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网络玄幻 > 神兵阁异闻录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备戏
    “方才,你可是故意提起,要为戎川王报仇的?”出了房门,齐慕笙侧目看向顾逸轩,一面走,一面问道。

    “呵呵,竟是被齐二哥你发现了。”顾逸轩微微一笑:“戎川王的性子,向来是有恩必还,有仇必报的。他迟早会自己像咱们提出这个要求,逸轩不过是先他一步说出来罢了。”

    “先人一步出口,作用可是大大的不同。”齐慕笙接话道:“方才你也说了,戎川王是怎样的性子,这番你先行开口,他定是在心中记上了你之一笔恩,你在他心中种下这样一颗种子,便是希望日后,他能够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吧。”

    他与齐宇恒之间,难免有一场恶战,现在多一分后续储备,便是多了一分力量。

    顾逸轩笑而不语,齐慕笙所说,的确是他心中所盘算的。但恩情不恩情,也得看洛宇青他是否买账。

    他不过是先行种下一个因,至于后面的果如何,还得看看后续发展才是。

    “想不到顾小子你的心思,竟是这般深沉。”半夏忍不住调侃一声。

    “半夏大人过奖了。”顾逸轩毫不客气地接过话茬。

    “你这小子,还当真是自恋得可以。”半夏嘟囔一句,忍不住吐槽道。

    “对了,齐二哥,逸轩还未曾向你致谢,感谢你对洛师兄与昔师姐的照拂。”方才走来,顾逸轩便向林枫了解了一切。在他不在京城的这些日子里,看来有人已经不安分了。

    “此等小事,顾老弟何以言谢。昔姑娘与青龙君于吾皆有恩情,也相助不少,如今他们二人有难,吾怎能够置之不顾。”说话间,众人已是来到正厅,齐慕笙抬手示意众人落座。

    “顾老弟。”众人歇下片刻,顾逸轩正饮茶,齐慕笙轻声唤了唤:“不知你下一步,打算如何做?还有,父皇的那份名单……”

    顾逸轩端着茶碗,一手拿着茶盖,一下一下地拂去茶汤上的碎末。

    “那份名单上的人,齐二哥可是有考量过?”回想起那名单之上,令其在意的几个名字。虽然齐慕笙说过,这封信乃是在母亲袖口之处发现,该是不会有假,他依旧认为,此信件,有诡异。

    “那信件之上,的确是父皇的字迹,吾不会看错。”齐慕笙道:“吾知晓,顾老弟你是对那上面的几个名字存疑,吾也一样有疑虑,为何傅怀桑,杨铭,沈巍三人会出现在其上,的确是令人匪夷所思。”

    “不仅仅是如此,齐二哥可是有注意到,那份名单上的其他人,亦是有些古怪的。”手中的茶末越发的多了,正像是自己脑中的迷雾,逐渐变得浓郁一般。

    “其他的人?”齐慕笙再次将信件展开,仔细阅览:“这名单其余之人,皆是世家中的人,吾并不认为有何古怪。”

    “的确,除了沈巍,杨铭以外,其余的都是世家中人,但齐二哥可见到世家之中,能够称得上是顶梁柱的存在?”经由顾逸轩的提醒,齐慕笙即刻在名单中找寻。

    “……”良久,不言一语,正厅之中,弥漫着一股萧默气氛。

    林枫忍不住上前,凑在齐慕笙身边,跟着将那名单阅览一遍:“这通篇的名单之中,除了傅怀桑姑娘一人是一家家主外,其余的,似乎都是人微言轻的存在。竟是连韩非旸,方钱的名字也没有!”

    “齐二哥,这便是逸轩存疑的地方。”虽然这信,乃是皇上的笔迹,不过回想起他方才回来时候,拜见齐沐风的样子。走路需要人搀扶,就连说话也是虚浮无力,很难想象,这等苍劲笔迹,是他之所为。

    齐慕笙也意识到了其中的端倪,缓缓将信纸折起收好,脸上浮现出一抹凝重的神色:“这字迹…”信中的名单,让他确信这并非齐沐风的真实意思,可笔迹…这让齐慕笙有些不可置信。

    “天下奇人何其多,能够模仿他人笔迹的,数不胜数。据逸轩所知,南陵国那位国师,便是位仿字高手,但凡见过一次的字,他都能传神地复刻出来,纵是连本人见了,也是分辨不出来的。”

    如此看来,星泽,与母亲的死,亦是逃脱不了干系的。顾逸轩默默在心中记上一笔,这一记血账,他定会让星泽好好偿还。

    “这些人,当真是当我大睿没人了吗!?”齐慕笙兀然一声大吼,手掌在桌椅上用力一拍,顿时,上好的红木裂开,桌椅轰隆倒地。

    齐慕笙会发怒也是正常。星泽今日,敢以皇帝笔迹糊弄过自己,明日,恐怕就敢草拟诏书,谋朝篡位了!

    不过顾逸轩到不认为他会这么做,星泽虽然手段肮脏,但这般低等下作的手法,纵是连他自己,也是忍受不了的。没有一番血腥洗礼,便算不得一个王朝新篇章的开启,至少,他是这样想的。

    不过,若是齐宇恒顺利继承了大统,恐怕他便是会用这招,好好对付齐慕笙了。

    此人,当是要尽快除去了才是,否则,当真是后患无穷。

    “齐二哥,莫要急,星泽此人定是要拔除的,不过却是要耗费一些时间。毕竟他之思虑谋略老道,咱们要动他,必定有一番恶战。”茶凉了,顾逸轩将茶碗放下,对上齐慕笙的双眼。

    “嗯,那顾老弟,你现在,可有什么想法?”齐慕笙向其问道。

    只见顾逸轩低头沉吟片刻,随后道:“沈家二小姐,不是要嫁给洛兄么?想来现下洛兄当是十分苦恼的。”洛宇青并非是不负责任之人,纵然是在被下药的情况下与沈家二小姐有了肌肤之亲,他亦是不会就这样始乱终弃了去。

    韩非旸便是看准了洛宇青这一点,方才使计让沈锦绣上了套吧。

    “不错,戎川王已经当众宣告,会将纳了沈锦绣,但不可进入戎川王室族谱,死后无可入王室陵寝,更不可为戎川国诞下一儿半女。”如此苛刻的条件,换作他人,早便主动退了这门亲事,奈何沈家老夫人却是一一应承了。

    “沈家那位老夫人,当真是沈锦绣的亲娘么。”顾逸轩调侃一声,很快便再次正色言道:“此乃是题外话了,言归正传,肖厌生对此事,难道没有半分的意见?逸轩可是记得,肖厌生为着这沈家二小姐,可是不止一次触犯公主凤颜啊。”

    齐慕笙苦笑一声:“怎会没有意见,吵闹着要大皇兄救救沈锦绣,大皇兄被吵得烦了,这些日子便再不理睬他,谁知,这位肖都统却是转过身,向皇姐求助。”心中暗骂肖厌生,越发的觉着此人当真是作践。

    果然如此,顾逸轩了然一笑,接着开口向齐慕笙道:“那咱们,便先从肖厌生这边入手吧。”

    “顾小子,你又有什么鬼伎俩?”半夏心中对肖厌生抱起一丝同情意。

    “大皇子殿下合谋星泽,拟一份假名单,要毁了怀桑姑娘三人,咱们便先行给他们回一份大礼。”顾逸轩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意味深长。

    只见顾逸轩从怀中拿出一封信与两个锦囊,递给齐慕笙:“齐二哥,逸轩这里有一封信,待会儿,还得请你派人,以昔师姐的名义送去沈家,记住,一定要让侍从,交到韩非旸的手上。”

    “这种小事,顾老弟你放心便是,吾定会将其置办妥当。”齐慕笙将信接过,即刻便找来一个侍从,向其吩咐一声后,便放他离去。

    “接下来,便是这两个锦囊了。”顾逸轩低头,看向在一旁无聊到睡过去的地仙,轻声一笑,向他唤道:“地仙大人。”

    “呵嗝…”地仙唇口微张,脑袋依着拐杖,竟是轻微地打起了呼噜来。半夏扶了扶额,手肘顶了顶他的肚子,这才将地仙戳醒。

    “诶?怎么了?”袖口擦了擦嘴角,地仙双眼朦胧地看向前方,一副还未睡醒的模样。

    “地仙大人。”半夏无奈,指了指顾逸轩的方向,只听顾逸轩再次呼唤一声,地仙这才又清醒了几分。

    “怎么了?”顾逸轩将两个锦囊递过去,有礼而道:“顾某有事,想要劳烦地仙大人帮忙。”

    将锦囊拿在手中,地仙掂了掂,轻飘飘的,不禁有些好奇:“小子,这锦囊里都装了些什么啊?怎得这般轻盈,风一吹就要飘走似的。”

    “你话可真多。”半夏翻了个白眼,轻声嘟囔道。

    “嘿你这人,我问问怎么了。”地仙撇撇嘴。

    “呵呵,半夏大人,莫要调侃地仙大人了。”见二人之间的气氛略微尴尬,顾逸轩急忙打了个圆场,随后向地仙道:“地仙大人,你手中,蓝色的锦囊,送往公主府,给一个叫肖厌生的男子,红色这个,便送去沈家,给沈锦绣。务必要亲自送到,莫要施展法术。”

    “这,我又不认识这两个人,如何送到他们手上?”地仙有些犯难。

    “无需你亲自送到二人手上,只要交给两方府中的侍从便是,只是这说辞,得变一变。”顾逸轩向地仙招了招手,示意他来到自己面前,低头在他耳畔轻言几句后,方才起身。

    “好嘞!保证给你送到!”说完,遁地而行。

    顾逸轩轻启唇口,尚且为出一言,便见着地仙匆匆离去。

    无奈一叹:“方才说了,莫要施展法术,地仙大人倒是转眼就忘了去。”罢了,只要莫要吓到旁人便是。

    “顾老弟,吾有些糊涂了,你这一番安排,究竟是为何意?”齐慕笙有些看不透顾逸轩之筹划,疑惑地看着他,等待着顾逸轩之解释。

    “齐二哥,静观其变就是。今夜,可是一出绝佳的好戏。”顾逸轩将茶碗拿来,细细抿了抿,一番安排后,心情也舒畅了不少,就连这杯凉茶入口,也是甘香萦绕。

    “哦,对了。”想起一件事,顾逸轩即刻开口,向齐慕笙道:“齐二哥,不知寒生最近如何?”许久未见这孩子,倒是有些挂念了。

    齐慕笙笑了笑,起身道:“你不说,我倒是险些忘了,那孩子近日说思念百艳争,求着要回去看看,我便准了他,现下,定是在那里待着呢吧。”

    提及百艳争,倒是勾起了顾逸轩与半夏的回忆,二人相视一眼,双双露出会心一笑。

    “半夏大人。”轻唤一声,半夏便是知晓顾逸轩欲说何言。

    起身点了点头:“想起来,也是许久未回去看看了。寒生那小子现在如何了,本王也是挂念得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