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恐怖悬疑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二百二十章 督主万万不可啊!【求月票】
    楚毅随意而行,四下观望,不过是半条街没有走过,楚毅便发现至少有上百家之多的大小商铺,可见这苏州商业繁华还真的不是说说,那是真有其事。

    唐寅在一旁道:“督主有所不知,苏州城夜市极为繁华,几乎可以通宵达旦,若是督主哟兴趣,不妨前往夜市去瞧上一瞧。”

    曹少钦四下打量着,看着四周的繁华景象不禁皱眉道:“若是咱家没有记错的话,去年整个苏州府上交的商税税银应该只有五千多两吧,其他不说,单单是我们所看到的这些商铺,一年下来,商税的银子怕是都不下上万两之多吧。”

    唐寅轻咳一声,他好歹也曾是高中过府试头名的人,在江浙苏沪之地流离半生,唐寅可以说看透了世事,如今听曹少钦这么一说,唐寅脸上带着几分感叹道:“如果说将来督主推行新税的话,那么这苏杭之地必然是一块硬骨头,若是不想办法将苏杭之地的豪绅、商贾的抗税之心打压下去的话,只怕新税根本就无法在江南之地推行。”

    说着唐寅神色一正看着楚毅道:“督主当知江南豪绅聚于苏杭几地,其中尤以苏州、杭州为甚,当初就曾因为抗税发生过暴动之事,生生的将税吏打死,如果说到时督主推行新税,其他地方的商贾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但是以唐某之见,这苏杭之地的商贾绝对不会就范。”

    齐琥眼睛一眯,冷声道:“他们敢!”

    一旁的方立看了齐琥一眼道:“齐大档头,别忘了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督主想要从他们手中收税,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齐琥瞪大了眼睛道:“难不成他们还敢造反?”

    方立轻笑道:“莫忘了,杀官等同于造反,他们连天子内侍都敢围杀,就算是造反也算不得什么稀奇事。”

    曹少钦尖声道:“那就让他们造反试试看!”

    对于齐琥、方立几人的议论,楚毅神色平静,只是淡淡的看着这繁华景象。

    如此繁华之商业,按说足够收取庞大的商税支撑偌大的帝国才是,但是堂堂大明一年商税竟然只有十几万两,甚至连江南随便一户富商的身家都比不上。

    就是这些人趴在大明这么一尊巨人身上疯狂的汲取营养却不知反哺,结果百年之后,江南染血,扬州十日,嘉庆三屠。

    东厂在苏州城少不得设立据点,而楚毅一行人显然不可能在船上歇息,更加不会随便寻一处客栈落脚,所以东厂据点却是再适合不过了。

    一座看上去颇为普通的院落,十几名东厂番子,一名东厂掌班就是整个据点所有的人了。

    在苏州府,这点人手真的是没有什么用处,也就是起到传递一些消息的作用,至于说震慑地方,说实话出了京师,东厂的威慑力远远不如锦衣卫。

    东厂掌班毛羽看着眼前一行人,尤其是当曹少钦向他亮出东厂内部的身份令牌的时候,毛羽不由的一惊,脸上满是惊骇之色的看着楚毅一行人。

    毛羽当初被派下来之前,那可是亲自拜见过曹少钦的,虽然说没有见过楚毅,但是他又不是傻子,曹少钦几人明显是隐隐以楚毅为核心,这种情况下,毛羽自然能够猜出楚毅的身份。

    除了天子还有楚毅之外,毛羽实在是想不出,究竟还有什么人能够让曹少钦这几乎是未来东厂督主的人如此恭敬。

    天子显然是不可能离京,再加上一些关于楚毅的传言,毛羽上前冲着楚毅一礼拜了下去道:“东厂掌班毛羽拜见督主大人,督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淡淡的看了毛羽一眼,楚毅一拂手道:“不必拘礼,起身吧!”

    楚毅出京之事只有极少数人知晓,或许这会儿京城之中已经有人察觉到楚毅离京的事情,但是在这地方上,楚毅并没有声张,还真的没有谁知道楚毅早已经离京多日。

    毛羽连忙道:“督主,快请进!”

    大厅之中,楚毅端坐正中,其他人分列两旁,在楚毅示意下各自落座。

    毛羽心中隐隐有些惶恐和紧张,毕竟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楚毅突然驾临,这要是有什么地方做不到的话,万一惹了楚毅嫌弃,那他在东厂也就没有什么前途可言了。

    深吸一口气,毛羽恭敬的向着楚毅道:“督主可需要毛羽禀报一下东厂在苏州府的情况!”

    楚毅点了点头道:“说一说也好,看看你们搜集了一些什么情报。”

    眼睛一亮,毛羽连忙一礼道:“回禀督主,我东厂在苏州府虽然只有十几人,但是外围却是收买了数十名眼线随时替我们打探苏州府所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

    自毛羽口中,楚毅了解了关于苏州府更多的事情,显然相比较唐寅只是简单介绍一些苏州府,毛羽则是从另外一方面将苏州府的方方面面给在场众人讲了一遍。

    还别说,东厂其他的能力没有,收集情报方面还是一流的,许多隐秘之事都被东厂所侦知。哪怕是唐寅在一旁听了都连连点头不已。

    足足半个时辰,毛羽才算是将关于苏州府的情报给楚毅说了一遍,方立、曹少钦几人不禁对毛羽另眼相看,能够将苏州府东厂据点打理成这般,说实话,这毛羽真的是一个人才,曹少钦甚至生出是不是什么时候将毛羽调回京师重用的念头来。

    如今东厂的事情楚毅差不多已经彻底撒手,可以说都是由曹少钦来处置,距离东厂督主之位也就差了一个名分罢了。

    毛羽能够入了曹少钦的法眼,那么将来在东厂内部,绝对可以平步青云了。

    楚毅微微颔首,满意的看了毛羽一眼道:“不错,看来你在这苏州府也是用心了。”

    听得楚毅称赞,毛羽激动的道:“奴婢不过是尽忠职守罢了,当不得督主如此称赞!”

    楚毅示意毛羽落座,端起一杯茶水,品了一口之后,看着毛羽道:“毛羽,你常居于苏州府,对于苏州府比所有人都了解,本督且问你,如果本督欲加收商税,在这苏州府可能施行下去?”

    毛羽闻言不由的神色一变,几乎是本能一般摇头道:“督主万万不可啊!”

    虽然说早就知道想要在苏州府加收商税非常的困难,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毛羽的反应会这么大。

    毛羽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不禁苦笑一声冲着楚毅恭敬道:“好叫督主知晓,苏州府有五大家族,张、王、陈、李、刘,其中张家、王家以及陈家那是整个江南之地赫赫有名的海商,每一家都有数十艘海船常年来往于海外,而李家与刘家则是把持了整个苏州府的纺织、茶叶、瓷器几个行业,无论哪一家都至少身家百万。”

    众人倒是不奇怪,无论是海贸还是把持一府之地的纺织、茶叶、瓷器等行业,那都是利润惊人,百万身家那都是少了的。

    毛羽继续道:“除了这五大家族之外,尚且还有一个吴家,吴家二老爷乃是苏州府守备,下面几个卫所千户都是吴家的人,即便不是那也是吴家的姻亲,掌控了苏州府大大小小的矿山,先前苏州府税吏被围杀,其幕后推动者也不过是这六家中的一家罢了。可以说只要这六大家族愿意,随时都能够让偌大的苏州府一夜罢市继而引发苏州府动荡。”

    唐寅出身于苏州,在苏州府成长,自然知晓毛羽所言属实,甚至一点夸张都没有,轻叹一声,抱拳向着楚毅道:“督主,毛掌班并没有说谎,那六大家族盘踞于苏州府最短的都有数十年之久,可以说几家联合起来,已然将苏州府经营的犹如铁桶一般,就算是苏州府上至知府下至一名吏员,那都要看六大家的面色行事。”

    曹少钦皱眉道:“就算是南京城都没能铁桶一块,没想到这苏州府竟然被人经营成这般。”

    其实在场之人心中都清楚,南京城在这江南之地地位不同,那是南方政治、文化核心所在,居于南京的权贵、豪绅不知有多少。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再强势,都不可能有人将南京城经营的铁板一块。

    如果说真的有人能够将南京城京营成铁板一块的话,只怕距离抄家灭族也就不远了。

    看着楚毅,毛羽恭敬道:“一旦督主加税,必然会激起这六大家的强烈反弹,其他地方不谈,至少这苏州府,督主怕是很难收到什么税。”

    几人都看向楚毅,楚毅却是神色不变,脸上甚至还挂着几分笑意,微微颔首道:“不曾想这苏州府局势竟然如此之复杂,偌大的苏州府,却是为几家所掌控,果然是不愧是天高皇帝远啊!”

    不知道为什么楚毅虽然没有流露出一丝怒意,可是在场几人却是在听了楚毅的话之后,心中莫名的生出几分寒意。

    就在楚毅等人在东厂据点了解苏州府的情况的时候,毛羽口中那六大家中的吴家富丽堂皇的府邸之中。

    一名码头管事此刻正恭恭敬敬的拜倒在一名富态的员外面前,如果说有人见到这名员外的话,一定能够认出此人便是吴家之主,吴怡。

    吴怡非常的富态,带着员外帽,一身华服,坐在那里一脸和善的笑意,任是谁见了那都要赞一声善人模样。

    可是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吴怡之凶名在苏州府那真的是可止婴孩夜啼,直接、间接死在吴怡手中的人不下百余人。

    无论是码头还是矿山,那都是由吴家所掌控,如果说没有足够的心狠手辣的话,吴家也不可能牢牢的把控苏州府九成以上的矿山以及苏州府码头。

    吴怡抬头看了码头管事吴四一眼道:“吴四,你不在码头之上盯着,这会儿跑回来,莫非是码头上又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吴四恭敬的道:“回家主,老仆此来乃是因为码头之上来了两艘陌生的官船,按照老爷的吩咐,但凡是有陌生大船在苏州府停驻,必须要第一时间禀明家主!”

    吴怡微微点了点头道:“哦,竟然有陌生官船前来,对方可曾报上身份,你等可曾查探清楚,他们是什么来历?”

    吴四摇了摇头道:“对方似乎戒备颇为严谨,并没有主动联系码头报上身份,不过在他们的人下了船之后,老仆已经传讯给我们的人,想来要不了多久便能够打探出这些人的来历!”

    吴怡赞赏的看了吴四一眼道:“你做的很好,我们吴家想要维持如今的地位就得万事小心谨慎,能够乘坐官船出行,必然身份不一般,吴家虽不惧,却也不愿多惹什么麻烦……”

    正说话之间,就见一名管事急匆匆而来,却是吴家负责情报打探的一名管事吴忠。

    吴忠拜倒在吴怡面前道:“家主,有重要消息!”

    吴怡好奇道:“哦,究竟何事?”

    吴忠沉声道:“先前接到吴四的传讯,老奴立刻便派了人查探那一行人的身份,最后发现那一行人竟然进了柳叶巷!”

    吴怡先是一愣,紧接着反应过来,惊呼一声盯着吴忠道:“你说那些人进了柳叶巷?”

    不管是吴忠还是吴四,他们都清楚柳叶巷代表着什么,整个柳叶巷不大,也就那么几户人家而已,能够坐得了官船的人,进了柳叶巷,那只能是入了东厂,不可能是为了柳叶巷几户贫民百姓。

    吴忠点头道:“不错,我们在柳叶巷安排的人也出来禀明,那一行人进了东厂据点。”

    深吸一口气,吴怡道:“如此说来,这一行人十有八九是东厂的人了。”

    吴忠、吴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跪坐于地等待吴怡做出决断。

    好一会儿吴怡看了二人一眼道:“行了,此事本老爷已然知晓,你们且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吧。”

    目送吴四、吴忠几人离去,吴怡突然开口道:“来人,给我请二老爷回府,就说有要事相商。”

    【码字,求月票。】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