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恐怖悬疑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四百零四章 这是拿我们当狗吗!【1更】
    苗远听着几位家主的埋怨,脸上也是一脸的苦涩,相比卢氏几家,他们苗家其实也好不了多少。

    单单是这些时日,他们苗家长久以来的存粮便已经拿出了大半出来。

    卢氏家主看着苗远道:“苗兄,令千金乃是殿下房中人,想来苗兄你若是能够开口同胡里木将军说一说的话,让他通融一二……”

    其他几位家主齐齐起身向着苗远道:“苗兄,一切拜托了!”

    苗远轻叹一声,脸上带着为难之色,可是看卢氏家主几人的神色,他也知道胡里木实在是将大家逼得太紧了。

    莫说是卢氏等人了,就算是他们苗家内部都已经有人对此很是不满了。

    他们投靠鞑靼人是想要依附鞑靼人获得更大的利益的,可不是拿自己的利益给鞑靼人的。

    现在他们将鞑靼人迎进了太原城之中,结果好处没有得到多少,却是被鞑靼人逼着献出大量的粮食。

    任何时代,粮食对于一个家族来说那都是最大的财富了。

    金银没了可以再赚,可是粮食若是没了的话,那可是要死人的。

    苗远这家主,这几日努力的平息家族内部的怨言,如今又要面对卢氏等几家人的诉苦。

    长吸一口气,苗远看着卢氏家主等人缓缓道:“罢了,既然如此,老夫便豁出去这张老脸去向胡里木将军求情一二。”

    卢氏家主等人闻言脸上顿时露出欢喜之色向着苗远道:“苗兄亲自出马,一定能够马到功成,我等在这里先行谢过苗兄了。”

    鞑靼人营地之中,一身皮袍的胡里木头上扎着一根辫子,露在外面的肌肤泛红,一脸的狰狞之色,此刻正坐在那里同手下将领饮酒。

    几名汉家女子一脸强自欢笑的陪着几名鞑靼人将领饮酒,一名亲卫进入到营帐当中在胡里木耳边一阵低语。

    胡里木眉头一皱,冲着那亲兵道:“将苗远带来见本将军。”

    很快就见苗远被那亲兵引来,走进了充斥着一股子酒气的大帐当中。

    看到坐在那里老神在在的胡里木,苗远眼中流露出一丝羞怒之色,不过一闪而逝,没有人注意到。

    苗远深吸一口气向着胡里木一礼道:“在下苗远,见过胡里木将军。”

    胡里木这才将脑袋从女子怀中抬起来,顺手将那女子搂在怀中,目光落在苗远身上带着几分不屑道:“苗远,你来求见本将军,可是本将军所需的粮草筹集够了啊?”

    苗远强自压制着内心的羞恼,拱了拱手道:“将军,苗某此来正是为了这件事。”

    胡里木看着苗远道:“哦,莫非是粮食出了什么问题不成?”

    苗远道:“将军,不过是几日之间,将军便已经命我等筹集了十万石之多的粮食,如今整个太原城几乎被掏空了,此番将军又令我等筹集粮草,我等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混账东西,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到,要你们还有什么用……”

    就听得嘭的一声,只见胡里木一巴掌拍在了桌案之上,就见那桌案上的碗碟哗啦一下散落一地,一脸怒色的盯着苗远。

    苗远不由的吓了一跳,带着几分惊惧之色看着胡里木。

    胡里木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苗远,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苗远心中生出几分惊惧,咬牙道:“将军,不是苗某推辞,实在是……”

    呛的一声,就听得刀剑出鞘之声,紧接着就见胡里木拔出身旁的弯刀,一刀划过,只将那桌案劈成了两半,恶狠狠的盯着苗远道:“苗先生,若是傍晚时分见不到本将军所需的粮草的话,那就不要怪本将军无情了。”

    苗远一脸愕然指着胡里木颤声道:“你……你……”

    胡里木冷笑一声道:“还不给本将军滚!”

    一声断喝,苗远吓得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身后营帐之中传出一阵张狂无比的大笑声。

    大帐之中,一众鞑靼人将领就像是看着小丑一般看着苗远狼狈的跑出去,继而跟着胡里木哈哈大笑起来。

    一名扎着小辫的鞑靼人将领一口饮尽美酒,大笑道:“不过是区区一条狗而已,咱们看得起他,他倒是将自己当做人了,要我说的话,对待这些人,要么就杀了,要么抓走做奴隶……”

    胡里木大笑着道:“不错,等殿下攻破了北京城,本将军一定会向殿下进言,对于这些汉人,能杀就杀,就算是杀不了,也要贬做奴隶,做那最下等之人!”

    “对,对,想我蒙元帝国昔日一统中原,何等之辉煌……”

    “啧啧,最好是能够恢复初夜权,到时候,本将军要睡遍汉人女子……”

    立于大帐之外不远处的苗远听着大帐当中传来的笑声以及议论声,眼中禁不住流露出几分后悔之色。

    长吸一口气,苗远看了那营帐一眼,转身离开了鞑靼人大营。

    苗家

    苗远回到府中的时候,以卢氏为首的几个家族的家主正一脸期待之色的看着他。

    看到苗远归来,卢氏家主几人连忙上前,看着苗远道:“苗兄此去定然是一切顺利,那胡里木将军不给我们面子,总是要给苗兄几分薄面……”

    脸上挂着几分苦笑,苗远看了看卢氏家主几人,缓缓的摇了摇头道:“几位,苗某怕是要让几位失望了。!”

    “什么!”

    “苗兄不会是同咱们大家伙开玩笑吧,再怎么说,令千金那也是巴尔斯博罗特殿下的妾侍不是吗,那胡里木就算是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怎么可能会不给苗兄你面子呢?”

    苗远摇头道:“诸位,苗某此去见胡里木,希望其能够免除给我等摊派的任务,只可惜胡里木根本就不答应,更是给我等期限,若是傍晚时分不能够凑齐他所需要的粮食的话,只怕到时候他就要对大家不客气了……”

    “狂妄,实在是太狂妄了!”

    “欺人太甚啊,要不是我们帮其打开城门的话,他们鞑靼人又怎么可能攻破太原城!”

    “忘恩负义之辈,果然是一群禽兽,竟然翻脸不认人,老夫瞎了眼,竟然选择同他们合作!”

    几名家主闻言顿时一个个的神色大变,甚至性子急躁之人更是当场便跳脚大骂起来。

    好一会儿过后,一众家主怒骂了一番,发泄了心中的怒火这才稍稍的平静了下来。

    只听得苗远一声轻咳看着众人道:“诸位,真的要怪的话就怪我们当初鬼迷心窍,识人不明,眼下我等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继续走下去,胡里木的要求,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完成!”

    卢氏家主红着眼睛道:“如何完成,难道要让我们将家底都搭上不成?”

    怪不得卢氏家主这么激动,本来是想要占便宜的,现在可倒好,什么便宜没占到,竟然将家底都给搭上了。

    苗远看了众人一眼,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道:“既然大家不愿意动用我们自家的存粮,那就在城里抢吧。”

    卢氏家主咬牙道:“就这么办,死道友不死贫道,城中数千户,一家搜出那么几石粮食出来,我们也就能够交差了。”

    其他几位家主自然是不愿意拿自家的存粮去交差,所以说对于卢氏家主还有苗远的提议自是没有什么意见。

    很快几家的家丁聚集起来,足足有数百人之多。

    这些家丁一个个的带着兵器如狼似虎一般在城中挨家挨户的搜集粮食。

    因为卢氏、苗氏这些家族在太原城中那是地头蛇一样的存在,对于城中哪些人家有存粮心中自是有数。

    甚至对于一些大户人家的藏粮之所在,鞑靼人不清楚,但是苗远、卢氏家主等人心中自是再清楚不过了。

    这些大户人家在太原城当中不上不下,比起一般的平民百姓之家自是强了许多,却又算不得豪绅之家,家中藏个上千石的粮食却是再正常不过。

    先前虽然说经历了鞑靼人一波搜刮,大多数人家所藏起来的粮食被搜刮走了不少,可是对于这些大户之家来说,狡兔三窟几乎是他们的本能了,尤其是位于边镇之地,没有什么比粮食更重要的了。

    所以说这些大户之家藏匿粮食的手段绝非是一般人所能够想象的。

    鞑靼人搜刮不出,可是让苗远等人动手的话,绝对能够搜刮出一批被藏匿起来的粮食来。

    一户大户之家门前,一家十几口被一群家丁给拖了出来。

    苗远看着对方道:“陈大贵,你们陈家粮窖在什么地方,苗某大概也能够猜到,你是自己主动交出来呢,还是让苗某亲自去找呢?”

    陈大贵恶狠狠的盯着苗远吐了一口唾液,怒道:“陈大贵,你投靠鞑靼人,给鞑靼人做狗,你会不得好死的……”

    苗远冷哼一声,挥手便道“来人,给我狠狠的打,往死里打!”

    顿时几名家丁抡起手中的棍棒向着陈大贵狠狠的砸了下去,不过是一会儿功夫而已,陈大贵便被乱棍打死。

    陈家十几口看到这一幕一个个的用仇视的目光盯着苗远。

    苗远皱了皱眉头,挥手道:“将所有人给我统统打死,然后随我去寻粮窖。”

    陈家十几口就这么的被活生生的打死,没有多久,陈家那荫蔽的粮窖被挖了出来,上千石的粮食被装车运走。

    这一日,太原城中,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大户人家,尽皆是遭了大劫,无论是苗远还是卢氏家主等人在鞑靼人的逼迫之下,手段无比之狠辣残酷。

    单单是这一日之间,被灭门的百姓还有大户之家就达数十家之多,至少数百人在这一日之间身死。

    傍晚时分,一列长长的车队将筹集够的粮食运进了大营当中。

    苗家大厅之中。

    卢氏家主身上还残留着几分煞气,眼眸之中带着几分笑意,举起手中酒杯道:“诸位,共饮此杯,庆祝我们顺利完成鞑靼人的要求。”

    一位家主苦笑道:“现在我只希望那胡里木不要再提什么要求,如果说他再要我们筹集粮食的话,就算是我们再怎么去深挖,怕是再也经不起胡里木几次要求了。”

    听到这位家主这么一说,众人尽皆沉默,他们如何不清楚这点。

    不久之前他们以残酷的手段筹集够了胡里木所要求的粮食,可以说已经彻底的得罪了城中所有人。

    虽然说不少大户之家直接被他们给灭了满门,但是不要忘了,大家皆是沾亲带故,谁还没有个三亲六故啊。

    他们虽然说灭了那些人的满门,但是却杀不了这些人的三亲六故吧,这样一来,那些人的亲人自是对其心怀仇恨。

    要不是城中有鞑靼人坐镇的话,苗远、卢氏家主等人丝毫不怀疑,那些仇视他们的百姓,绝对会将他们一个个给撕碎了。

    苗远深吸一口气,看了众人一眼道:“诸位,咱们已经没有了退路,自从当初选择开城门迎鞑靼人入城那一刻起,我们便没了别的选择,只能随着鞑靼人一条路走到黑,现在我们只能寄希望鞑靼人能够攻破京师,到时候我们多多少少也能够分润到一些好处。”

    卢氏家主眼睛一眯道:“来,咱们就一起祈祷,希望巴尔斯博罗特能够攻破北京城!”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就听人惊呼道:“你们怎么能够擅闯呢……”

    几位家主不禁转头望去,只见几名鞑靼人士卒一脚踹开几名挡着他们的苗家仆从,就那么闯了进来。

    为首一人正是胡里木的亲卫,淡淡的看了正在饮酒的苗远几人一眼道:“苗远,将军有令,命你们再行筹措粮食十万石,三日之后,务必要送入营中,否则后果如何,你们应当清楚。”

    看着那亲卫转身离去,包括苗远在内,在场所有人一个个的坐在那里,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有一个时辰吗,他们刚刚将粮食送进答应当中,这都还没有过去一个时辰呢,胡里木竟然又派人通知他们筹措粮食。

    胡里木这是根本就不将他们当人看啊,这是要逼着将自家的存粮给献出来。

    卢氏家主一脚踹在桌案之上,只将那桌案给踢飞,惨笑道:“哈哈哈,报应啊,这莫非就是报应吗?”

    苗远几人脸上满是怒色,只可惜他们却也只敢在这大厅当中发泄,真的让他们去寻胡里木,怕是借他们个胆子,也是不敢再去寻胡里木。

    迢迢千余里路途,哪怕是楚毅早早的做了充足的准备,粮秣充足,即便是如此,这一路行来,仍然是有多达上千士卒掉了队。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花费了足足二十五天左右,他们终于进入了太原境内。

    这一日傍晚时分,前锋哨探快马而来,为首之人赫然是林平之。

    林平之这些日子却是主动向楚毅请求加入哨探之中,担任哨探之职。

    在林平之那马上,横着一道身影,仔细一看却是一名鞑靼人士卒。

    林平之身后的几名哨探也同样擒拿了两名鞑靼人士卒。

    翻身下马,就见林平之几人将那三名鞑靼人士卒丢在地上,原本这三名鞑靼人士卒被打昏了过去,这会儿突然坠地自然是一个个的醒了过来。

    看到林平之等人的时候,三名鞑靼人士卒仿佛是回神过来,想到他们原本奉命出来巡视太原城四周动静,结果却是遭到了林平之等人的突袭,只不过是一个照面,一个哨探小队十几人便被斩杀了大半,看这情形,似乎活下来的只有他们三人。

    “你们到底是什么,竟然敢……”

    一名哨探冲着林平之等人吼道。

    林平之一脚踹在那哨探的膝盖处,只听得咔嚓一声,愣是一脚将其膝盖给踢碎了,就见那鞑靼士卒倒在地上抱着膝盖哀嚎不已。

    其他两名鞑靼士卒却是被林平之的狠辣果断给镇住了,面露惊惧之色。

    “带走,交由徐将军,孙将军几人审讯!”

    一处营帐之中,楚毅正坐在那里盘膝修行,只见楚毅眉头微微一动,缓缓收功,眼眸之中精芒一闪而逝,就听得营帐之外传来一个声音道:“大总管,徐将军、孙将军等人求见。”

    “进来吧!”

    只见孙秋、徐天佐几人走进了大帐当中,向着楚毅一礼。

    楚毅摆了摆手道:“说吧,让你们抓几个鞑靼人回来问一下太原城中情形,你们可曾问到了吗?”

    孙秋上前一步向着楚毅道:“回禀大总管,我们派人抓了几名鞑靼人士卒,已经从他们口中获知了鞑靼人在太原城中的情况。”

    说着孙秋便将从那三名鞑靼人士卒口中所获知的太原城的一切情况说了出来,也就是所抓的乃是鞑靼人的哨探,这些人本能的就会收集一些有用的消息,所以才能够从这几人口中获知不少有用的信息,如果说真的是随便抓几名鞑靼人士卒的话,只怕是根本就问不出什么来。

    楚毅微微点了点头,目光投向了齐琥道:“齐琥,可曾联系上太原城中的锦衣卫?”

    Ps:推一本书,《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你渴望知识吗?”

    “不,我渴望妹子,很萌的那种!”

    “当你触及到人类的知识巅峰,无所不能的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那我渴望知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