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山鬼之美

孑与2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我不是野人最新章节!

    第一三九章山鬼之美

    演讲很重要!

    非常的重要,尤其是在提升族人士气这方面,漂亮的演讲话术能把一个人的肾上腺素分泌出来。

    云川曾经听过无数的演讲,听过无数的话术,不论是慷慨激昂的,还是婉转百回的都听过,见过。

    “天佑越国,不灭吴而活着回来的人,不是烈丈夫。”这是勾践灭吴之前的演讲。

    “向着东方出发吧!不要犹豫,不要彷徨,为荣耀我主,去吧!把十字架染红,作为你们的徽号,你们就是‘十字军’,主会保佑你们战无不胜!而我们现在将引领你走向带来永不朽灭的荣耀的战争。”

    这是教皇乌尔班二世为十字军东征发起的演讲。

    “我们决不投降,决不屈服,我们将战斗到底,我们将在法国战斗,我们将在海洋上战斗,我们将充满信心在空中战斗!

    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保卫本土,我们将在海滩上战斗!在敌人登陆地点作战!在田野和街头作战!在山区作战!我们任何时候都不会投降。”这是丘吉尔著名的《我们绝不投降》中的一段话。

    在很多时候,一个首领如果不会演讲,不懂得如何调动部下的情绪,基本上,这人就不是一个好的领导者。

    所以说,在演讲这一道上,云川是有屠龙技的,只是没办法拿出来,因为他的部下除过食物之外,听不懂别的。

    不过,云川也只是希望自己的部族能懂“自己的东西就是自己的,不能让外人拿走,谁拿走,我就跟谁拼命”这一点就足够了。

    只要确认了这一点,以后的事情都很好办。

    因此上,云川下令关闭城门,竖起吊桥之后,留下阿布,槐,镇守桃花岛之后,就带着全部族人在天亮之前,拿着各自的小刀子,进入了河湾地的稻田。

    清晨的时候,稻田还湿漉漉的,里面的水才放掉五天,依旧泥泞,稻穗沉甸甸的低着头,虽然还没有彻底成熟。

    稻穗虽然已经发黄,却没有达到完熟,这样的稻子最好再晒三五天最好,可是,云川已经顾不得了,他担心再等下去,这些稻子就会跟他没有关系了。

    近四千人进入了稻田,在广阔无垠的稻田面前,依旧显得稀少,云川没有让族人们连稻草也收获,他只要求族人们用刀子割取稻穗,且在单位的时间里,割取的稻穗越多,越好。

    这就是一片稻海,色度金黄,中间还掺杂着一些暗绿,人站在其中非常的违和,就像一块巨型糕点上的沾染的苍蝇屎。

    一株株才长出地面就分叉的老柳树们,如同一个个不知羞耻的荡妇一般,将头埋进土地,却把光溜溜的两条腿或者三条腿叉开,将所有的隐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而那些被安置在田野间的稻草人们,则在风中发出呼啦啦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在为稻海欢呼,还是因为看到了柳树的隐私而欢愉。

    水车有气无力的继续提着水,虽然这些水经过一个短渠之后又回到了大河里,他还是执拗的在工作着,就像此时的云川。

    稻田里藏着很多很多东西,有时候是一条水蛇,有时候是一群小野鸭子,有时候是刺猬,甚至,还有三五头野猪受到惊吓之后,在金黄色的稻田里夺路狂奔。

    在四千人的围堵下,它们能跑到哪里去呢,成百上千根竹矛投过来,这些野猪就只能成为人们的午餐,用自己的肉来偿还吃掉的稻子。

    老鹰不知疲倦的在天空翱翔,还有一些别的鸟也不怀好意的在天空翱翔,再加上乱飞的云彩,将一块好好地蓝天弄成了一块脏抹布。

    牙刀在谷穗的下方稍微用力,一根稻穗就落进了云川的手里,随着稻穗抓了一大把,就丢进赤陵的背后的背篓里。

    这个孩子别看脚大走不稳,可是呢,在泥泞的稻田里,他的大脚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了,云川一步一脚泥,他不用,大脚的表面积比较大,在这种表皮发硬的地面上走起来如履平地。

    一筐筐的稻穗被鱼人们运到路边,马上就有人拖着板车经过浮桥向岛上运输。

    云川顾不得擦拭脸上的汗水,手下活计干的非常麻利,他知道,这种唯美的收获场面不会维持太久。

    一群年幼的孩子呼啸着追逐一群小小的野鸭子从云川面前经过,此时此刻,能无忧无虑的大概只有他们,也只有他们。

    云川抬头看一眼站在高大碉楼上的夸父,见这个家伙如同天神一般站在碉楼的最高处,云川紧张的心情立刻就获得了片刻的安慰。

    收稻子这种事是用不到巨人们的,他们的身躯过于高大,以至于收割稻子这种事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太阳逐渐升起来了,地上起了一层灰蒙蒙的水汽,这些水汽无孔不入,以至于云川的麻衣衣襟紧紧地贴在身上湿漉漉的往下淌水。

    用牙刀剥离了两只吸附在他小腿上的蚂蟥,这东西的口器还留在肉里,云川已经顾不得了,只想着多收割一点稻子。

    他很害怕看到自己亲手点燃水稻的那一幕。

    水稻是从最远,最危险,最容易被敌人入侵的地方开始收割的,这些地方的稻子能收割一点就算是赚到的。

    因为,只要敌人攻破碉楼,云川就准备把这里的稻子焚之一炬。

    好在,直到中午时间,敌人还没有来。

    吃中午饭这种事情非常的消耗时间,所以,云川就没有吃,早上每个人都吃过一顿饱的不能再饱的肉食,中午时分还感觉不到饥饿。

    只是,自从太阳热起来之后,族人们就不怎么肯穿衣服了。

    满世界都是光着屁股的忙碌人,赤陵,睚眦他们早就脱得一丝不挂,精卫热的受不了,也嚷嚷着要脱衣服,被云川严厉喝止了。

    现在,云川跟精卫是全族唯二身上还有衣衫的人。

    说起来也奇怪,按理说谁没穿衣服谁就会感到羞耻,可是呢,现在,感到羞耻的只有云川跟精卫两个。

    看着小鱼人跟睚眦甩着小弟跑来跑去的样子,云川,精卫非常的羡慕。

    因为,他们真的很自由。

    “你要是敢脱衣服我就把你的腿打折。”

    看着精卫身上少的不能再少的衣服,云川忍不住出声威胁。

    “布条很勒。”精卫哭丧着脸放下了要把胸围子解掉的手。

    说真的,精卫这一年多以来,身材有了很大的变化,原本平板一样的胸口如今已然绽开来蓓蕾,虽然仅堪一握,已经初步具备了少女的模样。

    一个大屁股女人光溜溜的在云川前边不足一丈的地方奋力收割着稻穗,她的皮肤虽然黝黑,却充满了弹性,有一种野性的美。

    云川很确定这个女人不是在诱惑他,因为,在他前后左右,都站着同样身材的女人。

    云川部能吃饱,所以,这一荣耀就很容易的展现在这些女人的身材上了。

    不能蓄积脂肪的瘦女人早就被大自然给淘汰掉了,剩下来的女人大多是能吃,能睡,能生的好女人。

    她们没有浪费半点食物。

    看到她们的身材,云川第一次在心中感谢造物主的神奇。

    不但是女人的身体看起来很美,就连男人的身材也非常的有看头,这些人的身体同样被太阳晒得黝黑,可是,优美的肌肉线条却像是刀刻斧凿出来的一般。

    胸肌,腹肌,肱二头肌,再加上粗壮的大腿,能让后世那些在健身房里锻炼的败类们惭愧的想要自杀。

    就在云川一边干活,一边欣赏人体美的时候,精卫终于偷偷地解开了自己的胸围子,一双初具规模的蓓蕾骄傲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周围的人都在笑,只有云川面黑似铁。

    尽管天气越来越热,云川还是坚持穿衣服,他觉得这是自己这个文明人的最后一丝骄傲。

    精卫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顶柳条帽子,扣在云川的头上,她自己戴了一顶花冠,站在下绿上黄的稻田里如同一个美丽的山鬼。

    云川不知不觉的露出来了笑容,此时的精卫,真的很美。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罗。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云川有理由相信,屈原就应该是看到了精卫这样的美丽女子,才会写出这首铭传千古的《山鬼》的。

    这种美与外貌无关,与身份无关,只与劳动有关,只与人类最初的审美有关。

    不过,他还是不肯脱衣裳。

    他觉得自己的美应该已经超脱了外表所赋予的表征意向,应该有深层次的美,也应该更加超脱才对。

    水蒸气在烈日下很快就变成了天上的白云,更加暴虐的阳光直愣愣的照射在稻子上,云川觉得自己甚至能看到一缕缕的水汽从谷粒中被抽出,而那些白玉石一般的百米正在趋于透明,趋于完美。

    “咚咚咚”一阵沉闷的鼓声传来,云川满是喜悦的脸立刻变得阴沉。

    族人们满是幸福的脸,也瞬间变得愤怒起来。

    齐齐的向碉楼方向看过去,只见三道烟柱笔直的插向蓝天,分别来自大河上游,中游,以及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