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都市生活 » 天庭小狱卒最新章节列表 » 《天庭小狱卒》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天庭小狱卒》正文 第3440章 尸身

文/零九二五
    “既然如此,那我们进去探一探!”

    毕竟是关乎切身利益的事,刘浪相信祖瞳不会信口开河,思量片刻之后,他决定冒一次险。

    “好。”

    祖瞳自然没有意见。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能不能重聚瞳力之身,就看这一把,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也得试上一试。

    达成统一意见后,刘浪像之前一样,将祖瞳护在身后,而后飞临空间通道。

    这条空间通道的入口,极其隐秘,无论是用肉眼,还是用神识,都难以窥探,但它却是真实存在的。

    刘浪和祖瞳刚到入口,便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吸力,两人并没有反抗,而是选择顺势而行,身影顷刻消失不见。

    接下来,是一段并不漫长的传送,总计耗时不超过一分钟,而且,整个传送过程异常平稳。

    这让刘浪心中大定。

    如果空间通道连通的是一个高等世界,那传送时间和颠簸程度,肯定要超过星空与星空之间的传送。

    而眼下的时间与颠簸程度,甚至比不上小世界与小世界间的传送。

    这说明传送通道两端的世界规则,相差不多。

    事实也确实如此。

    落地之后,刘浪并没有感觉,压制之力比之前更强,这意味着,他的真实之眼,他的不灭之身,在这里依旧有效。

    有这两项在,刘浪就有底气了。

    “你看那里。”在刘浪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的时候,祖瞳忽然指着前方,说道。

    刘浪立刻顺着祖瞳所指的方向望去。

    “这是一座祭坛?”

    相比于空间通道的另一端,这一端的面积,要小得多得多,几乎可以一眼望到头。

    而在这狭小的空间中,也没有什么山川河流,真正映入眼帘的,就只有一个六边形的石台。

    石台不大,直径可能都不超过一百米。

    其上纹路斑驳,即便不用真实之眼,都可以窥探出那是一个个圣纹,而且是瞳族专有的圣纹。

    瞳力立足千万年,以瞳力为基础,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术炼之道,尽量仍属这片星空下的术道体系,却是外人根本无法模仿的。

    正因为如此,留在羽城的瞳族法阵,始终无人能够破解,而布置在遗迹之外的瞳族杀阵,亦能抹杀无数强者,成为压垮皇朝时代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座祭坛应该出自左光远之手。”

    刘浪能看出的事情,祖瞳更能看出来。

    联系先前的推断,祭坛的建造者,已没有其他人选。

    “这一点你不说,我也知道,可问题的关键是,这座祭坛是能量之源吗?”刘浪皱着眉头问祖瞳。

    “是。”

    祖瞳肯定地答道。

    “是?”

    刘浪疑惑了,“如果左光远有这样的本事,把祭坛放在外边就好了,为何大费周章地弄出个悬日,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

    “祭坛和悬日的作用不同。”

    祖瞳喃喃说道:“祭坛是引出能量,悬日是转化能量。”

    “引出能量,转化能量?”

    刘浪怔了怔,说道:“照你这个说法,这祭坛依旧算不上源头。”

    “的确算不上源头,但距离源头已经不远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源头应该就在祭坛之下。”

    祖瞳沉吟着说道,此时此刻,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祭坛之下?”

    刘浪咽下一口吐沫,“你的意思,我们得把祭坛搬开?”

    “不搬开,如何看清祭坛之下?”祖瞳反问道。

    “明白了。”

    刘浪点点头,知道接下来是自己的活儿。

    正如祖瞳所言,不搬开祭坛,是无法窥探祭坛之下的,和之前的悬日一样,这座遗迹也是真实之眼所无法看透的。

    不过,无法看透的根源,并非悬日和遗迹的结构所致。

    左光远的手段再强,依旧局限于星空规则之下,而星空规则之下的东西,真实之眼是不可能看不穿的。

    真正阻止真实之眼的,实际上,还是那种看不到摸不着的莫名能量。

    确信马上就要揭开这莫名能量的来源了,刘浪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此时的压制之力,和外边的遗迹相差不多,刘浪受到的影响不是太大,依旧能够发挥出天尊之力。

    而以那座祭坛的规模来看,重量应该不会太大。

    刘浪迈步走到祭坛下,双掌稍稍用力,祭坛立时动了。

    “比想象中容易多了。”有了分寸后,刘浪双臂较力,直接把整个祭坛搬了起来。

    缓慢移动脚步,很快,祭坛之下的情况,便完全显现出来。

    与此同时,遗迹当中的紫色悬日,突然失去了颜色。

    “怎么回事?”

    站在远处观看情况的宁悠芸,目光就没有离开过悬日,这样的变化,使得她脸色大变。

    紫色悬日虽然比之当初的七彩悬日差了太多,但总归还是有点儿作用的。

    如果连这最后一点颜色,都没了,那芸生堂真就走投无路了。

    “虽然颜色没了,但悬日还在。”

    所谓关心则乱,相比之下,作为旁观者的闻兴言,头脑要清醒得多,尽管,从个人情感上,他更希望七彩悬日能就此破灭,可是,刘浪干的修复悬日的活儿,而他的小命又捏在刘浪手里。

    有句话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刘浪不高兴了,肯定会把火撒到他身上,所以,他更希望刘浪能顺顺利利。

    “对,悬日还在。”

    闻兴言的话,仿佛是一根救命稻草,宁悠芸赶紧抓住。

    “刘浪是术道神王,即便修复不好悬日,也不至于把悬日修坏了。”努力安慰着自己,宁悠芸的心情平静了许多。

    宁悠芸这边是平静了,但搬开祭坛,看清祭坛之下的刘浪,内心却是翻江倒海。

    因为,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祭坛之下,竟然是一具尸身!

    “那些莫名能量,竟然是一具尸身散发出来的,而且,维持了足足百万年。”刘浪下意识地瞥向同样怔怔发愣的祖瞳。

    因为,这像极了祖瞳。

    祖瞳也是以一己之力,让瞳力散遍这片星空,只不过,祖瞳依旧活着,而这个人似乎已经死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天庭小狱卒》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