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丽判给了李栓,因为夫妻两个各自抚养一个孩子,所以彼此之间不需要再付对方抚养费。

    刘红以全面大胜结束了这段婚姻,走出法庭的时候。

    李栓柱头也不回的拉着李丽离开了。

    刘红在哥哥们的陪伴下,也离开了法庭,并且离开了这座城市。

    她再也不想在这里生活。

    离开之前,刘红带着李好去老人院看望了当初的那位老人。

    要不是人家救了李好,恐怕李好,现在早就死了不知道多久。

    一家子来到老人院。

    却看到里面现在吵吵闹。

    几男几女正在老人院的院长办公室里大声的吵闹。

    “你今天必须把这个钱给我们退了。我们自己亲爹,我们自己接回去养着,凭什么在这里白花这个钱?”

    “就是,我爸自己有儿子,又不是没有儿子。干什么要到你们这养老院里来住着?”

    “赶紧退钱。”

    声音嚣张,满含着不满意和抱怨。

    “我已经说过了,你们几位虽然是老人的儿子,可是这钱不是你们出的,就算要退钱也不可能退给你们。人家当时送老人来的人,是说好了会每个月把钱打来,可是没有说过可以把钱退到别人的手里。

    你们非要把老人接走,你们是老人的亲生儿子,当然这个我们不能阻止。可是这钱你们没有权利退,因为这个钱也并不属于你爸,所以你们没有资格处置这些钱。”

    院长声音听的出义正言辞,人家绝对不推诿责任,而且这话说的很明白。

    刘志伟,刘志国看了看妹妹,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似乎说的这个老人是不是他们送来的老人啊?

    两个人二话不说,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赵院长,我们来看望陈大爷。”

    他们四个人的进入,立刻让整个院长办公室里安静下来。

    赵院长一看到刘治国,刘志伟立刻高兴起来。

    “你们二位可算来了,你们当初送来的老人,并且交了老人在这里入住的费用,前两天老人想儿子了就给儿子打了个电话。谁知道今天他这五个儿子都来了,非要闹着到我这里,让我把钱退了。

    他们要把老人接回去。

    他们接人我们不反对,毕竟那是他们的亲生父亲儿子,养父亲,那是天经地义的,可是这随随便便的退钱,我们怎么能随便退你们交的这个钱,而且一交就是一年,我们把这个钱退给他们,这可到时候有理说不清了。”

    这里闹得天翻地覆,就是因为这些钱。

    赵院长心里也有些看不惯这几个儿子,老人刚送进来的时候,那是什么样子?一个这么大年纪的老人,简直是骨瘦如柴。

    虽说人们常说有钱难买老来瘦。

    可是瘦成皮包骨头,那就不叫瘦了,那叫营养不良。

    好不容易老人安安稳稳的几个月养过来了。

    他们才知道,原来陈大还有一段心酸的历史。

    有五个儿子,却最后没有人赡养。

    一个男人辛辛苦苦把五个儿子养大,到最后他却闹了一个流落街头的下场,其实赵院长和所有工作人员都很同情陈大。

    问题是同情归同情,陈大依然对他的儿子还有感情。

    毕竟是人家亲手养大的,儿子说不叫就不要,那也不合适。

    可是没想到,他这一个电话引来了,是这一场纷乱。

    这些儿子一听居然有人花钱把他儿子送到老人院里去养着。

    立刻几个儿子又琢磨上了养老院的钱。

    毕竟他们打听了陈大,现在住的养老院一个月的费用也不少,至少六百块钱。

    在他们这里工资也不过几百块的情况之下。

    六百块钱的费用显然是很高了。

    几个人琢磨着这一年下来就是几千块钱,凭什么让老头子就这么白白的浪费在老人院里。

    于是五个儿子商量了一下,与其把钱浪费在老人院,不如他们把老人接回来这笔钱,他们拿到手里几兄弟一分。

    认真说起来,老人的五个儿子并不是没有钱。

    毕竟老人把五个儿子都养得不错,而且养成了大学生。

    五个儿子生活的不能说是大富大贵,可是起码也有吃有穿,工作稳定,房子稳定,家庭稳定。

    问题是陈大从小到大对于五个儿子一直都是退让,什么事情都是儿子是对的。

    这种没有底线的退让,让五个儿子觉得父亲对他们的付出似乎是天经地义。

    于是做起事来毫无底线。

    在他们看来,父亲对他们所做的都是应该的,那是亏欠他们的,谁让他父亲从小让他们没有了母亲。

    就是这种想法之下。他们反而觉得对父亲毫无愧疚,没有想过老人这么多年一个人辛辛苦苦拉扯他们长大。

    反而觉得那是他自己自作孽不可活。

    别以为只有那些没文化的人才会做出不孝顺父母的举动,有文化的人不孝顺起来,绝对跟文化的高低没有关系。

    做的更绝,做的更狠。

    于是这五个人就上门来闹了。

    赵院长很是头疼,这几个人又不是第一次,这几天已经来了好几趟。

    他们要把人接走,赵院长当然不反对,毕竟这是父子关系,他一个院长没有任何权利可以阻止人家把老人接走。

    可是现在不是接走老人的问题,这些人还想把人家已经交了的养老费用全部拿走。

    这能随随便便给他们吗?

    这要是给了他们人家交费的人来了一看钱没了,人也没了,追究他们养老院的责任,他们可承担不起。

    所以一看到他们来了,赵院长终于松了口气。

    那五个儿子一听到赵院长的话,当然明白,这就是正主,这是给他爹掏钱的人。

    五个人可以平时做其他的事,不要脸,可是在这个事情上还不好意思,真的说完全不要脸。

    不过五个人早就已经从父亲那里打听清楚了,原来他父亲还有这种命,居然救了一个孩子,人家的父母报答他,所以把他送到了养老院。

    现在一见到这些正主儿,五个人立刻心思动了。

    既然是救命之恩,他们狠狠地要敲上一笔钱,比起给老爷子来说,当然要合算得很。

    反正老爷子对他们有救命之恩,这可是拿钱很难衡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