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恐怖悬疑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林平之从军记【求月票】
    就在莫离刚刚准备歇息的时候,一声惶恐无比的叫声传来:“老爷快走,快走啊!”

    管家连滚带爬的冲进内院,那一声尖叫顿时让整个莫府陷入到了混乱当中。

    一队士卒冲进府中,所有人尽数拿下,当莫离被押到范亨身前的时候,范亨抬脚便冲着磨砺狠狠的踹了过去。

    好在范亨没有真的准备要了莫离的性命,否则的话,范亨好歹也是顶尖好手,那一脚下去,足可以将莫离给踹死了。

    不过就算是如此,范亨含怒一脚下去,却也让莫离五脏六腑如同搅碎了一般,痛的甚至无法出声,好一会儿才面色惨白的被范亨捏着下巴道:“莫离,你做的好事,真是好大的胆子,连宝船厂都敢烧,差点害死了咱家,你们不让咱家好过,那就不要怪咱家辣手无情了。”

    说着范亨一挥手道:“给咱家将莫府满门老小统统带走,不够遗漏一人。”

    春秋别院

    范亨恭恭敬敬的立在那里,书房当中静悄悄的,只有楚毅反动手中典籍的声音。

    不知过去多久,范亨差不多站了足足有大半个时辰,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的楚毅这才缓缓将手中典籍放下,目光落在了范亨身上,缓缓道:“范公,你可知错了吗?”

    范亨立刻道:“还请督主恕罪,范亨知错了。”

    自一旁曹少钦手中接过茶水,楚毅瞥了范亨一眼道:“本督闻你此番拿了南乡伯、奋威将军、孙邦勇以及莫离这四家,你可知接下来该如何做?”

    范亨深吸一口气看着楚毅道:“督主尽管放心,这四家乃是火烧龙江宝船厂的主谋,咱家一定将他们满门抄斩,家财抄没!”

    微微点了点头,楚毅盯着范亨道:“本督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四家抄没的财物一半送往京师,一半留给你用来重建龙江宝船厂,给本督建造海船,一年之内,我要看到有海船下水,你若是做不到,我便换能够做到的人来!”

    范亨咬了咬牙道:“督主放心,我一年之内,我一定保质保量的造出海船来!”

    “行了,南京的事情就交给你来督办,该杀的就杀,莫要怕事,出了什么事情,本督替你扛着!”

    听到楚毅这么说,范亨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他昔日可是同王岳争锋的御马监总管,又岂是一般人物,如今有楚毅的保证,这偌大的南京城,除了寥寥几人之外,范亨还真的不惧任何人。

    深吸一口气,范亨拱手一礼道:“范亨定不负督主所望!”

    看着范亨离去,楚毅向着曹少钦道:“派人准备一下,待我去见过魏国公,我们这便启程。”

    曹少钦不由一愣,愕然道:“督主不在南京城多停留几日?”

    楚毅眼中闪过几分忧色道:“南京城之事交给范亨已经足够了,只要范亨自己肯用心,那些人根本不是范亨的对手,本督现在却是有些担心前往江浙沿海招兵的定武伯。”

    曹少钦眼睛一眯道:“督主您是怕程向武他被人所害吗?”

    楚毅眼中闪过冷色道:“这些人为了阻止开海可以放火烧毁造船厂,甚至连工匠都不放过,本督就不信他们会坐视本督组建水师。”

    曹少钦疑惑道:“那我们……”

    楚毅轻笑道:“去福建,东南沿海才是海商云集之地,也是海商势力最强横的地方,本督倒是要去会一会这些海商,看他们能拿本督如何!”

    魏国公府

    魏国公徐俌一脸笑容的冲着楚毅道:“总管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招呼楚毅进入客厅,分宾主落座之后,魏国公挥了挥手,就见一旁侍奉的仆从下去,客厅之中也就剩下了楚毅、曹少钦、魏国公徐俌爷孙四人。

    徐俌看着楚毅道:“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总管此来料想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吧。”

    楚毅轻笑道:“楚毅此来乃是向老国公辞行的!”

    “什么?”

    徐俌不由一愣,难怪徐俌会如此之惊讶,在徐俌看来,楚毅至少要在南京城呆上几个月才是,尤其是前几日那一场大火,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南京城当中极有可能就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然而楚毅现在竟然告诉他要离开了,这如何不让徐俌既是惊讶,又是不解。

    就是一旁的徐鹏举也是好奇的看着楚毅。

    深吸一口气,徐俌捋着胡须看着楚毅道:“督主为何不在南京城多停留几日,这城中局势,还需督主坐镇啊。”

    楚毅摆了摆手道:“南京城有老国公便足够了,再说所有的事情我已经托付给了范公公,相信范公公一定不会让本督失望的。”

    看着楚毅,徐俌道“督主真的准备离开南京城,马上?”

    楚毅颔首道:“不错,别过老国公,楚某也该上路了。”

    微微一叹,徐俌向着楚毅道:“罢了,既然督主主意已定,本公也不再挽留,就由本公亲自送督主一行吧!”

    二人结伴而行,楚毅同徐俌低声言语,突然楚毅笑道:“感谢老国公送的那一份礼物,本督非常之满意。”

    徐俌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哈哈大笑道:“督主满意就好,满意就好!”

    楚毅将徐俌的反应看在眼中,以他的修为甚至能够感受到徐俌的心跳气息变化,可以说在他突然提及杨琉璃的时候,徐俌并没有什么大的反应,这差不多可以证明杨琉璃并非是徐俌的人。

    南京城外的码头之上,事先已经得到了楚毅的命令,两艘官船这会儿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楚毅登船便可以出发。

    范亨同样也收到了消息前来为楚毅送行。

    岸边,楚毅看着范亨道:“范公,珍重!”

    向着徐俌拱了拱手,楚毅转身登船,很快两艘大船渐渐的消失在远处。

    半个月之后,楚毅等人弃船登陆,数十人由陆路进入福建之地。

    一辆马车之上,楚毅坐在其中,在其对面正是被废去了一身修为的朱瀚,相较于当初的狼狈,如今朱瀚至少足够干净整洁,看上去精神却是好了许多。

    不过这会儿朱瀚却是盯着楚毅道:“楚毅,先祖朱熹公于天下读书人心目当中乃是圣贤,你若是敢对我朱氏一族不利,这天下悠悠众口,绝对饶不了你!你会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楚毅却是一脸的悠然之色,淡淡的瞥了朱瀚一眼道:“说完了吗?不怕告诉你,此番本督前去福建建阳,便是为了抄家灭族而去的。”

    说着楚毅冷笑道:“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朱氏一族竟然出了你这么一个敢行刺天子的胆大包天之辈,难不成就因为你们乃是朱熹后人,便可以逃过王法制裁吗?”

    哪怕是知道楚毅杀人不眨眼,可是他心中到底是抱着那么一点期冀,万一对方迫于其先祖的影响力呢,显然事实就是他想的太多了。

    楚毅根本就没有顾忌,一旦灭了朱熹这一脉会在天下文人士子当中产生什么样的反应,或许楚毅心中有数,关键楚毅不在乎啊。

    朱瀚面色铁青的盯着楚毅,如果不是被废了一身修为,如今一身气力连普通人都不如的话,只怕朱瀚早就扑上去同楚毅拼命了。

    “一人做事一人当,要杀要剐冲着我来便是!”

    不屑的看了朱瀚一眼,楚毅冷笑一声道:“怎么,这会儿知道害怕了吗?你当初行刺天子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后果呢,既然敢做,那就应该清楚行刺天子的后果,株连九族,此为大不赦之罪!”

    说着楚毅道:“或许九泉之下,你之先祖会为有你这样的子孙而骄傲也未可知!”

    “噗!”

    顿时一口鲜血自朱瀚口中喷出,身子一晃,软倒在车厢当中。

    楚毅淡淡的看了朱瀚一眼,向着马车外道:“曹少钦,距离建阳县还有多久。”

    曹少钦连忙道:“回督主,若是一切顺利的话,大约需要三日时间。”

    “让你派人打探关于定武伯的消息,如今可有消息传来!”

    曹少钦连忙道:“督主,锦衣卫的渠道刚刚传来的消息,定武伯程向武如今正在福州招兵!”

    楚毅眉头一挑道:“传讯给程向武,令他带人前来见我。”

    福州城

    做为福建少有的几座大城,福州城倒也颇为繁华,就在数日前,定武伯抵达福州城,先行知会了知府衙门,然后便在福州城设下招兵点招纳青壮。

    福威镖局

    林平之将手中长剑放回兵器架上,出了福威镖局在城中闲逛了起来。

    远远的,林平之就看到一群人围拢在一起,似乎是有什么热闹可瞧。

    看到这般情形,林平之自然是眼睛一亮凑了上去,费了好一番功夫总算是挤了进去,就看到圈子当中,赫然是一处招兵点。

    而几名精壮汉子正在那里努力的举起石锁。

    林平之看的饶有兴趣,不知不觉被人挤到了近前,负责登记名册的书记官看了林平之一眼道:“姓名!”

    “林平之!”

    林平之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顺着人流到了近前,而且名字被记录在册。

    紧接着就听得一名监督的总旗冲着林平之道:“林平之,还不速速上前测试体能!”

    林平之上前,看着面前的几个石锁,这些石锁各自重量不等,大部分的精壮汉子也就是选择百斤的石锁尝试。

    看了四周几名努力举起百斤石锁的精壮,林平之撩起衣衫,上前一步,一把将一具足足二百斤的石锁给举了起来。

    不少人看到林平之一副柔柔弱弱的小白脸模样这会儿竟然举起了二百斤的石锁一个个的都禁不住惊呼出声。

    便是那总旗这会儿都一脸惊讶的看着林平之,然后沉声道:“林平之,优等!录取之!”

    刚刚出了风头的林平之闻言反应过来,本能的连连摇头道:“不是,不是的,我不是来参军的!”

    林家在福州虽然算不对什么高门大户,但是也算不差了,林平之自小也算是锦衣玉食,还真的没有想过要去从军,突然之间听到自己被录取,林平之不禁有些慌了。

    那总旗乃是程向武带来的心腹,自然知道自家将军此番肩负何等的职责,有出众之精壮,自然是要竭尽所能的招纳,本以为这次发现一个好苗子,不曾想对方竟然不想参军,这就让那总旗心中有些郁闷了。

    就在这时,一名身披甲胄的大汉大步而来冲着那总旗道:“怎么回事?”

    总旗看到来人连忙恭敬行礼道:“见过将军,这少年一身大力,过了录取,可是却不愿参军。”

    不用说此人便是程向武,听了那总旗的话,程向武目光落在林平之身上,哈哈大笑道:“小兄弟既然过了选拔,入了名册,那就是我程向武手下的兵,要知道逃兵那可是要杀头的!”

    林平之连连摇头道:“做不得数,做不得数,我只是一时好奇,当不得真啊!”

    程向武不禁面目一冷盯着林平之道:“小子,你可想清楚了,你当本将军招兵是儿戏不成,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今天你还就真的是本将军手下的兵了,你难道想做逃兵不成?”

    看着程向武那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林平之顿时缩了缩脑袋,一脸的苦笑道:“将军,我不做逃兵,可否容我回家禀明父母,再来拜见将军。”

    看了林平之一眼,程向武一招手,顿时就见两名士卒上前,就听得程向武道:“你们两个陪同他回家一趟,若是这小子要做什么逃兵的话,你们便回来回话,本将军当亲率大军,捉拿逃兵。”

    福威镖局

    林振南正一脸忧心忡忡的看着手中一封书信,这书信赫然是青城派掌门余沧海派人送来,言辞之间极为不客气,大有兴师问罪的意思。

    就在不久之前,林平之因为打抱不平而杀了一名青城弟子,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是不曾想还是为青城派所得知,如今余沧海极有可能已经亲自动身前来兴师问罪,如何不让林振南为之忧心。

    “父亲,父亲,孩儿闯祸了!”

    一阵仓皇的喊声自外面传来,林振南心中一惊,豁然起身望去,就见爱子林平之一脸惊慌失措的跑过来,在其身后,分明是两名身着甲胄的士卒,以林振南走南闯北的见识一眼就看出这两人乃是位高权重之将领的贴身亲卫之类。

    心中不由咯噔一声,看林平之那一副慌乱的模样,再加上又是由两名士卒陪同回来,由不得林振南不多想啊。

    一把抓住林平之,心中担心万分的看着林平之道:“平之,你到底又闯了什么祸端?为何两位亲兵同你一起回府?”

    林平之不禁哭丧着一张脸,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是如何凑热闹,结果通过了测试,姓名被记在了招兵名册之上的事情给林振南道来。

    林振南听了林平之的话,气的差点一巴掌打在林平之的脸上,平日里闯祸那倒也罢了,他林振南还算有几分薄面,倒也能够摆的平。

    可是这次,不管是青城派的兴师问罪,还是朝廷将领,哪一个都不是他们林家所能够招惹的起的啊。

    【第二章送上,求月票,打赏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