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历史军事 » 镐京出猎最新章节列表 » 《镐京出猎》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镐京出猎》正文 第九十七章:跟本宫动手?

文/一朝天霜下
    “殿下……”

    肩膀处一阵钝痛,赵明庭的力道很大,徐谨疼得蹙着眉,她不明白他为何这样激动。

    “殿下先放开微臣。”她伸出手努力拉开二人之间的距离,却无济于事。她的耳边与颈窝处,是男人灼热的、源源不断的呼吸。徐谨来镐京前,确切地说是在遇见赵明庭之前,没有任何人这样对她,她不喜欢,不喜欢他与她贴的这样近,不喜欢他一副质问的口气说着根本与他毫无关系的事。

    “你还敢叫本宫放开你。”赵明庭在她耳边说道。

    “殿下,请放开微臣!”她不悦地要掰男人的手,却被他猛地摇晃了下身子。

    “啊……”

    徐谨被他晃的头一霎那地发晕,她推他,他却纹丝不动,狠狠地盯着她。

    “今日是殿试,举国瞩目,本宫传了话给温从吟,让他放你回来,好好歇息。你倒好,走的那样急,本宫派去接你的马车就在皇城大道上堵了那么一下,等赶去国子监时,你早就不见了踪影。”

    徐谨哪里晓得这是他安排的?她解释道:“微臣不知道有这回事。微臣想着今日下值早,闲来无事,便随处逛了逛。”

    “随处逛了逛?”赵明庭咬紧了这几个字:“陈同非家在城南,你却去了城北,这也叫随处逛了逛?”

    徐谨争辩道:“殿下,随处逛一逛,不是顺路逛一逛。”

    赵明庭被她这般强词夺理气乐了:“少给本宫耍嘴皮子功夫。”

    徐谨丝毫没有放弃让他放开自己,手上正暗自使着劲。赵明庭察觉到她的意图,猛地放开了她。

    徐谨全身一下子放松下来,稳住后,见他如之前般闲适地靠在桌案上,问道:

    “今日回陈同非府上怎样,可还开心?”

    徐谨揉揉着肩膀,一时无法做到如常般好声好气地与他讲话,声音僵硬又低沉:“开心。”

    “都做什么了?”

    “与挽……与陈府千金说了一些体己话。”

    “体己话?”赵明庭语带讽意:“你一个外男,跟人家女眷有什么体己话?”

    徐谨闷闷道:“她与微臣年纪相仿,是微臣的妹妹,微臣与她之间自然有话。”

    赵明庭冷哼一声:“人家一个待嫁的姑娘,你给本宫掌握点分寸!”

    徐谨疑惑地抬起头来,他怎么知道?陈同非总不至于这都同他讲吧?

    “殿下教训的是。呃……”徐谨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没成想突然又被他拉到了身前。

    “不要!”看着赵明庭压向她不知道要做什么,徐谨一声惊呼,想躲却被他按在那里动也动不得。

    赵明庭盯着她,那眼神像狼一般危险。

    “知道错了吗?”

    错?徐谨看着他,眼神有些倔强:

    “殿下,微臣回来晚了,差点过了下钥的时辰,微臣知错。”

    “还有呢?”

    “微臣辜负了殿下好意,微臣知错。”

    “还有呢?”

    “还有,微臣不知错在哪里。”徐谨摇了摇头。

    赵明庭手上加重了力道,给她定了罪:“今日你去见了不该见的人,还说不知错在哪里。”

    闻言,徐谨心中怄了一下,什么叫不该见的人?

    “殿下,微臣见见家人,见见故友也不行吗?”

    “故友?”赵明庭冷笑一声,“你是怎样见故友的?”

    他攸地从桌案上拿起一块油纸,支起上半身,挖下了一块新鲜诱人的甑糕。

    “拿着。”

    徐谨头撇向一边,手握成了拳头,不打算接。

    他命令道:“本宫让你拿着。”

    徐谨实在不想与他浪费精力,便缓和了语气劝道:“殿下,今夜很晚了,殿下操劳国事本就辛苦 就不要生气了,早些歇息吧。”

    “呵……”赵明庭勾唇笑了一下,声音暧昧又有些危险:“是啊,很晚了,是该歇着了。”

    徐谨不由自主地向后挪了一下,只听赵明庭又说道:“也可以做些别的好事。”

    她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一把抓住了赵明庭端着手拿在她面前的糕。

    “这不就得了。”赵明庭很满意地握上了她拿着油纸包的手。

    “你说去见友人,你们做了什么?”

    他似是询问,又似是验证般,将她的手拉过去,缓缓低下头咬了一口。

    徐谨的心猛地抽动了一下!刘洪良在她面前吃糕的场景又出现在她眼前,而现在的人却换成了赵明庭!她又惊又怒,在她与刘洪良相会时,他竟派人一直跟踪她,看着她。

    忽地,手指传来一阵濡湿的感觉,徐谨头皮发麻,全身涌起一阵**和战栗。

    她一下子就要抽出自己的手,却被男人紧紧攥着、含着,根本不给她逃离的机会。

    “太子殿下!”徐谨咬紧了牙关。

    慢慢地,赵明庭从开始含着她的手指,再到一根根、一寸寸的亲吻,徐谨的身子离他老远,手却一动都没法儿动。

    良久,赵明庭的唇终于从她手指上离开,攥着她的手放到他的胸口处按着。

    徐谨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着,另一只手抠着地冷冷地看着他,嘴唇被自己咬出了半圈深深的牙印。

    赵明庭似笑非笑地问道:“你就是这样见友人的?”

    “这是微臣自己的事。”她从嘴里挤出几个字。

    “你是本宫的人。”

    徐谨一阵恶心,她想捂住耳朵,手却依然被赵明庭禁锢在他温热躯体上无法动弹。

    她泄气地恳求道:“殿下,微臣的是男子,不行的。”

    “天下都是本宫的,男子为何不行?再说……”他靠近她:“他不也是男的吗?”

    他胳膊一伸,从旁边捻起了什么东西,塞到了她嘴里。

    徐谨一愣,嘴里是酸酸甜甜的梅子味,原来是果脯。她正咬着果脯,想着该如何打消赵明庭这种想法时,突然,嘴唇被一股温热湿滑完全覆盖住,恰是适才手指上的那种感觉。

    “唔……”徐谨大惊,用了内力不顾一切地将他一把推开!她迅速站起身逃到了一旁,狠狠地用袖子擦着嘴唇。

    “太子殿下,您太过分了!”她红着眼睛控诉着。

    赵明庭却意犹未尽般,站起来慢慢靠近她。徐谨见他又扑上来要抓她,忙出手劈向他,可她哪里是男人的对手。一柔一刚方过了三两招,徐谨就被他困住从后抱进了怀里。

    耳边传来一阵灼热:“跟本宫动手,你是不是嫩了点?”

    说着,微微用力就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来,扔到了床上!

    “殿下!您要做什么?”徐谨想起天玑的话,有些急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镐京出猎》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