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1章 易怀芷番外31

裴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推衍娘子:状元相公不信邪最新章节!

    第1701章 易怀芷番外31

    “如此,这些魔修也必死无疑!”洗星城城主第一个出言支持,“这些魔修也终究是个祸患,他们故意将弑神枪的秘密让我们听见,怕也是存着借白宵观观主的手除了我们的心思。”

    “这话倒是不假。”戮剑宗宗主道,“只是那荀令卿还下落不明,我们便急着铲除这些魔修,是否操之过急?我们对那魔头一无所知,还是要仰仗这些魔修啊。”

    “糊涂。”洗星城城主反驳道,“若是这些二流乃至一流大宗都出手了,还要这些魔修做什么?区区一个荀令卿必定插翅难逃。”

    “此言有理。”太始门门主点点头,“只要各大宗意识到魔修现世,尤其是还有重宝的诱惑在,天上地下绝无荀令卿的藏身之处。”

    荀令卿等他们都争辩完了,开口总结一句:“且越早把弑神枪的秘密泄露出去,我们才越安全。不然等白宵观观主想起来灭口,我们就是想泄露都来不及了。”

    “有道理。”众人心中一紧,“那还是尽快动手吧。”

    “本帝已传讯心腹去办。”荀令卿收起传讯玉简,“各位也快安排信得过的人分头行事,抓紧时间。”

    “好。”众人俱都应允。

    荀令卿所谓的心腹自然是易怀芷了,进白宵观他特意没带易怀芷,就是用在这里了。

    易怀芷撇撇嘴:“果然就会让我跑腿。”

    她将荀令卿传来的影像拓印了几份,然后将附近的大宗跑了一遍,丢下玉简就跑。其中还有一个一流宗门呢。

    而戮剑宗、太始门和洗星城的人也去别的方向跑了几千万里找到那些一二流的大宗门把玉简送去。

    各大宗看完之后,全都坐不住了。不管魔修不魔修的,这弑神枪可是稀世珍宝,不去分一杯羹怎么行?

    于是在这方圆几千万里的地界中,平日里养尊处优甚少现身的仙帝们纷纷汇聚于白宵观之中。

    白宵观观主在得知各宗宗主来访时,眼皮就抖了抖,预感到了不妙。

    等到接待他们落座,有人问起荀令卿和弑神枪之事,他总算是确定了消息果然已经泄露。

    可这还不算完,又一位大罗金仙圆满修为的一流宗门宗主冷声质问道:“本帝还看到你与魔修合谋,可是真的?”

    白宵观观主连忙否认:“道兄何出此言?贫道乃是仙界一方大能,当以维护仙界太平为己任,岂会与魔修同流合污?道兄着实冤枉贫道了。”

    一流宗门宗主抬手一挥,把他跟魔修们的对话场景放了出来。

    “这是断章取义,陷害贫道啊。”白宵观观主反应极快,既然无法否认,干脆顺着此事往下说,“贫道确实与魔修有此对答,可也是为了套出更多关于魔头荀令卿的消息。绝无与魔修同流合污之意!”

    “哦?既然你说这是断章取义,那么完整的来龙去脉又是什么呢?”一流宗门宗主道。

    “贫道在套完话之后,自是已经将这些魔修囚禁。”白宵观观主义正辞严道,“贫道既是仙修仙帝,断然是容不得魔修作祟的。”

    一边说着,一边暗中传讯心腹长老去灭口。

    于是没过多久,客房一片都被封锁了起来,尤其是魔修的住处,更是被死死锁定。

    “白宵观该不是想趁此机会把我们也都杀了吧?”太始门门主惊骇道。

    “道兄少安毋躁,如今消息既然已经泄露,白宵观必不敢对我们下手。”洗星城城主安抚道,“他们只会杀魔修。”

    “不错,我们都是仙宗,他杀了我们无法对其他大宗交代。”荀令卿赞同道,“我们只要别出去多管闲事即可,免得误伤。”

    果然,外面一片狂轰乱炸,但是就没有牵连到他们这里。

    只是魔修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纷纷如荀令卿一般解开了眉心的封印,修为瞬间上蹿了一层。

    这下白宵观兜不住了,前来灭口的人也被魔修给击退,甚至打伤。

    主殿中的各宗宗主纷纷出来查探,魔修察觉到不少仙帝尤其是大罗金仙圆满修为的高手,顿时不敢正面对战,纷纷设法逃遁。

    “这就是你说的断章取义?”一流宗门宗主看向白宵观观主,冷冷道。

    白宵观观主面色难看道:“贫道也未料到他们还有底牌,竟能击退我白宵观的高手。”

    “区区魔修,也叫你们捉襟见肘。”又有一位一流宗门宗主冷笑道。

    白宵观观主自知理亏,干脆闭口不言。

    各宗总不能因为这点事就灭了他,灭了白宵观。如今魔修才是众矢之的,他只要咬死不认合谋之事即可。

    果然如他所料,各大宗虽然奚落他,却也没有真的对白宵观出手。即便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面子上还是做足了的。这种事,换做他们自己,估计也是同样的选择。在弑神枪到手之前,是不会处置魔修的。

    只是白宵观观主运气不好,消息泄露了,才落得这么尴尬的境地。

    想到这里,不少宗主都鄙夷起白宵观观主,遇上这样千载难逢的好事,竟然不知道保密为上,忒丢人。

    当然也有正直的宗主对白宵观观主与魔修合谋不屑一顾,只是大势面前不便出头罢了。他们都是有宗门之人,不必要为此事得罪大流,祸及宗门。

    来日方长,日后焉知没有收拾白宵观观主的时候?

    不过在他们说话的工夫,已有不少宗主出手去追逃遁的魔修。

    虽然没能全都拦截下来,但至少抓住了一人,还是条大鱼——万长老。

    “魔头,见了各位宗主还不跪下?”一名仙帝呵斥道。

    万长老冷笑道:“白宵观主,你这背信弃义的小人,得了重宝消息就卸磨杀驴?”

    “你这无耻魔修,以为在场之人看不出你那点伎俩吗?已经是阶下之囚,还妄想挑拨离间?”白宵观观主嘲讽道,“当着各位宗主的面,你把魔头荀令卿和弑神枪的详细始末如实招来。”

    心中却是想着,这消息绝不会是魔修们泄露的,那只能是元天宫、戮剑宗、太始门和洗星城这三宗一城里面的了,亦或是他们全部都有参与!

    万长老刚才那么说的目的也是如此,明面上是挑拨白宵观和各大宗主的关系,实际上是告诉他泄露消息的人在三宗一城。哪怕到了此时,万长老还不忘借白宵观的手除了三宗一城。

    他也笃定,在抓到荀令卿找到弑神枪之前,这些道貌岸然的仙修不会杀他。

    结果也的确如他所料,几个一流宗门的宗主商议后,决定将他关押起来细细审问。

    不是没有尝试搜魂,谁料这魔修真有手段,将相关记忆设了禁制封锁不说,强行搜魂还会自爆。

    各宗宗主不得不投鼠忌器,用其他方式进行审问。

    在他们审问万长老的时候,三宗一城的人也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那可恶的魔修,分明是想让白宵观观主杀了我们。”太始门门主眉头紧锁,“若他真不顾名声出手,我们三宗一城联手也挡不住啊。”

    荀令卿道:“能听懂魔修暗语的可不止白宵观观主,他记恨我们泄密,但其他各宗却得记我们的好。放心吧,白宵观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

    “若是他暗中下手呢?”太始门门主道。

    “这个节骨眼,我们谁出事,他都逃不了干系。”荀令卿道,“白宵观的底蕴多,还是我们的底蕴多?”

    “当然是白宵观的底蕴多。”众人齐声道。

    荀令卿便道:“所以他不会授人以柄的,若是给了各宗出手的理由,各宗会放着白宵观这块大肥肉不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