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武侠小说 > 五行御天 > 第1517章:剥夺大帝后裔身份
    一人一枪,丈许仙躯,金色铠甲,孤傲而立,枪是三尖两刃枪,人是二郎神杨戬。

    身周空域一道道空间裂缝,伴有嗞嗞作响的空间乱流之声,远空一条龙兽刚刚成型,似是而非的龙吟声中,龙兽张牙舞爪而来。

    二郎神杨戬不退反进,虚空一枪横扫,就像戚长征见过无数次横断山峰一般,一枪出,枪头三尖刀刀芒横斩,只一刀就将龙兽龙首斩落,挥枪再出,无声无息,三尖刀刀芒不显,正是无形之境,直接将龙躯一举贯穿……龙兽陨。

    这就是阴后留给戚长征的玉简,短暂的画面,戚长征在识海中反复观看。

    “你是要告诉我什么呢?”

    一次次重复观看,戚长征反而茫然了,原以为阴后留给他的玉简是与大帝有关,却没想到是二郎神杨戬的战斗画面。

    草烟抽了一支又一支,渐渐的好似明白了阴后良苦用心。

    “我也想尽快提升实力,可需要时间啊!”戚长征苦笑道。

    回到洞穴,颜阁老亲自带着麟云子与冰彘更改仙阵布局,并细细教导三女。

    午间,仙阵布置完成,颜阁老带着其他四位道尊走出洞穴,戚长征五人相送。

    “本应收回身份铭牌,但新的身份铭牌尚未制作完成,暂且留给你,日后收回。”颜阁老说完与四位道尊升空而去,却有传音留下:“戚长征,你已非大帝后裔,好自为之。”

    戚长征默默施礼,抬头只见五位道尊身形消失在斜坡处,深吸口气,“回去,适应仙阵,备战!”

    一切都在简单交流中进行,走位,配合……

    入夜,戚长征坐在洞外仰望夜空,袁紫衣与颜如玉在他身边。

    “不是大帝后裔,不担那些责任,其实现在的我很轻松。”

    真是这样吗?

    袁紫衣与颜如玉都不这么认为。

    身为大帝后裔,名分在那里,阁老随身保护,哪怕是仙尊也要掂量掂量,被剥夺大帝后裔身份,传承大帝血脉却没有改变,没有在天宫公开身份也罢,稀有人知谨慎些还能少些风险,可已是下三天皆知,道尊仙尊都在上三天,还有不知何时就会有新一批的道尊带着大量仙君到来上三天,到了那个时候,身负大帝血脉就是原罪。

    戚长征很清楚这一点,在他想明白阴后留给他的那块玉简之后,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些。阴后两次召见,第一次取他精血之前就已留下伏笔,就是那句:元始说过,你的事要你自己面对。

    类似的话,他听黑袍说过,那是在黑袍将黄袍交给他之时,他还没有去祖界。阴后也说了这句话,联系诸葛天师陨落前所言,便能判断出阴后放弃要他舍身救醒大帝的想法,遵循大帝最初旨意,依靠他自己闯荡,自己面对一切。

    可如今要面临的局面已经和先前截然不同,袁紫衣与颜如玉也是因为这点为戚长征担心不已。

    “大帝血脉就在你身上流动,说剥夺身份就剥夺身份,难道还能将你血脉剥夺不成,真要是这样还好了,不用去担心他人觊觎……”

    颜如玉比较激动,袁紫衣打断了她,说道:“事已至此,说这些无用。这里是上三天,知道长征身份的道尊仙尊们在天坛,我们在这里相对而言是安全的,混沌演变在继续,道尊也都召回天坛,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有仙尊道尊找来,这段时间就是我们提升实力的最佳机会。”

    颜如玉不忿道:“再长时间能有百年?能有千年?没有数百上千年的时间,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对抗仙尊,莫说仙尊,道尊也对付不了……”

    戚长征回手就是一巴掌,好久好久没有打屁股的举动了,“长他人志气,你该跟紫衣好好学学,这个时候不应该说丧气话,要鼓励,鼓励懂不懂?杨爷都说了,仙尊算个屁,给我百年时间,不要百年,五十年,我就能说出道尊算个屁的话来,再有五十年,仙尊算个屁我也敢说。”

    “哼!不许你说这样的话,我娘看着呢。”冷寒玉从洞内走出,似笑非笑看着羞恼的颜如玉,“不过志气可佳,说其他仙尊便罢。还有,这一巴掌打得好。”

    “冷寒玉,你找打!”羞恼的颜如玉纵身扑向冷寒玉,你来我往交起手来。

    袁紫衣牵起戚长征的手,柔声道:“别理她们,修炼去。”

    戚长征哈哈一笑,“是该修炼。”

    二人相携进入洞内,颜如玉与冷寒玉也住了手,颜如玉看着戚长征与袁紫衣背影忿忿道:“要你多事。”

    冷寒玉拍拍手,目光也随着二人背影而去,“怪不得长征只与紫衣修炼而不和你修炼,同为他的仙侣,你该好生反省一番。”

    “冷寒玉,今日你我决一胜负……”

    ……

    ……

    一夜双修,戚长征仙力充沛,走出木屋,捡起地上的黄袍穿上,捡回狼牙刀与七星魔弓,在袁紫衣神兵空间内转悠一圈,仙药园清香怡人,只感到身躯都轻盈几分。

    大帝后裔对他而言是一种保护,却更是一种负担。失去这个身份,会面临诸多可预见的危险,可预见的危险他并不惧怕,命运才是他心口大石,没了大帝后裔身份,对他而言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袁紫衣仙力演化紫色长裙走出木屋,带着几分羞意,捡起草地间雀簪,往戚长征走去。

    这里是她紫薇仙剑内存空间,布局与她在月宫地下空间相似,只是少了一间木屋,只有隐在花丛中的她的木屋。

    给戚长征梳理长发,扎好发髻,袁紫衣笑盈盈的道:“还是喜欢你蓄发的样子。”

    戚长征轻拥着她,“那就一直蓄下去。”

    闲谈几句,袁紫衣道:“那只犀兽如何了?”

    戚长征道:“出乎预料的收获,不在这里展示,太臭,到外边召齐他们一起说。”

    二人离开紫薇仙剑空间,便是一个二丈方圆的洞穴,这里是袁紫衣修炼之地,推开洞穴石门是一条过道,过道两旁还有颜如玉与冷寒玉修炼洞穴,再过去,就是古巨尔与戚长征修炼的洞穴,还有几个洞穴本是几位道尊静修之地,离开了也就空了下来。

    颜如玉就在袁紫衣隔壁洞穴内,招呼她的时候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模样,袁紫衣在她耳旁低语几句,她便是羞红了脸。

    昨夜是冷寒玉守夜,叫了古巨尔出来,戚长征便从黄袍空间内取出一大团黑糊糊散发着恶臭的粘液来,还在蠕动,看上去极为恶心。

    “这难道就是那只犀兽!”古巨尔吃惊道。

    “正是。”戚长征说道,“现在可以确定一件事,噬兽并非无限度的肢体重生,以犀兽为例,超过十次斩首,犀兽就会变成蝠兽,再有超过十次斩首,蝠兽就会变成这副模样。”

    “你们看。”戚长征说着取出狼牙刀来,一刀砍在粘液上,有黑血溅射而出,片刻那道伤口修复,但粘液的体积也随之缩小。

    “到了这个程度,它们已经失去瞬移能力,防御力也可忽略不计,唯独修复之力尚存,这与布尔吉诺所言高等噬兽受创之后会缩小体型有相似的效果。”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冷寒玉蹙眉问道。

    “知道这个有什么作用?”古巨尔也皱起眉来,“对付蝠兽一两次攻击的事情,对付犀兽麻烦一点,多攻击几次也就是了,以我们的实力有必要杀它个十余次让犀兽变蝠兽,再来杀它个十余次,让蝠兽变成这副模样?”

    戚长征一愣,是啊!证明这些有什么用处呢?

    “至少可以证明布尔吉诺所言是真,我们在对付诸如对付不了的象兽之时就可采用多次斩杀的方法。”袁紫衣说道。

    古巨尔道:“我们之前联手对付的象兽不就是如此吗?”

    “这是试验,通过试验产生理论,以理论为依据,配合实战懂不懂?”戚长征恼怒道。

    “好吧,你说的我听来不是那么明确,但我能理解你的意思,你是大师兄,你说的都是对的。”古巨尔撇嘴道。

    颜如玉笑了起来,袁紫衣与冷寒玉也是面露微笑,戚长征无语道:“我就不信研究不出有用的东西来。”

    第二日大早,布尔吉诺到来,一同到来的还有卡拉提。

    戚长征还蹲在那里研究那团蠕动的粘液。

    “这是什么?”布尔吉诺好奇道,卡拉提没有见到袁紫衣,与一旁古巨尔打了声招呼,也对那一团粘液表示好奇。

    戚长征割了一刀,“你们自己看。”

    “咦!这是新型噬兽?怎么这么弱?”布尔吉诺更加好奇。

    古巨尔道:“非是新型噬兽,前几日我们生擒一只犀兽,长征研究了整日,确认十余次砍下犀兽头颅,犀兽会变成最低等的蝠兽,然后继续砍下蝠兽头颅十余次,蝠兽就变成这副模样,长征说这是理论,以理论为依据配合实战。”

    卡拉提眨巴眨巴眼,“你们厉害啊,竟能生擒犀兽,只是理论何解?”

    古巨尔耸了耸肩,“这要问长征,我也不怎么明白。”

    布尔吉诺看看戚长征,又看看那一团粘液,“我虽然佩服你们可以生擒犀兽,但这么做来有何用?”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