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我们要变得更加强大

孑与2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我不是野人最新章节!

    第二十四章我们要变得更加强大

    这四个人中,云川最担心的还是刑天。

    轩辕是一个有理智的人,他做事情的出发点永远都是他的理想与利益。

    蚩尤同样如此,他觉得自己是九黎族最伟大的族长,所以,为他的部族考虑的时候很多,除非他真的陷入了癫狂状态,否则,不会干出出乎云川预料之外的事情。

    临魁的目标非常的明确,他想恢复第一代神农氏创造的荣光时刻,并且认为自己一定能够做到,所以,他还算是有理智的。

    刑天就完全不一样了,他的刑天部已经被毁灭两次了,所以,他不在乎毁灭第三次。

    身为昔日神农氏的大将,在神农氏老去,临魁还难当大任的时候,都是刑天以神农氏继承人的身份去联系域内,域外的部族,所以,刑天的交游极其广阔。

    就在云川以为刑天还会忍耐一阵子的时候,他却回来了。

    给云川赠送了一块巨大的陨铁作为礼物。

    陨铁这样的礼物云川当然喜欢,只是,来给云川送陨铁的人,他一点都不喜欢。

    没有人会喜欢一个见到你就流口水的客人。

    假如客人是一个云川认可的美人儿,流口水这种事云川还是能忍耐的。

    当一个身高超过两米,一嘴黄牙,面目丑陋,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巨人给你送来一块陨铁,并且看到云川的细皮嫩肉流口水的时候,云川没有当场让干净利索的夸父把他当场击杀,已经是云川的修养了得了。

    云川送了他两头巨大的肥猪当做回礼,那个巨人就扛着两头猪恋恋不舍的告别了云川,去了大河北岸。

    这一次刑天非常的小心,没有亲自来见云川,当然,鉴于刑天如此不信任他,他也不可能涉险去见刑天的。

    巨人看起来奇蠢无比,但是,在云川让他在腌制好的腊肉,咸肉,与活猪之间做选择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活猪。

    一个人就能带走两头加起来有三百斤重的肥猪的巨人,仅仅就力气而言,已经不比夸父小多少。

    阿布说,这些野人都是域外野人,所谓的域外,就是洪荒深处的广袤地域。

    目前而言,野人们知晓的地域非常的狭小,云川直到现在依旧觉得真正可以称之为人间疆域的土地,不可能超过方圆五百里,因为只要超过这个距离,人与人,部族与部族就是天人永隔。

    距离人族的中心越远的部族,他们就更加的野蛮,兽性就会更加的浓重,生性就越发的残暴。

    刑天带领这些人来到大河上游,云川以为,颇有些率兽食人的模样。

    很明显,刑天这一次前来,就是准备找轩辕部算账的。

    一想到轩辕部的族人如今正散布在广袤的原野上耕种庄稼,云川就为轩辕部那些可怜人心痛。

    “把我们散布出去的流浪野人全部召回来吧,现在,野外的野兽不多,我担心他们被巨人捉去给烤着吃了。”

    “可是,我们派出去的一些搜索远方的流浪野人联系不上,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那里。”阿布对族长如此关心那些流浪野人还是有些不以为然。

    在部族中,围绕族长一定要有一个远近亲疏的范围的,这就是部族可以长久延续下去的原因。

    原始部族中,有时候可以说是族长一个人创造的部族,因此,部族是以血缘为纽带连接起来的。

    云川这个族长直到现在连蛋都没有下一个,所以,就要拉紧亲近的人,有意识地疏远后来的人,在部族中创立与他利益一致的一个小圈子,再用这个小圈子去控制更大的圈子,这就是云川部这种混合部族的存活之道。

    这也是野人的道理。

    云川没有反驳阿布的话,在物资紧缺的时候这样做是对的,在云川部如今基本上没有饥饿威胁的部族来说,扩大利益圈子势在必行。

    云川不相信血缘会比利益凝结成的纽带更加的结实。

    “刑天这一次来我们这里,基本上可以确定,他就是为轩辕来的,我虽然不知道刑天到底要干什么,不过呢,以刑天的本事,我以为他一定会给轩辕带来很大的伤害。”

    “族长,这一次我们还是要关闭城门,停止城外的市场,把所有族人都召回桃花岛吗?”

    “这一次不用,我们要是做得太明显,轩辕就会猜到我们跟刑天有联系这件事,告诉族人,不要走远,那些巨人一定是食人族,我们要小心,必要的时候还要除掉这些食人族才对。”

    “可是,刑天那里……”

    “不用管,从刑天弄来食人族到我们这里,他已经成了我们的敌人。”

    “我知道刑天他们现在躲在那里。”阿布低声道。

    云川看了阿布一眼道:“你现在去,刑天一定不在那里了,你知道的,一定是刑天想让你知道的。

    让刑天继续相信我们吧,等到该出击的时候,我们就一拳打死那些吃人的巨人,让刑天继续去流浪。”

    “我去安排人手做好准备。”

    阿布说完,就退出了云川的房间,这一次,阿布是倒退着离开的,直到门外之后,才转身离开。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是在一点一滴中积累起来的,阿布对云川的尊敬,已经成内心变幻成表里如一了。

    云川知道此时的刑天或许正在烤着轩辕部的人,然后等着开饭,他还是强迫自己,将这一预见当成自己的胡思乱想。

    中午的时候,云川就不肯吃肉了,把碗里的肉全部给了夸父,自己就吃了一些酸水芹。

    破耳朵大象一家五口回来了,三头成年大象今天已经拖拽了很多木头到了桃花岛,上午工作,下午吃饭,睡觉,已经是大象一家人的习惯了。

    至于觅食这种事,他们一家早就放弃了,躺在干爽的稻草上,就能用鼻子卷起肥美的草料吃,谁还愿意自己去野外采集那些难吃的树枝呢。

    然而,夸父找到了它们一家,希望能骑着破耳朵冲锋陷阵。

    岛上的牛除过云川的那头大野牛之外,其余的牛他都已经试验过了,没有一头牛能满足他的要求。

    破耳朵对夸父的无理要求嗤之以鼻,一鼻子就把夸父推搡出了它的房子,还冲着夸父“嘟嘟”的叫了两声,警告他不得入内。

    夸父在大象家的棚子外边恳求了好久,中间还送来好多最鲜嫩的竹笋想要贿赂破耳朵,结果,破耳朵东西照吃,至于他的无理要求,还是被置之不理。

    睚眦与赤陵在水中的交锋,毫不意外的以睚眦一伙人的失败告终,只要在水能没过小腿的水域里,睚眦一队人就毫无取胜的希望。

    随着水越深,睚眦他们就失败的越凄惨。

    赤陵对于睚眦从来就没有手下留情这一说,因为族长曾经告诉过他,睚眦失败的越惨,睚眦以后的战斗力就会越强大。

    当赤陵拖着肚皮鼓鼓的睚眦来到岸上的时候,属于赤陵的那条狗,也拖着睚眦的那条狗爬上了岸。

    其余族人也拖着一个或者两个睚眦从全族少年中挑选出来的精英从水里走了上来。

    都是一些不碰南墙不回头的好汉,所以,当赤陵族人把他们头朝下放在一个陡坡上的时候,这些不服输的好汉们,齐齐的向外喷水。

    睚眦吐完水之后,精神有些委顿,瞅着靠在柳树上的赤陵道:“在水里我确实打不过你。”

    赤陵咬着一根青翠的水芹含含糊糊的道:“在陆地上我也打不过你们,族长之所以要我教训你们一下,就是要让你知道,我们两个都有短处,不可能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占优势的。”

    睚眦皱眉道:“你不看好我跟夸父的战斗?”

    赤陵把最后一截水芹吃下去,擦擦嘴巴道:“既然族长说你赢不了,你最好承认赢不了夸父,如果一定要赢,你首先就要比族长高明才可以。”

    睚眦想了一下道:“族长说过,没有打不败的敌人,如果有,一定是我的方法不对头。

    所以,赤陵,我有机会在水上击败你,也有机会在陆地上击败披上重甲的夸父。”

    赤陵扑哧一声笑了。

    “族长还说过,不要做以卵击石的事情,人,有时候要学会敬畏,尤其是敬畏强者,在水上,我们鱼人部就是强者。”

    睚眦干呕一下,又吐出一口清水道:“是我没有想到战胜你们的办法,而这个办法一定会有,我会慢慢找出来的。”

    赤陵嘿嘿笑道:“每天能在水里凌虐你们一遭,我觉得挺好的,终于把你们在岸上凌虐我们的这口恶气给出了。”

    睚眦见自己的伙伴一个个都把水吐的差不多了,就吆喝一声,带着他们一步一挪的回红宫去了。

    “你是一个鱼人,为什么总想着在陆地上战斗?儿子,在陆地上战斗的事情不属于鱼人。”

    一个肚皮高高耸起的母鱼人从柳树后边艰难的走出来对赤陵道。

    赤陵看一眼又怀孕的母亲,淡淡的道:“族长说过,人类只有把自己训练的更快,更强,跟高,才能在以后的岁月里征服自然,利用自然,否则,终将受大自然控制,活不出一个精彩的模样来。

    另外,我才是鱼人部的族长,你不应该告诉一个族长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