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恶魔云川!

孑与2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我不是野人最新章节!

    第四十章恶魔云川!

    蚩尤对于签署盟约的事情似乎不再那么热心。

    云川对这件事也不是很看重。

    没有挨过毒打的孩子,总是会高看自己的实力,目前的蚩尤就是这样。

    云川还以为常羊山之战给足了蚩尤教训,现在看来,人家把这场战争当成了耻辱,认为,这是所有人背叛他们才造成的恶果,不是蚩尤领导的失误,也不是蚩尤部战士们作战不力的结果。

    毕竟,他们还带着大量的精英战士们逃出生天了。

    再加上他们在大泽地里横冲直闯,从未遇到对手,这就让蚩尤部的认为,自己的力量依旧强大,上一次失败,只是敌人太卑鄙的结果。

    蚩尤可以这么想,云川可不敢,他可是知道轩辕在历史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只要是涉及到轩辕的事情,他总要考虑至少三次,然后才做出决断。

    当然,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收割稻子。

    向阳地里的稻子已经开始泛黄,这就表示稻子该收割了,为了能让稻子安全进入仓库,云川下令,岛上的所有作坊全部关闭,岛上所有人员全部开始抢收稻谷。

    至于快要脱产的五百军队,除过睚眦率领的一百二十个半大小子军队之外,其余的全部进入抢收稻子的工作中来。

    而睚眦的人也并不是全部放在城墙上,而是把大部分都分散出去,由他们带着雇佣的流浪野人,严密的监视轩辕部以及神农部,至于蚩尤部,他们还在那些做梦前来抢劫的野人部落后面呢。

    收割稻子的时候啊,外城的集市就停了,任何不属于云川部的人不得靠近城墙,只要胆敢靠近,就会死。

    绘对云川的命令有些抵触,他认为自己的部下才是云川部最精锐的战士,应该在农忙的时候有更大的贡献,比如保卫部族的安全,至于农活,完全可以交给别人去做。

    他还因此耽误了半天的农活,还与传达命令的阿布起了很大的冲突,他踢了阿布一脚。

    云川是一个很公平的人,让夸父帮助阿布回踢了绘一脚,然后,受了重伤的绘,就被阿布委托流浪野人送去了陨石平原,同时被送去陨石平原的还有绘的七个忠诚的部下,以及他们的老婆孩子。

    部下们觉得这样对绘不公平,然后他们又被夸父给踢伤了,他们的老婆孩子们倒是很害怕,可惜,同样被送走了。

    自此之后,绘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云川部在陨石平原修建的那些棚子,而这些工作的上一任主人,是轩辕送来的那群老女人。

    这群人离开桃花岛的时候哭哭啼啼的很讨厌,阿布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们撵走。

    等这些人离开了桃花岛,桃花岛的城门就立刻关闭了。

    槐是一个很聪明的人,非常的聪明,他放弃了管理军队的职责,主动要求去管理陶器作坊,理由是——他喜欢陶器。

    云川相信了一半,所以,他只能成为原来的陶器作坊管事阿布的副手,准备看看他的管理才能如何再做安排。

    代替绘,跟槐统领两支军队的人都是这两支军队中的佼佼者,一个叫做无妄,另外一个叫做槐鸮。

    这两个人都是跟随云川从母族中出来的六少年中的两个,自从一个女子因为难产死掉之后,这五个人就亲密的跟同一个人一样,而云川对他们五个,也非常的信任。

    当初之所以任命槐,绘两人统领军队,只是因为这两个人的战力比较强,而少年们的身体还没有长成,这么多年过去了,昔日的少年,早就长成了中流砥柱。

    野人们的心思终究比较单纯,直到现在,他们还是单纯的认为这是槐,绘两个家伙没有仔细听族长的话,才造成目前的局面,他们甚至认为,族长应该把不听话的人都杀掉,只留下他们这些听话的,跟着族长一起过好日子。

    云川从来就不允许自己的族人出现不听他的话的现象,有了这个现象,发现一个,就处理一个,绝对不会手软,就目前这样的局面,野人们即便是再聪慧,判断事物的时候还是会被眼光所局限,做不到云川这么周全。

    礼贤下士,是轩辕,蚩尤,神农氏他们这些土著需要的,云川不需要,他只要一批愿意听话,且永远听话的族人,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配跟着他一起享用将来无穷无尽的好日子。

    当五千成年人铺开在上万亩的稻田中的时候,那个场面之浩大,即便是无知的族人们,也从心尖上迸发出喜悦之情。

    以前,人们的食物是野兽,是草籽,是野菜,是虫子,是野果子,是刀耕火种出来的一点谷子,糜子,高粱,豆子。

    现在,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稻田。

    今年收割的时候,不像过去那样胆战心惊,轩辕在一个不易被人察觉的角落里看着,同样的,蚩尤也在另一个不为人所知的角落里看着……云川甚至怀疑,临魁这时候应该也在窥伺。

    “如此多的粮食……”

    “如此多的粮食……”

    “如此多的粮食……”

    看了也是白看,云川没打算把这些粮食跟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分享。

    现如今,他的城墙已经足够高大了,他的麾下军队已经足够强大了,他的物资准备已经足够丰茂了,他的部族也已经足够齐心了。

    有了这些,云川的胆子自然也就足够大了。

    轩辕的脸色很难看,大鸿的脸色很难看,就连一向没有表情的隶首此刻也阴沉着脸,一句话都不说。

    狂怒的轩辕,很想立刻就带着人冲下去把云川部的稻子全部抢回来,如果不能,那就全部烧掉。

    命令就在吹唇边,最终,还是被轩辕收回来,全部化作一声沉沉的叹息。

    他清楚地知道,只要他敢烧云川部的稻子,那么,他轩辕部的稻子就绝对没有办法保存,因为,就在今天,他亲眼看到,云川部的人可以把水点燃……

    这东西做不了假!

    云川部的人先是点燃了一个水盆,然后就点燃了一个敞口水瓮,然后就点燃了一条装满水的水渠,再然后,他们连大河都点燃了好大一片。

    火焰是真的,因为水在燃烧的时候浓烟滚滚,云川部的人,将水泼在火焰上,结果火焰燃烧的更加猛烈了。

    轩辕就是看到了天空中还没有消散的浓烟,这才放弃了要抢劫云川部稻子的想法。

    自从云川开始种稻子的时候,轩辕就认为这是云川在帮自己种稻子,只要这些稻子长在城外,稻子就应该是轩辕部的,而不是什么云川部的。

    至于桃花岛,轩辕还真得没有看在眼里,对他来说,桃花岛不过是一个坚硬一些龟壳而已。

    既然龟肉长在龟壳外边,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理由去砸烂龟壳,现在,龟肉上有火,很可怕的火。

    轩辕现在只希望,云川不要仰仗这种火,来毁掉他辛苦保卫半年的井田。

    当初,在仓颉拿着从云川部换来的大竹弓,投石车,耕犁,耕牛,犁头向他炫耀的时候,轩辕的感觉就很不好,他一直觉得云川不是一个蠢货,现在,事实证明了一件事——他才是一个放弃了好机会的蠢货,在去年取得大胜的时候,就该趁机灭掉云川部的,且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再大的代价,也没有一个出现在自己腹地,且自己对他毫无办法的族群的危害大,这叫腹心之祸。

    蚩尤的想法跟轩辕是不同的,尽管云川部对他有恩,可是呢,这种恩情在族群的生死存灭这种大是大非面前是无足轻重的。

    他希望云川部可以平安的把稻子都收回城里并安全的藏起来,这样的话,等到大批大泽野人来的时候,他就有很大的机会夺取桃花岛……最多,在云川带领族人狼狈逃窜的时候放他们一条生路,并给他们支援一点无关紧要的物资,并可以鼓励云川可以东山再起,就像云川部的阿布,在他狼狈逃窜的时候给的帮助一样一样的,这就叫有仇必报,有恩必偿!

    云川的想法没有这么复杂,他眼中只有这金黄的稻子,至于流浪野人发现一处冒黑油的泉水,并且装在皮口袋里编造了一个神奇的名字,准备从云川部这里换取一点粮食的时候,他就知道老天永远站在他这一边。

    并没有因为轩辕有出色的才干就偏向他。

    有了石油拿来干什么呢?

    自然是拿来炼油!

    把石油倒进大陶锅里,在锅底下使劲的点火煮,等到石油被煮沸之后,再把一些粗大的竹管插在密封的盖子上,再让长长的竹管从凉水槽里经过,他就分别得到了煤油,柴油,汽油。

    阿布当初在看到这些水可以燃烧的时候,且水扑不灭的时候,冲着云川哀求了一整天,希望他不要把恶魔招引到岛上来,他固执地认为,人居住的地方不该有恶魔。

    不论云川如何解释,阿布还是被汽油的爆燃吓坏了,尤其是云川看到汽油爆燃的场面之后哈哈大笑,当时,族长的模样太像恶魔了,谁看谁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