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 > 武侠小说 > 我在明朝当大侠 > 正文 大闹凤凰楼
    第二天,四个缇骑带着左光斗上路,我自不放心,为保左光斗一路周全,便辞别寨主马彪,乔装打扮,日夜跟随。

    一日,缇骑带左光斗来到河南境内汝阳城。四个缇骑中,年龄稍长的叫许显宗,是魏忠贤干儿子许显纯的弟弟。许显纯这次捉拿左光斗是听从了魏忠贤的另一位干儿子阮大钺的意见。阮大钺说:“左光斗人缘好,声望高,在他家乡乃至安徽境内不要轻举妄动,在京城附近也不行,可在河南境内把他做了,带着头来见九千岁。”许显纯让弟弟来干,好面授机宜,以保万无一失。

    这不,刚到汝阳,许显宗就认为机会到了,决定下手,便和另外三人商量一番。下午太阳还在半空,他们就不走了,住进了凤凰楼。

    晚上,许显宗买了好酒好菜,让左光斗和他们一块吃。左光斗对这种“破格”款待亦存戒心,因为他不想死,他要进京面见皇上,要辩白。酒席桌上,许显宗殷勤客气,但左光斗心有戒备,酒不先沾唇,菜不先伸筷。

    这时,有一青年汉子衣衫破旧,头戴一顶破旧草帽,满脸灰黑,在左光斗背后捡一桌坐下,唤小二要了一壶酒,一斤牛肉,独自儿饮酒吃肉,不时用眼睛瞟着他们。

    许显宗殷勤劝着左光斗喝酒,并说:

    “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一路上委屈你了,没有好好招待。此去京城不远,今晚我们好好喝喝,解解乏,明日好上路!”

    听到“上路”两字,左光斗心中一惊,但他自不言语,也不喝酒。

    酒席散了,天已黑了。许显宗把左光斗领到楼上一间房内,说:“左大人,晚上还得委屈你一下,手还要加铐的。”

    然后,他与另外三人密谋。

    一个道:

    “不如半夜让左光斗睡着,一刀杀了,提头回去向九千岁领赏。”

    另一个道:

    “血淋淋的头怎么领?不如用绳子勒死他,雇辆马车拖全尸进京。”

    第三个说道:

    “太便宜了他,这回一点银两也没捞到,要敲诈一下。”

    许显宗说:

    “此地无熟人,怎么结果了他都行,最好逼他写个招供词,然后再杀。”

    三人一齐道:

    “对,还是你高明!杀了左光斗,又有了证据,好将杨涟等一伙东林党人一网打尽,九千岁一定加倍赏银。”

    许显宗说:

    “左光斗硬骨头,就怕他不肯写。”

    一个缇骑说:

    “打他个半死,还怕他不写。”

    四人商量完毕,一齐来到左光斗住房。他们各自手持利器,杀气腾腾。

    许显宗脸色发阴说:

    “左光斗,我们奉九千岁之命,只要你的脑袋!今晚特地让你做个饱鬼,到了阴间莫怨我们。”

    左光斗口口声声要见皇上,半路上谋杀朝廷大臣,是要砍头的。

    许显宗狞笑一声,说:

    “劳烦左大人还替我们着想,你想死得痛快一些,便写个招供状。如果不写,我们就将你凌迟。”

    他提着青锋剑试了试,说:

    “你已是笼中鸟、俎上肉,你是聪明人,痛快些!”

    说完,将笔墨往前一扔。

    左光斗怒不可遏,说:

    “要杀便杀,休想我招一个字。”

    许显宗向一个缇骑使眼色,那缇骑手提短刀跨前一步,正欲下手。说时迟,那时快,靠外墙窗户“哗啦”声,一个蒙面客破窗而入,手起刀落,一刀结果了那缇骑的命。尸体倒向许显宗怀里,慌忙避开。蒙面客一刀劈来,他头向外一偏,被削去了左耳朵,另外两个吓得跪趴在地,连连求饶:“大侠饶命!大侠饶命!”许显宗也跪倒在地,顾不得耳痛,大喊求饶。

    蒙面客喝道:

    “你们是魏阉的走狗爪牙,与其留着害人,不如杀了了事!”

    举刀要杀许显宗。

    “且慢!”左光斗说道,“大侠,请手下留情,饶他一命。”

    许显宗叩头求饶:

    “请左大人为我说情。我们要杀你,是阮大钺指使,不然,小人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

    左光斗听了大吃一惊,问道:

    “此话当真?你是如何得知?快说与我听。”

    许显宗道:

    “阮大钺认了九千岁为干爹,排行老九,我哥哥许显纯排行第八,说起来算是拜把子兄弟。谋杀你,让你写招供,都是阮大钺的主意,小人不敢有半句假话。”

    蒙面客取下头巾,露出真面目,似乎左光斗早已猜到蒙面客就是我顾铭仇,只是礼貌地朝我点头致谢,并无半点惊讶之色。

    我内心佩服之余,开口问道:

    “大哥,那阮大钺是何许人物?他怎么那么恨你,非要杀死你不可?”

    左光斗长叹一声,后悔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都怪我认错了人。他是桐城东乡人,会试不中,投奔于我,在我家吃住三年之久。好不容易替他谋了一个官职,又嫌官小。后来结识了崔成秀,又巴结上了魏忠贤,从此与我不再往来。不往来也就算了,没想到他会谋害我,如此无情无义之人,我有什么可说的!”

    左光斗看着趴在地上的许显宗,说:

    “铭仇兄弟,你就饶了他们吧,他们这些人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我对许显宗等人说道:

    “且饶了你等狗命,明日上路,好生服侍左大人,稍有怠慢,我便结果了你等狗命——起来!”

    许显宗等人叩了一阵头,连声说:

    “不敢!不敢!”

    话说阮大钺听说魏忠贤已经派缇骑去桐城捉拿左光斗,自以为得计,陷害成功,喜不自胜。终日被客氏所留,投淫妇客氏所好,日夜行乐。魏忠贤心知肚明,尽管也妒火中烧,却又无可奈何。一来自己的宝贝不在身上,行云雨勾当无能为力,平日只能把客氏抱在大腿上,摸摸捏捏,亲吻亲吻而已,客氏被玩弄的淫行大发,恨不得要咬魏忠贤,魏忠贤自知不能满足她,所以她与阮大钺苟且之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说阮大钺才气十足,是一支难得的笔杆子,如今东林党人尚未除净,心病未消,还需要阮大钺这样的狗才,让客氏缠住他为自己卖命,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客氏何许人也?下文再作交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