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恐怖悬疑 » 食补(gl)最新章节列表 » 《食补(gl)》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食补(gl)》正文 拨云

文/八千岁
    -

    爬回床归爬回床,继续睡觉?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作为一个昏了一天一夜才醒,紧接着又优质睡眠数小时的人,想再睡着,恐怕就只能靠嗑药了。

    秦老板没事自然不会乱嗑药,再说头发还是湿的,所以爬回床上后,她也就盘腿坐在被子上,拿毛巾慢慢擦拭着湿发打发时间。

    只是,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擦拭动作显然不必费什么脑力,所以空闲下来的脑子,不知何时起,就自顾自地绕到别的事上打转起来。

    能用来思考的事情还是有很多的,譬如眼前,就有一个现成的未解之谜。

    作为领导,分明享有高级套房待遇的楚总,为何会屈就在这标准双人间的小床上沉沉入眠?

    想得简单一点,也许是她还想交代点什么,结果回来发现屋里没人,洗手间门又锁着,猜测自己可能进了小天地,就守在屋里替自己放风,最后不知不觉睡了。

    这么想有说得通的地方,毕竟她一定也很累很疲倦了。却也有说不通的地方……忖到这里,秦橙又忍不住瞥了一眼对面的床。

    几步开外的另一张床上,安睡的女子蜷缩在松软洁白的被窝中,虽然看不见那被子下的具体穿着,但外套和鞋分明都好好地脱下来了,就搭在床尾。

    这个情况,看着实在不像是“因为太过疲倦不知不觉睡着了”的样子,而是切切实实的上床休息。

    难不成是余悸犹存,不愿意独自待着?可那样的话,叫姜大助理或女保镖住进套房陪伴更能解决问题吧。

    又或者说,她是不放心自己这边的情况,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才特意……

    唔,这种思路,会不会太自我陶醉了点?

    即使内心这么吐槽着自己,秦橙嘴角的弧度却诚实地更弯了几分,投向对面的目光也如同被什么无形引力吸住了一般,迟迟难以收回。

    屋里的照明被调暗了几度,但室内光依旧足够,何况两床原本就相隔不过几米,而秦老板的视力一向又很好。

    曾经因脑震荡而留院观察时,也这样一室同眠过,不过当时距离更远些,双方的情绪更是不对。

    而如今,虽未完全挑明,却隐隐已有拨云见日之感,氛围完全不同了,感觉自然也不同起来。

    怔怔看着不远处的睡颜,忆起之前那未能触到,却已香泽微闻的气息,心也不禁痴了几分。

    这距离足可以看清那饱满的双唇,应该是没化妆吧,唇色淡了些,却令人感觉更熟悉……

    熟悉到,下意识便唤醒了沉睡于脑海之中的,对那触感的无数次记忆……

    不仅仅是触感,还有与之配套的热度,呼吸,味觉……

    慢着,怎么又开始了?打住!

    猛然回神的秦橙,也不顾得还有些潮意的头发,颓然地一下躺倒在床,翻了个身刻意地避开了目光。

    罪过罪过,子曰“非礼勿视”果然是有道理的,视着视着就心猿意马起来,这样不好,不好。

    虽说如今彼此的关系隐隐已拨云见日,但毕竟没正式说开,该克制的还是得克制啊。

    秦橙顺手将擦头发的毛巾盖在脸上遮住双眼,打算想点别的来分散注意力。

    之后一段时间里,从自己突如其来的发烧是否与钱小千有关,到如何用卡拍唐总的脸才解气,再到若有必要,如何合理化解释自己在解救人质中的所作所为……等等,秦橙思量了一大堆,存心不让自己脑子闲下来。

    还别说,这种刻意而为的控制思维,虽然没什么效率,但在别的方面还起了作用,至少想着想着,秦老板竟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当然,所谓昏昏欲睡,本质还是没睡着,不过有点小迷糊而已。

    秦橙就这样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躺在床上一度都以为自己真睡过去了,耳中却又隐隐约约捕捉到了什么动静。

    等等,这动静,好像是……隔壁床的人,翻身……并起床了?

    秦老板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不过清醒归清醒,她却并未动弹,就这么盖着毛巾竖着耳朵,听那脚步声。

    为何这么做她自己也说不清,但听着对方轻手轻脚步入洗手间,听着那再寻常不过的刷牙洗脸声,心中却有满足感油然而生。

    只有经历过失去才会明白,这种日常作息中,属于另一个人的细小零碎的声响,听起来是多么美妙,又是多么可贵。

    秦橙就这样惬意放松地听着,直到听到那厢洗漱完毕,脚步声出了洗手间,越来越近,才稍稍从恍惚中醒来。

    她倒是不紧张,尤其感受了一下身上睡袍的状态,确认该遮的都遮住了后,就好奇地等待对方的靠近。

    脚步声愈近,终于停在了床边,随后空气安静了那么几秒,再怎么竖耳朵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嗯?怎么了?秦老板闭着眼心里犯嘀咕,是惊讶自己好转了?还是惊讶自己太能睡?该不会是生气自己没盖被子吧?

    还不等她想出个所以然,却忽地觉得脸上一轻,之前遮住双眼加大半张脸的那张毛巾显然是被揭走了,有光感透过眼皮,比灯光更温暖些。

    这是……窗外透进来的阳光?不知不觉间居然已经是早上了吗?

    秦橙动了动眉头,正想着是不是该顺势装清醒道早安时,却微微一滞,又平静了眉眼。

    有微凉的手指蝴蝶般悄然落于面颊上,缓缓飞舞着,摩挲着,动作很轻,轻到微痒。

    当触感掠过鼻翼旁时,甚至能闻到指尖上那清新淡雅的护肤乳香。

    秦橙眉眼平静地躺着,表情不喜不忧,仿佛无知无觉。

    直到良久之后,蝴蝶终于翩翩飞走,关门声起。

    睁开眼后,秦橙又独自在床上发呆了好一阵。

    总觉得……有什么即将发生的样子啊。

    带着这种预感,秦老板慢吞吞起床,慢吞吞洗漱,然后慢吞吞换上衣物,走出了房门。

    她并不着急,因为时间其实还早,早上七点多,又是大年初三,宾馆里起床的人很少,连餐厅里也只有小猫两三只。

    一路上秦橙没遇到熟悉的剧组成员,倒是经过大堂时看到几个穿警服的男子在边喝咖啡边对着笔记本敲打,见她下楼,只瞥过来一眼,也没上来盘问。

    秦橙也乐得他们不搭理自己,径直去餐厅喝了一小碗粥,再用纸袋装了两个卤得极入味的茶叶蛋,当手炉般暖呼呼抱着,再去别处瞎转悠。

    到转悠到酒水吧一侧的户外玻璃花房时,她终于远远地透过玻璃,看到了那个一直寻找的熟悉身影。

    不过秦橙并没有立即上前,而是在距离出入口几步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耐心地等待着。

    因为玻璃暖房内,那一盆盆鲜艳娇贵的温室花草前,站立着的是两名女子。

    她们看起来有年龄差,但五官带着几分相似,明显有着血缘上的联系。

    她们应该是在交谈着什么,虽然表情淡淡,却显然不适合打扰。

    她们俩秦老板都认识,所以非常识相地站在原地,把装着茶叶蛋的纸袋塞进衣兜里,一边保暖一边默默观望。

    暖房内的两人似乎并未发现有人在几米开外耐心等待。但一刻钟后,结束交谈的年长女子步出玻璃房,却是径直走到了秦橙的面前。

    “好吧,轮到你了,进去吧,她有话想对你说。”

    一身厚风衣的楚葵拍了拍秦橙肩膀,表情如常,不见任何负面情绪。

    当说完了这句,两人擦肩而过后,她才微微眯眼,抛下了一句: “这次谢了。多亏有你。善后的事我包了。”

    秦橙顿了一顿,并未多做回应,也并未回头,只是“嗯”了一声,便安心地走进了玻璃暖房内,来到了那一盆盆娇艳的花草前。

    但她从始至终没在意过那些红红绿绿上,反而第一时间掏出纸袋递上前,问道:“吃过早餐了吗?这个茶叶蛋不错,做得挺入味,还是热的,先吃一点垫垫胃?”

    闻言,原本看着花草的楚芹意回过头来,看看纸袋再看看人,那双眸中的怅然之色便渐渐淡去了。

    随后两个人当真在颇有情调的玻璃花房内,毫无情趣地剥着蛋壳,一人一个茶叶蛋吃了起来。

    直到默默吃完东西,再收拾干净双手,楚芹意才悠悠然开了口。

    “我的童年,其实并没有像大姐说的那么惨……毕竟你看,家里有势有权,虽不是皇城根下最顶层的人家,也算是一出生就赢在了起跑线上吧。”

    “我也不怎么气我爸妈。他俩有他俩的压力,更何况在对待子女这件事上,他们也算努力在尝试一碗水端平,无论是教育资源还是零花钱,我从来都不缺。”

    “至于我爷爷……反正他也不欠我的。他虽喜欢孙子,对孙女也不差,他为每个后人都精心安排了道路,即使有时候人算不如天算,但总体而言,也算是前程似锦。”

    说着话,楚芹意自嘲般地笑了笑,面对秦橙,问道:“你看,我这样的态度,并不是什么叛逆少女愤怒青年吧?”

    秦橙没有说任何安慰性的话语,她甚至不说话,只是注视着她,表情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样似乎就足够了,楚芹意便满意地收回目光,看着花草继续讲述起来。

    “我只是从小就很迷惘。老头子教导我们,家族是一个整体,如同手指长短不同,但合力就能攥成一个拳头。这个理论,从父母到大姐,似乎都是认同的。”

    “其实我也曾想过,是否要接受这样的安排。毕竟这又不算卖女求荣,那是多数人摸爬滚打一生也攀不到的高度,梯子都给你架好了,矫情什么呢?”

    “但偏偏从小到大我就是不愿妥协,理由自己也说不清,或是自尊心,或是向往自由……当然也有人说,是你太天真,还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

    “无论理由有多少,在我十七岁时,又其上添加了一个很重要的砝码,因为在那个青春期,我搞清楚了自己的性向。”

    “从那时开始,我便知道,自己必须有所决断了,就算为此要脱离庇护所迎接社会的毒打,也是没办法的事。”

    讲到这里,语气一直很平静的楚芹意,忽而意有所指地瞥了瞥秦橙,话锋一转,带了淡淡笑意:“却没想到,却遇到一个计划外的人,叫我实在措手不及。”

    “因为措手不及,所以失了分寸。因为失了分寸,所以瞻前顾后诸多隐瞒。这点,是我不对。”

    “分手之后,我一直气你怨你,却从未想到,追本溯源,因果实际是由我的选择而始。”

    “所以,一直以来,其实我也亏欠着你,理应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随着这一声,她竟当真郑重地对身边的女子,低下了头。

    而之前无论听什么都面不改色的秦橙,这一下,却是彻底愣怔住了。

    她站在那里,嘴唇翕动了几下,却是无声的,手微微动了动,却抬不起来。

    好在楚芹意显然也没有为难她的意思,低头道歉后,很快又扬起首来,瞬也不瞬地看着对方。

    不知何时,那双深邃黑亮的眼眸之中,已噙了细碎晶莹,仿若秋夜里倒映星光的一泓幽潭。

    “然后,我宣布,半年之约,还是到此为止吧。”

    “我们俩,未来如何,复合与否……从此,再不以你的寿命为参考。”

    秦橙眨了眨眼,恍惚之际,有蝴蝶再次翩然落下,这次,降在了她的唇瓣间。

    .

    .

    ※※※※※※※※※※※※※※※※※※※※

    总算在111章,让两人正式携手面对未来了

    而八千已被榨干……_(:з」∠)_

    .

    ————————————————

    感谢在2020-06-24 00:44:14~2020-06-27 02:36: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25个;八木雨 3个;便秘君、穿过世事走向你、槎浮 2个;阿瑟ase、HIMARO、荆棘鸟、等待五分钟、司、一天一天一天天、wyq、T.、八卦又爱你的橘子、HSILU、逗比征服世界、我爱哈密瓜、筱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便秘君 30瓶;道道 20瓶;无所谓、白月半子 15瓶;~ 12瓶;白月光 11瓶;小无知、时不知归、sakia雨、米子什么的、吃掉小西瓜、紫菜精与她的公主、璃殇与漓 10瓶;子玙、平芜 7瓶;要慢慢看啦 6瓶;心澄神清、km、lrn×××、西西辛辛 5瓶;金容仙只为我做1 4瓶;阿白 3瓶;欺诈师、凤凰花又开、citrus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食补(gl)》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