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都市言情 > 农门医娇 > 140 再见如隔世
    她警惕心算是不错的了,尤其之前被梁秋兰、萧家还有祝千雪他们摆了那么几道,便总是知道多留着几个心眼,免得容易让人又下了绊子做出什么事来。

    这次到后山便是,原本路上的时候没太察觉,只总心里头感觉哪些地方似乎不太对劲,可快到了山洞前,她脚步越发地慢了下来,终于是停住了。

    没错,就是有些不对劲。

    后山这块地方一直就没什么人来,所以极其安静,但偏偏今天,却是太过安静了。就是因为鲜有人烟,所以飞禽走兽偶尔都能见着些许,就像周小哥打猎的时候就会特意往深处了去。可今儿个,却是安静到一点走兽的动静都听不着。如今气温已经回暖,没道理会安静成这番模样。

    萧凌儿走到了一侧,看了一眼旁边的树枝,那些抽出的枝条,间或的地方也有一些被触碰过的痕迹,有的露水都已经抖落掉,明显是有人来过的痕迹。

    而且,人应该不算少,否则不会那么容易留下这些痕迹来。

    她心里犹豫了一下,决定不再继续往前走着。

    虽然这样根本不能确定这些来过后山的人,到底是不是冲着她来的?但不管怎么说,安全最重要,她没必要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去冒险,先回去找了人一起陪着来才是。

    这么想着,萧凌儿拉紧了挎包,颦着神情快步向着来时的路往回走着。

    可是,这份警惕心还是来晚了一些。到了这个地方,她想离开已经是晚了。

    才刚往回走了几步,一旁的草木霎时动了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藏在一边的六个人,瞬间便从草丛里冒出头来,团团将她围住。

    她就知道,后山林子里的飞禽一直没有动静,还有那些草木上的痕迹,来过的人一定没有隔上多久,可还是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就藏在一边。恐怕是在林子里蹲了许久,等着她再一路跟过来的。

    六个人都长得五大三粗,穿着的是再普通不过的布衣,脸上胡乱的蒙了些黑布,遮了他们的模样,手里头握着胳膊粗般的棍子,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你们,你们是谁?”萧凌儿心里一下就慌了,可表面上还要装着一副镇定的模样,只脚下微微地向后退了几步,用侧眼看着周围的地形。

    这些人一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善茬,也不知道他们来图的是财还是命,该用什么办法才能够离开。

    一句话问了出来,他们也不回话,只领头的朝着萧凌儿的身后看了一眼,才向着一旁的几个手下点了点头,六个人手里拿着棍子,朝着她步步逼近了过来。

    “几位大哥,你们到底想做什么?”萧凌儿悄悄地伸手握在了自己的匕首上头,虽然知道就凭她自己一个,恐怕应付不了面前的六个人,但匕首已经是她身上唯一可以防身的东西了,“若是想图财,几位大哥不妨跟我说个数,我传了消息去,定会让人给你们送来。若是图命,我这条贱命可值不了几个钱,几位大哥莫要为了我惹上了人命官司,恐怕就得不偿失了。”

    她本想自己虽然是结过些许仇家,但还不至于用这样狠辣的手段来取她性命,大抵不过是运气背碰到那劫道的,混这种路子的多少是为了钱财,总是能跟他说得通几分的,毕竟把她杀了,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但没想到,她这几句话说的,他们连理都不理,更是连个回应都不给,手上的棍子一抬,干脆朝着她冲了过去。

    萧凌儿这才意识到,这一伙人竟然连劫道的都算不上,就是专程朝着她来的。

    她自然也不会白费工夫,再跟他们多扯些别的,手上握了包药粉,朝着他们撒了过去,趁着他们迷了眼的时候,便是迅速朝着一旁跑了开。

    可是那药粉又不是辣椒粉,顶多能迷了双眼,但也不过耽误了片刻功夫,他们立即举着棍子朝她追了过去。

    该死的,这回真是翻船了。

    这后山的道她虽然是轻车熟路,可本来林子里就不好走,路不平,四处又都有捣蛋的树枝,她一个女人,又怎么跑得过那六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才刚刚跑上一段距离,就眼瞧着他们越追越紧了。

    萧凌儿一边回头看着,一边脚下不停跑着,被枝桠划伤了也不管不顾。

    不远了!只要能出了这片林子,到了空旷的地方去,有了来往的人,想来他们也不会那么造次了。

    可偏偏有时候,天就是那么不遂人意。

    萧凌儿心里慌得很,顾得了后面就顾不着前头,脚下被一个树根绊着,“啊”地一声就朝着前头摔了过去,重重地摔倒了地上,连带着脚也扭了,刚挣扎了一下站起来就钻心地痛。

    而身后的那些人,一下就近了起来。

    “他大爷的!这娘们可真够能跑的,看我抓到不宰了她!”

    跑在最前头的那个人骂了一声,见到萧凌儿摔到了地上,压根不放过这个机会,手里的棍子便是朝着她狠狠地扔了过去。

    “啊!”萧凌儿立马用手捂住了脑袋。

    只听着“砰”的一声闷哼,是棍子砸在人身上的声音,清清楚楚地响彻在她的耳边,可是她的身上却没有吃疼的感觉。

    萧凌儿恍惚了一下,有些疑惑地放开了手,迷迷糊糊的眸子却是一下就睁了开来。

    她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竟然、竟然是梅承安!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萧凌儿吓了一跳,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梅承安居然也到了这儿来,还……

    还替她挡了一棍!

    刚才那一个棍子扔了过来,梅承安便是挡在了她身前,手撑在她身旁,只眉头微皱,丝毫不动,活生生地让那根棍子就砸宰了他的背上。

    “梅、梅承安。”

    萧凌儿喉咙哑着,这么久没见着他,如今一面恍然隔世一般,萧凌儿心中有万般的话一时都不知道从何说起来。

    最想问的那句,还被梅承安先行问了出来,“你、没事吧?”

    “我没事。”萧凌儿慌忙摇了摇头,视线朝着后头看了过去,眼睛一睁,又喊了出口,“小心!”

    一会儿时间,后头的六个男人已经追到了跟前,虽然没想到怎么突然又冒出来一个男人,可也顾不得别的,一棍子抬起来,又朝着梅承安砸了下去。

    萧凌儿的话刚喊出声,掰着梅承安的胳膊想让他让开,可他挡在自己身前却是根本不动,一棍子又挨了下去。

    这一次,棍子砸在了他头上,他眉头一皱,终于是晕倒了在她身上。

    “梅承安!”

    “大少爷!”

    文彦的声音也响彻在了一旁,恰恰赶了过来。

    “文彦,快,梅承安受伤了!”

    萧凌儿赶紧扶住了他,大喊道。

    文彦着了急,一抬手,“快,给我抓住他们!”

    他带来的那些下人听着,一股脑地冲上了前,将那些人拦在了梅承安和萧凌儿身前。

    文彦便是跑了过来,和萧凌儿一起扶着梅承安快步地向着林子外离开了。

    “梅承安!承安,你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

    回县城的马车上,萧凌儿握着梅承安的手,心里像撕裂了一般疼。

    梅承安昏迷之后就一直没有醒过,脉搏也轻得很,他的身体本就虚弱,这两棍子下去,她真的害怕,那最后一点微弱的气息也会消散去。

    这么长的时间,她那么想他,无时无刻不想着什么时候能见到他,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再见面的时候,居然会是这么一个情况。若是如此,她还不如当时就不要跑,就让那些棍子砸在她的身上好了。

    身上的疼,总是比不过心里疼的。

    “姨太太,你别太着急,县城很快就到了。少爷、少爷一定会没事的。”

    文彦心里也是担心得很,但看着萧凌儿满脸泪水的模样,还是尽力宽慰着她。

    萧凌儿抬手抹了抹泪,握着梅承安的手依旧不肯松,只是道:“文彦,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是二少爷做的。”

    文彦啐了一口,话语立马变得戾气起来,咬着牙恨不得把梅永新咬碎了一般。

    “自从姨太太将二少爷的消息传到百草堂之后,少爷就一直让人盯着他,这几日发现总有人鬼鬼祟祟地盯着药膳堂,少爷派了人手赶走了他们两次,那儿才消停不少。今儿个探消息的说您出了城,就有人跟着了,少爷担心,立马带着人也到了这儿来。没想到,没想到这些狗娘养的,居然下这么狠的手!”

    “梅永新?他怎么会?”

    文彦这一番话信息量太大,萧凌儿一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梅永新跟她还有生意往来呢,她又没做什么其他的事,怎会让他突然要下毒手。

    还有梅承安,她更没想到,一直没有见面,可是他、竟还是在背后默默地帮他,文彦口中所说的那些人,她竟然一次都没有在药膳堂外面见过,全都让他将灾难挡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