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被欺凌公主的驸马(10)(不如造反吧(二合一)...)

糖中猫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0.net,最快更新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最新章节!

    要说最近京城有什么热闹,那除了九公主被褫夺公主封号,与九驸马一同赶出京城外,其他人也想不出什么了。

    什么五驸马被陛下斥责,什么八公主八驸马大打出手,大皇子二皇子一言不合竟然当街动手。

    这些都没堂堂公主居然被赶出京来的让人震惊。

    而且理由居然是不忠不孝。

    要知道,古往今来,父母若是说子女不孝,那这个人一辈子都要抬不起头来,走到哪里都要被人辱骂。

    甚至若是父母闹到官府去,还可以定罪。

    天底下最大的陛下说亲生女儿不忠不孝,这件事足够京城百姓们记十年了。

    “九公主冤啊,若是旁的也就算了,要她和离去和亲,谁愿意。”

    “我倒是听闻陛下这么生气的主要原因,还是九驸马为了救出九公主,将这件皇室秘闻传的沸沸扬扬,这才惹得陛下大怒。”

    百姓们谈论起来,都觉得九驸马和九公主挺冤枉的。

    他们凤国向来是女子出嫁从夫,非要人家成了亲的人,去和离再嫁,放到哪里都没这样的道理。

    “九驸马这样虽说让陛下没了面子,但悄悄说一句,若是换成我是他,我也要这样的。”

    “说来说去,还是那天昼国欺人太甚,非要一个出了嫁的公主和亲,如果他们不来这一出,自然不会生出这么多的事端。”

    百姓们讨论过了,心底也没多大波动。

    毕竟就算公主驸马再如何冤枉,做下决定的人是陛下,他们也不敢太多议论。

    朝臣们知道的更多,想的也更多一些。

    五驸马那个二品大官爹回去就对着包成木乃伊的小儿子说:

    “如此看来,你还没有纪长泽有魄力。”

    对上皇帝,纪长泽都能操纵民力,逼皇帝放弃送九公主和亲。

    从前他们太小看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九驸马了。

    五驸马养了这么多天,整个人还是萎靡不振,香兰一直在旁边照顾,等知道了他经历了这次伤到了某处,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孩子后,原本的殷勤也降级了。

    等五驸马知道的时候,她已经在外面当了别人的外室。

    如果他还好好的,身体康健,这件事最多让他觉得头上有点绿。

    可他身体废了。

    作为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古代的权贵男人,五驸马本来就不能接受了。

    这个时候,香兰还直接来了个转换对象。

    他敏感的自尊被戳伤,本来刚好一点的病情再次加重。

    五驸马的母亲恨的不行,想要去找香兰算账,被五驸马他爹拦了下来。

    “你若是不想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旁人都知晓我们儿子以后无法再有孩子,就尽管去闹!”

    五驸马母亲这才暂时忍下了这口气。

    只是她儿子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要她好好放过香兰是不可能的。

    如今不好闹出来。

    但等到以后,等着没人再说起她儿子受伤这件事了,她绝对不会放过对方的。

    五驸马亲爹却没关注这些。

    小儿子被害成这样,以后再也不能人道,与公主的婚事自然不可能延续。

    他要是这都忍下来,那其他人要怎么看待他们家。

    他问五驸马:“你以后还像不像和公主一起过?”

    五驸马根本就没思考:

    “要儿子还继续过以前那种生活,还不如让我现在就死了。”

    “好!”

    有了儿子这句话,他爹就去操作了。

    天昼国的使团还没走,他们打下了凤国城池,凤国想让他们把到了嘴里的肉吐出来,那多少也要付点代价的。

    宫中就开始有人说了,听说五公主自从跟五驸马吵架之后就一直住在宫中,自己也说了与驸马没了缘分。

    如今天昼国这边闹出这么一出,公主自己表示,愿意和离和亲天昼国呢。

    这消息传的飞快,杨妃那边还没听说的时候,五驸马亲爹就已经找到了皇帝那,表示既然公主有这个想法,反正他们小夫妻也合不来,也是臣下的儿子不会伺候公主。

    既如此,他们愿意顺了公主的意,让出公主夫君这个位置给天昼国的王。

    顺便再鼓吹了一把。

    陛下啊,真是没想到,您宫中这么多公主,最后竟然是最娇气的五公主自请和亲。

    公主真是像极了陛下,忧国忧民啊。

    叭叭叭,叭叭叭。

    总之就是抓着这件事对着皇帝吹了一通的彩虹屁。

    皇帝未必不知道他的心思。

    但他根本懒得去深思。

    天昼国捏着他的国土,他能做出逼着九公主和亲的事,对着五公主自然也没多大爱意。

    对着女儿们,他就像是对待宠物。

    觉得你乖你好就笑呵呵的摸两把头。

    觉得你不行就直接弃养。

    五公主愿意和亲,那再好不过。

    杨妃再如何努力布局,到底也只是作为小官女儿培养长大的,等到进了宫又运气好生下了大皇子,都没吃什么苦头就坐稳了位置。

    她哪里斗得过五驸马亲爹,这个浸染朝堂多年的老狐狸。

    等着她知道传言的时候,皇帝已经下了旨意,要五公主和亲天昼国了。

    这消息对于杨妃来说不亚于天打雷劈。

    她自小娇养的女儿,怎么能嫁到天昼国那么偏远的地方,对方还是个糟老头子。

    五公主听了也是又哭又闹。

    她嚷嚷着她已经嫁了人,可五驸马那边转头就送来和离书,说是公主为了能够为国效力宁愿和离嫁人,他们十分敬佩。

    既然公主已经住到宫中这么多天,把态度给表明清楚了,那他们也不扭捏,为了国家,他们愿意牺牲五驸马,让他和离。

    这一连串的操作直接把杨妃母女打了个措手不及,她们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五驸马家倒向二皇子还只是个开始。

    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还让五公主与五驸马继续从前的婚事。

    杨妃去找皇帝,却被皇帝嘉奖了一番。

    说她与女儿忠心爱国,为了国家愿意牺牲自己等等。

    就连大皇子,也因为有了这样一个自请和亲的妹妹,在朝堂中声望高了不少。

    他本来也为五驸马家摆了他们一道生气的,等发现妹妹和亲对他好处多多后,就逐渐开始觉得这样也不错了。

    甚至还反过来去劝解杨妃。

    “天昼国虽然远,但是国力强盛,妹妹嫁过去也不算是委屈了她。”

    杨妃怎么都没想到,这话居然是她儿子说出来的,她不可置信极了:

    “那可是你亲妹妹啊,你怎么能让她嫁到那么远的地方,而且天昼国那边是没正妻的,你妹妹嫁过去,可要跟一群女人平起平坐!”

    大皇子不以为意:“母妃你眼界太窄了,就算是天昼国没正妻又如何,我们凤国的公主嫁过去,他们还敢亏待不成,何况妹妹的性子也不像是会吃亏的。”

    “再说了,那边远又怎么样,就算是再怎么远,她嫁过去也是做王的女人,吃穿住行上面还能亏待她吗?”

    杨妃快要心疼死女儿了:“她怎么可能吃得惯住得惯,而且你妹妹脾气硬气,那是因为有我们给她撑腰,等到嫁到天昼国,天高皇帝远,她受了委屈,谁给她撑腰?”

    大皇子劝了半天没能劝好杨妃,实在是不耐烦了,丢下一句:

    “你这也不愿意,那也不愿意,早知如此,之前父皇要把江心厌嫁到天昼国的时候你拦着还干什么,若不是你拦住了,江心厌嫁过去,那还有妹妹的事吗?”

    “现在好了,我们被那成家摆了一道,满朝都知道五公主自请和亲,这个时候说不去了,她以后还怎么在京城活?我以后要被多少人嘲笑?”

    他这些话里,简直就是在光明正大的指责杨妃了。

    杨妃被儿子训的瞠目结舌,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居然还怪起我来了?”

    “我若不是为了你们兄妹,我会冒着让陛下生气的风险去劝吗?!”

    他知道个什么!

    那个江心厌可是有皇后命的!

    等到她坐上皇位的位置,威胁的就是她还有她的这一双儿女了。

    当初一知道陛下想要把她嫁给天昼国的王,杨妃可是死活才拦了下来。

    拦下来的时候还在暗暗庆幸,命运果然是强大的。

    之前江心厌还未成婚的时候陛下就想送她和亲。

    如今她都成婚了,陛下居然还想送她去和亲。

    要不是她拦的快,江心厌只能一辈子跟着那个乡下人纪长泽,等她坐上皇后的位置,还不知道要怎么对付他们呢。

    大皇子不理解杨妃。

    二皇子那边最近热闹风光的很,他们二人打擂台打的不分上下,他迫切的想要稳固自己的地位。

    牺牲一个妹妹而已,有什么的。

    等着他登基之后,天昼国那边看到她哥哥是皇帝,自然不敢怠慢。

    与杨妃谈话失败,大皇子拂袖而去,满脸愤然。

    而等杨妃疲惫进了后殿,还没走两步,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宫婢小心翼翼的过来跪下,低声说:

    “五公主正在砸东西泄愤。”

    杨妃进去要劝,哪知道女儿一看见她,脸上的气愤神色更重:

    “母妃怎么可以这样狠心!!为了哥哥!!居然牺牲我去和亲!!如今哥哥在朝堂上面春风得意人人称赞,那我呢?!!我就活该去和亲吗?!!”

    杨妃一看就知道她是听说了大皇子也主张和亲的事,误会了。

    她赶忙要解释,可五公主根本听不进去。

    “你若是说这不是真的,那你去请父皇收回成命啊!江心厌那个贱婢生的贱种当初要和亲,你都能劝的父皇回心转意!如今要被送去和亲的可是你的亲女儿!!你怎么哑巴了!!你去让父皇不送我去和亲啊!!”

    “谁要嫁给什么天昼国的王!!一个都能做我爷爷的老头子!!我宁愿死都不嫁给他!!!”

    杨妃宫中闹的热闹,一向春风得意顺风顺水的杨妃头疼不已,据说还患上了头疼病。

    冷宫里倒是清冷的很。

    九公主的母亲王采女自从那天女儿被剥夺公主封号后,就跟着被打入了冷宫。

    她倒是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王采女一直觉得,她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入了宫做宫女。

    自己一辈子受人欺凌也就算了,从女儿出生后,小小婴儿开始就被冷待,牙牙学语时就被姐姐们欺负,等着长成了豆蔻少女,更是一步都不敢踏错。

    就连出嫁之后,都要受她这个母亲连累,时不时就要被叫进宫中训斥。

    如今这样也好。

    王采女跪坐在破旧蒲团上,一边剥豆子一边想。

    那孩子虽然没了公主封号,但驸马爱重她,对她也好,为了她宁愿对抗皇帝。

    就算是两人被赶出京城,一辈子只能作为平民生活,那也挺好的。

    至少以后,不会再有人特地把她叫到宫中欺负了。

    王采女剥好了豆子,闭着眼想:

    求漫天神佛保佑我女平平安安,身体健康。

    保佑我女婿能一辈子一心一意。

    ***

    在被王采女念叨的时候,纪长泽正趴在草垛里面往下观望。

    旁边,一个打扮成男子模样的妹子也趴着,问他:“公子!你确定我们打扮成这样真的行吗?!”

    纪长泽转头看她。

    她脸上摸着一层层颜色,身上也穿的灰褐色衣服。

    “放心,绝对行!”

    纪长泽相当自信:

    “我们如今身上的颜色更这边地貌的颜色融为一体,别说是离着这么远了,就算是再近一点,底下那些人也看不到我们。”

    妹子点点头,虽然觉得还是有点不太靠谱,但想想公子自从把她们救出来,好像每次不靠谱的决定最后都证明了非常靠谱,这才接着趴。

    在他们周围,还有一群抹成花花绿绿的人趴着。

    这些全都是纪长泽的军团。

    咳,说是军团,其实有点寒碜。

    因为皇帝干的那一出,纪长泽不得不临时提前计划,本来应该铺开的至少三万兵将。

    现在只有三百……

    说真的,纪长泽安置好了江心厌,来到自己的军事基地后,看着三百多人稀稀拉拉站着,自己都觉得有点拿不出手。

    不过不要紧。

    纪长泽对妹子说:“别看我们现在人少,以后人会多的。”

    妹子摸摸头上的稻草:

    “这个倒是其次,但是公子,我们真的要抢底下那波人吗?他们看着也不像是有什么钱的样子啊。”

    纪长泽看向下方。

    那边,正有一条长长的人群朝着他们这边走来。

    这些人特点明确,都是衣衫褴褛,形同枯槁,走路的样子像僵尸,晃晃悠悠一路过来,浑身的暮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刚刚从坟墓里面爬出来的。

    妹子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些人就是普通的难民,没什么好抢的。

    但是纪长泽的行事他们还是清楚的。

    他这人可能有一点点的狗,对着对手就连自己人都要说一句“损”。

    但他从来不伤害普通百姓。

    所以妹子倒是也没往“纪长泽丧心病狂居然连难民都抢”这方面去想。

    只是脑洞拐到了“难道这些难民身份只是个伪装,其实他们是朝廷的人”上面。

    这就体现出纪长泽的管理本领了。

    三百个人,虽然很少,但每一个对他都忠心耿耿。

    而且他们身上的装备,还有每天练习的武艺,再加上天天吃肉填饱肚子,个个都养的身强体壮。

    说句不夸张的,他们这三百个人要是去对战凤国的一千人,都能处于上风。

    当然,纪长泽的这句话一直被认为是吹牛。

    脑残粉胡伯倒是不觉得这是吹牛。

    他有个更加文雅的说法:

    “公子一定是为了鼓舞士气,公子总是这样,每句话都有用处。”

    其实说的是实话的纪长泽:……

    算了,等到以后真的对战起来,他们就知道自己说的是真的了。

    装备精良吃的面色红润身体强壮的兵,对上瘦骨嶙峋身上衣服破破烂烂武器都钝了的兵,就算是数量上面有差距,那也照样能拉回来。

    他们在这边一边埋伏一边聊天的时候,那边,难民们也终于走到了大家的包围圈里。

    妹子能够趴在纪长泽身边靠的自然不是她挺能叨逼叨。

    从第一轮的难民们露出个头开始,她就在那数了。

    数完了,她立刻对纪长泽道:

    “公子,我看有点悬啊。”

    纪长泽两眼发光的盯着底下的难民,不知道的怕是以为那不是一个个看着就穷的难民,而是一堆金子。

    “怎么悬了?我看着挺好的。”

    “不是啊公子,我们才三百人,你知道底下有多少人吗?至少七千,七千啊!!”

    妹子数的生无可恋:“我们三百人怎么可能抢劫成功七千人。”

    “不要慌,不要急,要对自己多点自信。”

    纪长泽还是不慌不忙的样子:“有些事,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做不到呢?”

    妹子:“……”

    如果不是这是她效忠的主子,她真想打他。

    纪长泽见她一脸无语,这才不继续逗闷子了。

    没办法,为了埋伏好,他们从早上天刚亮就已经趴在这了,累倒不是很累,毕竟留着人观察就行,其他人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不影响。

    主要还是无聊。

    在他那个虽然很大但人很少的军事基地的时候,好歹能看看大家练兵,实在无聊了就用沙盘找来几个军官演习一下打仗。

    在这却不能搞这么大动静。

    要是再不找点乐子,纪长泽都快要睡着了。

    “放心吧,问题不大。”

    妹子这才不再问什么了。

    跟纪长泽身边久了的人都知道,他只要一说“问题不大”,那就算是看上去再怎么难的窘境,都能平安顺利度过。

    “准备!”

    纪长泽抬起了手里的拐杖。

    对,就是他无聊的时候用树枝随便做出来的拐杖。

    然后重重一挥――

    “冲啊!!!!”

    难民们都没反应过来呢,山顶上的草堆就突然变成了一个个身上装备精良拿着武器的人。

    直接把他们包围了。

    嗯,三百包围七千。

    很好很强势。

    难民们看清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后,直接惊呆了。

    如果非要形容一下他们脸上表情的话,大概就是“我们都这么惨了你们还要抢劫我们?人干事?”

    “各位!!大家不要惊慌,我们只是友好打劫,请各位配合一下。”

    纪长泽这个带头的站了出来。

    他也不怕人家看见他长什么样,反正脸上花花绿绿的,也没人能看出来什么。

    难民们神情萧瑟,一个个如鹌鹑一般的谁也不敢吱声。

    人群中突然冒出一个年轻的声音:

    “他们只有几百人,我们几千人,大家一起上!我们肯定打的赢的!!”

    哟呵!

    纪长泽感兴趣了。

    “我们虽然只有几百人,但我们身上有力气,手里有武器,你们这一个个站都站不稳,还想打赢我们?”

    “那又怎么样!你们身上的力气总会没有的!只要我们一起上,你们最后肯定会撑不住!”

    一个小个子挤了出来,脸上满是斗志:“乡亲们!!我们总不能站着等死!大家一起冲!他们打不赢我们的!!”

    然后他就被他爹给按住了。

    “大人,您别和孩子计较,这孩子才十岁,胆子大了些,不是故意冲撞大人的。”

    “没事。”

    纪长泽呵呵笑:“我胆子也大,能理解。”

    那小个子满脸愤愤:“爹!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骨气!!怎么可以低头!我们这么多人,怕他个鸟!”

    纪长泽拍拍手:“各位,我们抢劫,不过劫的不是财,是人。”

    “我手下需要人,包吃包住,月钱一两,三天吃一顿肉,饭敞着吃,有意者到这边报名,没意者……没意者我不管,反正我们抢劫,不管你自不自愿,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就连刚出生的婴儿都得给我留下。”

    “好了,你们可以按照年龄排队了。”

    难民们的眼睛一下就直了。

    年轻力壮的还能理解,老人孩子都要?

    一个母亲抱紧了自己手里奄奄一息的婴儿,眼底有了希望。

    这,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事??

    她张张嘴:“我愿……”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刚还一脸受辱的小个子蹭的一下窜了出来:

    “你们抢我吧,我可好抢了,而且吃得少,家里只有个爹。”

    “我们保准不反抗!!”

    包吃包住还给月钱,还愿意收容老人孩子。

    这么难得的冤大头,不上是傻子。

    纪长泽满意的把拐杖放下拄着。

    这不就有人了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