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澳门赌博最新网站 » 太初最新章节列表 » 《太初》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太初》正文 第1709章 悟轮回天地生异变

文/高楼大厦
    灵田已生出嫩绿的新芽,郁郁葱葱向着远处蔓延,似乎是与天际连接成线。

    秦浩轩站在灵田的沟壑之上,看着即便资质不佳,重新入门三年仍旧留在灵田谷的少女,发现自己和这个孩子还真是有缘。

    当初他刚刚进入古今第一阴阳仙王墓地内的世界,寻找不到太初之,是因为遇到了还是傻子的谭玲珑,他将谭玲珑治好,由谭玲珑带着回到了太初。

    而这一次,自己在遇到瓶颈,不知道如何寻找自己的轮回之道的道路。自己本以为自己无法找到道路,可能要等到离开,去找自在魔主,找轮回仙王二世身等天下绝顶人物论道,或许才有机会找到自己修炼的方向。

    没想到,自己遇到了遇到了谭玲珑,却因为对方无意间的话语,让自己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自己一直疯狂在天地间寻找一切规律,观悟日月星辰,观悟一草一木,一虫一鸟,寻找它们存在的法则,感受天地之间的轮回。

    可那真的是轮回吗?那只是自己以为的轮回罢了!它们真的在轮回吗?青草春天而生冬天死去,跟人类出生死去有什么不同?自己这些年来,一直在这方天地之中观察一切寻找传闻中的轮回。

    甚至这个世上,无论是曾经的轮回仙王也好还是轮回魔尊也罢,他们也都是在这天地之中寻找天地至理!

    倘若他们领悟了真正的轮回,强如他们为何死去之后,也只是能够把他们所有的宝藏,仅仅是寄存起来,等他们新生之后再去继承他自己寄存的一切。

    这看似是轮回,其实并非真正的轮回。

    轮回或许从来没有被真正的发现过?或者说这世间,可能根本没有真正的轮回!

    若真的没有……那秦浩轩沉默了,天地之间若真的有轮回,古往今来无数惊才绝艳之人,为何没有人发现并且完全掌握?

    若没有?那……便创造一个轮回!就像从无到有的创造一门功法!

    世上轮回之道走的最深之人,如轮回仙王,他好似是通过天地完成轮回。

    而轮回魔尊则好似是以自我完成。

    那么古今第一阴阳仙王呢?

    他们两位一阴一阳,阴阳相辅相成,这其实也是他们探寻的一种永生的方法。

    不过,他们的方式不同,可他们依然是在遵循着世间看起来像是轮回的规则。

    秦浩轩终于明悟过来,他的一直紧皱的眉头松开,脸上露出一道灿烂的笑容,笑道:“好。我一定给你创造属于你自己的也最为适合你的功法!”

    谭玲珑开心的笑了起来,一双眼睛如同月牙一般:“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秦掌教,我等着你给我功法。”

    “很快。”

    秦浩轩回去了,回到了妙仪峰,开始闭关。

    并非感悟轮回,而是创造功法。

    为谭玲珑创造一门,真正的从无到有的功法。

    他没有在去观看这一方世界,而是闭目思索起来。

    他思索着他所有掌控的功法,他思索回忆着,从瑶池古教藏经阁处拓印的功法,思索着仙王之功法。

    他想到一个问题。

    功法,究竟是用来做什么?

    只是单纯的,依靠运行路线让修炼者能以最快的速度吸取天地灵气?

    那么吸取天地灵气的本质又是什么?

    一切都有本源。

    那么为何功法一定要考虑运行路线,考虑吸取天地灵气的速度,而不是直指本源?

    秦浩轩思考天地,思考天地间的一切地风水火,思索最为本源的存在。

    他考虑的不是功法的运行路线,而是本源与人之间的关系与仙种之间的关系。

    每一个人的仙种都是不同的,每一颗仙种所蕴含的都是不同的,都是自由的,每一颗仙种都是天地万物一般的存在。

    它的成长是不定的。

    譬如说,有人的仙种生长出来之后,如同蒲公英一般,可有的人的仙种生长出来却可能会如同牡丹。

    不只是仙种,天地之间,每一样存在成长的方式都是不同的。

    一连五日时间。

    秦浩轩终于从无到有创造出一门全新的,适合谭玲珑的功法。

    一种特殊的,没有运行路线,直指本源的功法,一种世上从未有过,与一切功法都不同的功法。

    功法完全塑造成的一刻,整座太初却是疯狂的摇晃起来。

    自然堂、灵田谷、灭普峰、平普峰……

    太初之内每一处都疯狂的晃动着。

    太初之内,一众弟子满是惊骇的望着震动不已的天地,望着似乎都要碎裂的天地,一个个心中骇然不已。

    “这是天地异象!”

    “怎么会突然有天地异象出现?”

    “我听师尊说过,有绝世天才,超绝强者突破之时,会有天地异象出现,我们太初是不是有人突破了?”

    “难道是掌教?”

    “掌教已经是道宫境巅峰了,再突破便是要成就仙王了!”

    “不是掌教大人。若是突破,不只是天地异象,还会有掌教的身影。”

    “那这天地异象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

    不只是太初,此时整个古今第一阴阳仙王所在的这瑶池都疯狂的晃动起来。

    仙王古墓之外。

    无尽海水疯狂涌动,一道道粗大的水柱冲天飞起,似是要飞入九天之外一般。一个个充满了骇人吸力的漩涡浮现,越来越大。

    神机门、普光阁、瑶池古教……

    这一刻,整个世界都疯狂的震动着。

    群山涌动,河水涨潮、瀑布倒转,日月同升,群星浮现。

    虚空之中,更是裂开一个个巨大的裂痕,很快这裂痕又自动闭合,再裂开,再闭合。

    瑶池古教之中,一方仙地之内,一念仙祖遥望着火山一般的瑶池所在之处,口中喃喃自语:“天地异象,虚空碎裂,这是天地之道发生大变,所产生的碎裂……又有人推陈出现,改变了天地之道!”

    自在山。

    主峰之上,自在魔主一身黑色长袍迎风飘扬,他那看似俊朗可细看之下,却又让人觉得模糊看不清样子的脸上露出一道赞叹之色,感叹道:“这一世,英杰何其多。短短三年之间,天地震动已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是这一次天地的震动比之前几次都要大。

    这一次,天地之道的改变比以往都多!”

    “倒是不知是谁,改变了如此之多的天地之道。”自在魔主自语一声,却是突然间笑了起来,笑的狂放,笑的肆意,又仿佛是只是单纯的笑,没有任何其它的意味。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可惜小秦不在,不然跟他一起聊聊也是有趣的很,这个大势真的是越来越有趣越来越灿烂了。”

    忽然,虚空之中,一道身影飞来。

    轮回魔尊二世身!

    她一身黑色长衣披散,身姿俏美,虚空迈步而来,宛若走在平地之上,每一步走来,落在虚空之上,脚下的空间都荡起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四周的空间似乎是瞬间陷入轮回之中。

    虚空好似在她的脚下,被轮回消失,看似极远的距离,可她几步落下,已是出现在了自在魔主身前。

    天地异象,日月繁星照射天际,可此时,天地间的光辉却仿佛仍旧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轮回魔尊二世身一双仿佛可以将世间万物都轮回的双眸落到自在魔主身上,询问道:“这一次,可是你引起的?”

    “并非是我。”自在魔主摇头道:“之前两次,天地异象,天地之道改变是我弄出一些东西给折腾出来的。”

    “哦?很巧,用你的话说,我也折腾出了一些东西。”轮回魔尊二世身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我们交换一下?”

    “正有此意。”自在魔主顿时笑了起来。

    无尽深海之中,古今第一阴阳仙王大墓之中,太初的晃动渐渐变小。

    秦浩轩迈步从闭关的密室之中走出,他能够感受到,天地之道对他的认可又多了一分,可同时却也又多了一些排斥,他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天地之道正在改变,而且这改变并不小。

    “当初我仙树成林,天地之道的改变,远远没有这一次多。那可是仙树成林,一个人只能有一颗仙种,一颗仙树,便是那等天地宠儿也只是两颗仙树罢了。

    而我则是研究出仙树成林,那等天地之道的改变,都不如这一次我创造出功法,天地之道的改变大。我的路果然没错,我已知道自身的道路!”

    秦浩轩感叹一声,忽然间,他的眼前一片明亮。

    远处,张狂所在的山峰,霞光大盛,照射的整个太初都无比的明亮。

    秦浩轩愣了一下,随即破口大骂:“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老子辛辛苦苦创造出功法,弄出一点东西让天地之道改变,你他妈的反而受益了,让你捡了便宜。”

    显然,这是张狂因为这一次天地之道的改变,突然明悟了。

    太初之内,一众方才还议论究竟为何出现天地异象的弟子中,一个年轻弟子顿时指着张狂所在的山峰,一脸兴奋的叫了起来。

    “我便说吧,一定是掌教大人突破了,你们还不信,看到那霞光没有,真的是掌教突破了!”

    身侧其余一众弟子已经呆住了。

    “真的是掌教大人突破了?”

    “掌教成就仙王了?”

    “不是,这不是成就仙王。这是掌教大人有所领悟,修为又精进了一些。”

    “能够引的天地震动,掌教大人太强了!”

    一个个太初弟子自豪不已,这可是他们的掌教!

    秦浩轩只是向着张狂所在的山峰看了一眼,便直接来到了灵田谷,寻到了谭玲珑,他刚刚想要开口说话,可谭玲珑已经抢先开口了。

    “秦掌教,你看到了吗,掌教大人又突破了。而且还引发了天地异象,掌教大人真的太厉害了……”

    秦浩轩大感郁闷,自己辛辛苦苦弄出了功法,引来天地规则改变,然后让张狂那家伙赚了便宜便不说了,自己功法还没送呢,要送功法的人,却是开始当着他的面夸赞起张狂来了。

    这天地异象和张狂有什么关系?

    你知不知道这天地异象是因为你的功法而形成的!

    秦浩轩满是郁闷道:“你的功法我已经给你创造成了,现在我将功法传授给你。”

    谭玲珑闻声越发的兴奋起来:“我的功法已经好了?才五天的时间,秦掌教你便创造出了功法,秦掌教你太厉害了,仅次于掌教大人了。”

    秦浩轩却是越发的郁闷,匆匆传授完功法便离开了,他总不能和一个才入门没多久的小丫头解释,天地异象是因为他不是因为张狂吧。

    秦浩轩从灵田谷中离开,又去看了眼在镇仙山中的潘大成几人,便闭关修炼起来。

    这一日,突然天地之册从一下跑了出来,漂浮在秦浩轩的面前叫道:“老秦,老秦,到时间了,快点把那七个傻小子放出来吧。”

    秦浩轩抬头瞪着天地之册,也不言语,只是他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却已经抓了一支笔,这东西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天地之册看着秦浩轩手中的毛笔,顿时疯狂的抖动起来,连连叫道:“不是,主人,主人,我错了。都怪那心魔,他总是这么喊你,我跟着习惯了。不是,口误,口误,我是受到它的影响。”

    秦浩轩收起毛笔,不知不觉间,自从上一次,他与灭普队的队长打赌,已是到了十五日的时间。

    他看着天地之册问道:“他们七个,现在如何了?”他将太初七子放入自己的心魔仙宫之后,便没有再关注太初七子。

    那可是他的心魔,只是磨练太初七子的心魔,让他们战胜他们的心魔再简单不过。

    倒是天地之册,这些日子没事便钻到他的心魔仙宫之中,对太初七子如今的情况再了解不过。

    “他们七个,主人你不知道,他们一开始怂的那样,我就没见过那么怂的人。不过现在,他们在伟大的天地之册的教导下,已经完全战胜他们的心魔。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看我的杰作了。”天地之册非常兴奋,它这些日子在心魔仙宫之中,可不只是看热闹,也出了不少注意,帮忙磨练了太初七子许多。

    “好,那便看看他们如今的改变。”

    秦浩轩心念一动,心魔仙宫打开,太初七子从心魔仙宫中飞出。

    他们似乎还沉浸在心魔幻境之中,一下从心魔仙宫中离开,突然没有了心魔,他们一时间似乎还有些不适应,微微愣了一下,随即他们七人的目光很快恢复清明,看着站在他们身前的秦浩轩,七人同时向着秦浩轩长长一揖。

    “拜见秦掌教,多谢秦掌教的教诲。”

    秦浩轩从七人的目光之中一一扫过,他能够感受到这七人对他发自内心的尊重,也有对他的敬畏,是敬畏,却不是畏惧。

    之前,太初七子,面对他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仿佛他是什么恐怖的大凶一般。

    现今,更多的则是一种尊敬和崇拜。

    即便是面对他,他都能够从七子的身上感受到一种自信。

    这是之前从太初七子的身上从未感受到过的。除了自信之外,这太初七子,也各不相同。

    张一稳重、张三张狂、张六冷峻……

    太初七子都是张狂的孩子,可之前的太初七子,看起来却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性格都几乎一般,没有一点自己的个性。

    别说是同一个父亲,即便是双胞胎,他们的性格也是不同的。

    太初七子那般没有自身的个性,只是因为被张狂的压制。如今,太初七子,才真正有了他们自己的个性,像是真正的七个人。

    秦浩轩满意的目光从七人身上一一扫过,笑道:“好了,不要称呼副掌教什么的。我的孩子,还是你们父亲的义子。你们称呼我义父便是。”

    “义父!”

    “是,义父!”

    “见过义父!”

    “义父大人……”

    七人纷纷开口,每个人的称呼都不同,这在之前,是绝对不会出现的情况。

    秦浩轩大手一挥道:“好了,时日已到,前往灭普队。”

    话音落下,他已当先飞出。

    他的身后,太初七子听闻灭普队三字,各自露出一道凛然之色,甚至不自觉的有一股杀气涌出。

    并非是针对灭普队队长有杀意而产生的杀气,而是自然而然的一种杀气,一种类似久经战阵所形成的杀气。

    这杀气,更加类似与战意!

    秦浩轩有些诧异的看了太初七子一眼,他们七个久经经历了什么?自己的心魔和天地之册搞了什么东西,竟让七人能散发出这等杀意?

    腾腾杀气冲天。

    太初之内,一众高手立时察觉到这散发的杀气,一个个脸色大变。

    “太初之中,怎么会有杀气?”

    “不好!”

    “那气息,在移动!”

    不少高手纷纷起身,向着散发杀气之处飞去。

    黄龙峰大殿外,修行之中的张狂更是一下睁开双目。

    “那七个孩子的气息?他们还能有这等气息?发生了什么?”他起身飞出。

    灭普队。

    今日,灭普队的一众队长却是难得尽数汇聚在一起,看着一众弟子在杀阵之中冲杀。

    突然,一众队长之中,一个身穿银色鱼鳞锁甲,脚踏鸳鸯牛皮靴,腰间缠绕这狮蛮玉带,一脸英气的女人开口道:“刘光,之前我们不在,听闻你说,秦副掌教和你们打赌,说半月时间,让太初七子和我们交手,可以做到短时间内击败我们。算算时间,应该是今日了吧。”

    她虽然是一女子,可她的脸上却看不到一点女性的柔美,甚至她的黑发比许多男子的头发都要短。

    刘光听闻女子的话,微微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满是不在意道:“那件事,你不说我都忘了,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说完,他看着一旁,脸色变的有些难看的几个队长,连忙补充道:“我说,你们想什么呢。我说的可不是不将秦副掌教放在心上。那是我们太初的传奇,更是潘执事他们最崇拜的人。

    我刘光便是不将任何人放在心上,可不可能不将秦副掌教放在心上。你们还不明白我吗?我只是一农家的孩子,我们家孩子多,父亲早早离世,全家指望母亲一人,母亲后来还生了重病,我们全家都要活不下去了。

    这个时候,是潘执事,到了我们村,发现了我。他施展法术治好了母亲,又给我们家留下足够的钱财,将我带入了太初。

    如果不是潘执事,我的母亲,我的弟弟妹妹们,我们全家,恐怕都要活活饿死。我对潘执事,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尊重。

    而秦副掌教又是潘执事最尊重的人,我怎么可能会不将秦副掌教放在心上?便是秦副掌教说,让我自刎,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我所说的不放在心里,是那太初七子。”

    “的确,那太初七子,我也没有怎么将他们放在心上。”一旁,一个虎背熊腰,身材雄壮,宛若铁塔一般的壮硕男子瓮声瓮气道:“他们可是掌教的孩子。我真想不明白了,掌教是何等人杰,怎么会生这么七个怂包。”

    “我也想不明白。”一个肤色极黑,赤裸着上身的队长接过话来,一脸鄙夷道:“他们是掌教的孩子,修行路上,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询问掌教。而且我和他们年纪相近,从小一起修炼,说句难听的话,咱们在场的人,没有一个的资质能比得过他们。

    可是资质好又有什么用?他们实在太懦弱了。咱们之前和他们交手,说真的,我若是有他们的修为和战力,足以碾压你们任何一人,可他们呢。也仅仅只是能够胜过我们罢了。”

    “别说,上一次交手的时候,我释放出杀气,和我交手的似乎是张六吧,我都看到了他眼中有惧怕之色。”

    “那七个人,他们真的是给掌教丢人。”

    “你们说,这样的七个怂包,咱们能让他们带领咱们灭普队!咱们灭普队是什么地方?咱们这可是太初对能打的人,咱们是要灭光普光阁的。让他们来带咱们,把咱们的队员都带的和他们一般和怂包一样?”

    一众队长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他们是真的看不上太初七子,也就上一次下命令的人是秦浩轩,是他们最为尊重的执事所尊敬之人,是太初的传奇。

    若是换作别人下令让太初七子来带他们,他们能直接找上门去。

    一众队长之中,一个身穿血色连环锁甲,身材修长,比一些男子都要高一些的女队长打断众人道:“先不说这些。秦副掌教既然说了,那么想来秦副掌教自然会带人前来。咱们现在想的是,到时候怎么办?”

    “怎么办?孙子晴,你怎么问这问题,自然是打了。”那铁塔一般的壮汉不屑道:“咱们还能怕他们?说好了,上一次你们和他们动手,老子都没动手的机会,这一次他们来了,一定要让老子上。”

    “打自然是要打,问题是怎么打!”孙子晴怒视壮汉道:“李锐观,我怀疑你有没有脑子,他们可是秦副掌教带来的。”

    “没错,秦副掌教最后肯定要输,但是如果输的太难看,秦副掌教面子上可过不去。”刘光看着几人道:“现在执事他们在修炼,等执事们出来,知道此事,到时候,可是有咱们好看的。”

    “多少还要给点面子。”

    “恩,上一次是多久输的?咱们这才再输的稍微快一点便行。”

    “对,这样秦副掌教面子上也能过得去了。”

    “也就是秦副掌教带人来,如果换做别人,老子可不想这么多,打便是了。”

    “还有,说好了。这一件事,咱们都别传出去,传出去了影响秦副掌教的名声。”

    “放心,不会说的,和太初七子打,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说的也是。”

    “好了,别说了,我看到秦副掌教了。”

    众人抬头望去,秦浩轩和太初七子先后飞落而下。

    “秦掌教。”

    “见过秦掌教。”

    众人看到秦浩轩到来,立时纷纷上前问好。

    秦浩轩看着众人,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等人到来,只是队长上前,而灭普队的一众队员仍旧在阵中冲杀修炼,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可见这些灭普队的队长,带队却是带的极好。

    他也不多说,直接开口说道:“半月时间已至,今日我带七子前来,履行当日的赌约。几位队长,不知你们何人出战?”

    刘光上前扫了太初七子一眼,他半个月前见过太初七子,只是半个月的时间没见,再次见到七子,他却隐隐约有种不同的感觉,感觉,似乎见到的是另外七个人一般。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

    这半个月的时间,秦副掌教自然会训练七子,七子有变化也正常。

    不过,他们即便再修炼,半个月的时间,也不可能做到碾压他们,换作谁来指导他们修炼都不可能!

    他伸手指了指身后的一众人等说道:“我知道太初七子擅长阵法,无论对方几人,他们从来都是七人共同应战。

    这样,我们也是七人应战。至于是哪七个人,由他们挑选便是。”

    上一次与秦浩轩交谈的人,便是他,这一次,自然是继续由他出面。至于人选,他也考虑过了,他们这些队长,虽然都是队长,可实力仍旧有强有弱。

    让太初七子挑选,太初七子自然会选七个实力弱的,这样,最后秦副掌教脸面也能好看一些。

    秦浩轩轻笑道:“不必与我说,这一次是他们和你们交手,由你们来商议。”秦浩轩说着,却是退让到了一旁。

    他的身后,太初七子在最初散发出杀气之后,此时已是将杀气收敛。

    七子之中,身为老大的张一上前,沉声道:“不必七人共同对战。我们若是七人联手,击败你们,你们也不会服气。我们七人,会和你们之中的七人,一一对战。”

    “一一对战?你确定?”刘光听闻张一之话,甚至怀疑他自己是否听错了。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七个怂包疯了不成?

    他的身后,一众灭普队的队长,也是脸色变得的异常古怪。太初七子最强的便是他们联手结阵。换成一对一,这七个家伙想要赢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无比困难,弄不好,哪个胆子小的家伙,面对他们的杀气,胆怯之下甚至都可能会输。

    这七个怂包,给他们机会,让他们结阵,他们自己还不珍惜,非要一一对战!

    一众灭普队的队长纳闷之下,远处一道道人影飞落。

    百花堂堂主苏百花、自然堂堂主、号称去了起源之地的小金,甚至出现了掌教张狂的身影。

    几人看到泾渭分明的站在两侧的太初七子和一众灭普队的队长,还有中间的秦浩轩,一个个一头雾水。

    张狂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到秦浩轩身上,没好气道:“你回来了,不好好修炼,这是又要搞什么事?”

    秦浩轩直接回怼道:“没什么,处理一下太初的事务。你既然天天修炼,不理太初的事务,那只能我来处理了。身为掌教,什么都不管,真不知道你这个掌教是怎么当的。”

    “老子怎么当掌教还用不着你来教?怎么,回来没多久,还想要篡权了不成?”

    “怎么?你这个掌教当不好,还……”

    秦浩轩和张狂两人一开口,便直接互怼了起来。

    四周,赶来的众人纷纷头大,这掌教和副掌教又开始了,以前在老太初的时候,两人一见面便这样,如今一个掌教一个副掌教,还是那般。

    关键是,他们还管不了。

    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准备离开,跑去请夏云子来震住这俩人。

    后面,一众灭普队的队长更是面面相窥,怎么看起来他们还没打起来,这掌教和副掌教要先打起来了?

    这掌教和副掌教打,他们可无法插手。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好好说话。”突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挺着大肚子的徐羽飞落下来。

    张狂看到徐羽出现,冷哼一声,却是也不再和秦浩轩互怼,看在徐羽的份上,给秦浩轩点面子。

    秦浩轩也不再理会张狂,他的孩子快生了,他要做好表率,不和张狂一般见识。

    徐羽看着各自扭过头不看对方的秦浩轩和张狂,心中又是好笑又是好奇,这两个人,都是当父亲的人,还一个是掌教一个人是副掌教,怎么还和孩童一般。

    她对这俩人真的是无语了,她看着不远处的太初七子,有些好奇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太初》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