弟继续说下去,毕竟讹人家却被耍了一道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沉吟了一会儿,尤开山将一个徒弟叫到一旁吩咐了几句。

    “一会儿你就上去挑衅他,试试他的成色。”尤开山又补充道,“下手轻一点,切不可伤人。”

    “可是,师父,”徒弟向齐安那儿看了一眼,齐安正把大个儿打躺下,“如果我打不过人家呢?别被人给打趴下。”

    “未言胜怎可先言败!”尤开山教训完徒弟,捋了捋胡子,又宽慰道,“你将心放宽些,依为师看来,那后生不像是个心狠手辣的。”

    得到了师父的宽慰,他半信半疑地走到齐安这边,一抱拳说道:“这位师傅您辛苦,在下仇败,特地向您来请教请教,还望您不吝赐教。”

    齐安没搭理他,依然对何犁说着:“按理说你这个岁数练武已经有些晚了,但是我教你的都是些以静制动的功夫,大可不必担心这个问题。”

    “不过,你力气小了些,俗话说‘练武不练功,到了一场空’,你以后呢就多注意打磨打磨自己的身体。”

    既然齐安没搭理这个名字惹人发笑的仇败,何犁也就不去搭理他,仔细的听着齐安的教导。

    先前齐安识破了自己的小伎俩,让何犁对齐安的畏惧又浮现在他的心中,他现在对齐安不说是说向东决不往西,最起码也是提不起半点反抗之心了。

    见这几人无视了自己,仇败有些尴尬,又大声地说了一遍自己的来意,“在下仇败,特意来领教领教齐师傅的高招!”

    知道不理他他是不会走了,齐安歪过头看着他,又越过他看了看远处投来注视的尤开山,这老头这是和自己杠上了?

    不过既然不是尤开山亲自来而是让徒弟来试试水,就说明他还没有打算撕破脸皮。

    齐安想了想,看向何犁:“你去和他打一场。”

    “我?”何犁不可思议地看着齐安,指了指自己的腿伤,行动都不太方便这怎么打?

    “没关系,你听我的指挥就行。”齐安朝着何犁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在该有的敲打之后齐安还是喜欢笑着面对他们几个,毕竟成天板着脸对齐安也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那好,我跟他打!”何犁咬了咬牙,露出了坚定的目光,既然相信齐安,就要相信他能够让自己获胜。

    即便是……他看了看仇败,至少一米九的个子,一身练功服都遮掩不住衣服下精壮的肌肉,显然是有功夫在身。

    两人站定,何犁向齐安投来询问的目光。

    “闭上眼睛。”齐安对他说道。

    闭上眼睛?本来就不是对手,这一闭眼岂不是更加坐以待毙了?

    “闭上眼睛,仔细听我的指令,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听明白了吗?”为了给他信心,齐安难得在他面前多说了些。

    “明白。”然后他就闭上了眼睛,左手前摊,右手握拳护在身前,双手摆了一个常见的起手式。

    “很好,你们开始吧。”看着仇败的架子也算是扎实,齐安赞许的点了点头。

    没有齐安的指令,何犁保持着姿势不动,仇败却抢先攻了上来,一记直拳攻向何犁的面门。

    正在这时,齐安的话也出口了。

    “向右跨步!”堪堪躲过了攻势,仇败的拳头擦着他的耳廓打了出去。

    紧接着齐安的下一句话就到了,“左腿收步。”

    这句话刚出口仇败打出去的右手握成爪状,直扫何犁的太阳穴。

    而何犁也在听到齐安指示的瞬间身体向右移了半臂距离,又是堪堪避过攻击。

    在这之后刚看到仇败的肩膀动,齐安立刻喊道:“向前出拳。”

    何犁听到后,半点也没耽误,右手用力一拳打出。

    而击打太阳穴不成的仇败顺势弯曲手臂,侧着身子左脚一发力,手肘就杵向何犁的胸腹。

    在旁边观看的何三和大个儿,以及远处的尤开山眼里,就像是仇败自己一脸撞上了何犁的拳头一样。

    胳膊肘还没挨着何犁,仇败的脸就已经被打了一拳,正中鼻梁。

    好在这一拳何犁直直地打了出去,等碰到仇败的脸时,力道已经去了九分。

    只是打在仇败的鼻梁上让他痛苦万分地停下了攻击罢了,连血都没流一滴,并没有什么大的伤害。

    “睁眼吧。”齐安说完,何犁就睁开了眼,看到仇败捂着鼻子,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他就有些纳闷,竟然这么简单?

    他本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没想到只是按照齐安的话,挪动了两步步子,打出去一拳,甚至没用上二十秒钟就打赢了?

    “感觉怎么样?”打败了一个在自己看来不入流的小家伙,齐安自然没什么感觉,但对于何犁就不一样了,“刚才这几下子就是你以后的练习方向。”

    “你再怎么打熬气力,始终赶不上从小就练武的,也只有有这种取巧的路子了。”

    说着齐安往远处看了一眼,都说打了小的,出来老的,那个老头子该过来给徒弟找找场子了吧?

    果然,远处尤开山和他的徒弟们一看见自己人被打了,立刻就骚动起来。

    “师父,师兄被人给打啦,您可得去教训教训那小子!”

    “你这话可说错了,师父什么身份,怎么能亲自下场和他打?”

    “就是就是,师父,要不然我们去教训那小子一顿!”

    尤开山一摆手,制止住了徒弟们的喧哗。

    其实他的心里也在打鼓,以他的目力,当然看到了和自己大徒弟过手的人是闭着眼的。他也看到了齐安在指挥那人动手。

    这就让他不仅摸不着齐安的底,还有些惊讶。

    要说三两下打趴下自己大徒弟,自己也可以,但是光凭一张嘴能指挥着别人打败自己大徒弟。

    这就……他心里有些打鼓,不过好在他原本也没有想和齐安结下梁子。齐安看到自己徒弟过去好言好语的,想必也不会对自己产生敌意。

    “你们在这儿好好练功!看你们一个个的,一天到晚不好好用功!你们大师兄就是你们的下场!”顺手教训了徒弟,尤开山整了整衣裳,朝齐安走过去。

    人还没走到面前,尤开山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老夫尤开山,忝为北派形意门门主,我这徒儿顽劣,多有唐突,还望小友见谅啊。”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看着尤开山这老头正正经经地站在面前,拱着手给自己赔不是,齐安也不愿做得太过。

    “哪里哪里,尤老前辈威名远播,齐安是早有耳闻呐,久仰久仰。”他也拱手施一礼。

    好歹上一世作为祁玉时,他也是个江湖人。这种江湖上互相吹捧的客套话,齐安说起来也没有一点不适。

    尤开山脸上笑着,心里却暗骂,久仰个鬼!前几天你还摔老夫一屁墩儿呢!

    仇败在一旁捂着鼻子看自己师傅和齐安互相吹捧,都快看傻了。说好了替徒弟找场子呢?

    你倒是打他啊!!仇败心里想着,没想到师傅和齐安这就称兄道友了。

    “不知小友师门是?”尤开山摸不准齐安的实力,所幸就不提比斗的事情,打算结识齐安这个朋友。

    “并没有什么师门,一直就是自己瞎练。”齐安笑着回道,既然对方放下了这一点点小恩怨,齐安自然也不会揪着不放。

    “哦?这倒是有趣。”尤开山一捋胡须,笑了起来,“自此以后,这个会所里真正能打的,又多了一人呐。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呀。”

    “听你的意思,这儿还有其他习武之人?”齐安发问,以前忙着了解现代社会,不太关注这里,现在已经融入了现代社会的齐安决定了解了解这里。

    “那是自然,”尤开山一挥手让大徒弟仇败回去练功,“登州虽然不是什么武术兴盛之地,但也是很有几位武术大家的。”

    “不说已经远走京城的女武痴,就说本地的武学泰斗,也有姜戎、郝平南,老夫也只是那最末流之人罢了。”

    尤开山嘴上说着谦虚的话,那神情却一点也不谦虚,除了说到京城的女武痴时有些尊敬,提到其他人时也都撇了撇嘴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